梦小说网 第429章 臣弟宗政文琢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9章 臣弟宗政文琢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我信不信,与你说不说没有什么关系。”孟祁焕好整以暇道:“说起来,初次遇见山吉上将的时候,我才十五岁,刚离开童生岛一年,跟着大殿下出使烈岚国,正是对东翰忠心耿耿的时候。山吉上将会选择在那个时候将我的身世告知,想必是有所依仗。”

  “如今再见到山吉上将,你已是阶下之囚,我也不再是那个热血澎湃的少年,有些事情,自然是要问个清楚的。”此时的孟祁焕全然不复平日的模样,一脸的倨傲和冷淡,仿佛说的是别人的事情。

  山吉狠狠的看了一会儿孟祁焕,后者全然平静与之对视,气势上始终把山吉压得死死的。

  终于,山吉叹了口气,道:“你的身世,不是我从什么地方知道的,是你们的大殿下宗政贤透露出来的。当初你跟着他出使烈岚国,他找到我,说有意想借我们的手把你留下来,但是我们烈岚国不想给你们东翰开战的理由,所以也就做做样子,没有真的把你杀了。我见你当时一片赤胆忠心的护着那个宗政贤,所以才暗中托人把事情真相告诉你。”

  听了这话,孟祁焕笑了起来:“山吉上将当我很好骗吗?若是大殿下当初想把我留在烈岚国,又如何会告诉你们我的身世,这样一来岂不是让你们更加忌惮了吗。”

  “你说的也没错,当初我们也是这么想的。”山吉点了点头:“只不过宗政贤阴险狡诈,他将你的身世告诉我们,又请求我们杀了你,这样看来的确不合理,但是他如果做的是两种准备呢?”

  “愿闻其详。”

  “当年的你已经展露出非凡的才华,可以见得将来必然是成大器者,我们烈岚国自然不希望主国越来越强大,所以即便你不是皇室后裔,我们烈岚国也不会放任你好好活下去。”

  “但是宗政贤找我们合作要杀你的时候,我们又不得不多想一点。若是你死在烈岚国,那东翰大可公开你的身份,刺杀亲王,我们烈岚国大罪,东翰也有发兵踏平的理由!”

  “可若是宗政贤其实并不想你死,而是想借我们的手来测试你的忠诚呢?”山吉说着,死死的看着孟祁焕:“难道你没有感觉到,从烈岚国一趟之后,你和宗政贤的关系越来越亲密了吗?”

  听了这话,孟祁焕心中波涛汹涌,但是面上却是无动于衷:“说的很对,继续。”

  “继续?”山吉愣了愣:“你还想知道什么?”

  “以宗政贤的聪明,一定会提防着你们把我的身世透露给我。”孟祁焕道:“你是用什么方法,钻了宗政贤的空子的?”

  “哈哈哈……”山吉大笑出声:“孟祁焕,你果然聪明得可怕!没错,我们的确是钻了空子,但是却不是宗政贤的空子,而是宗政轩的空子。否则你以为我们烈岚国凭什么给一个二皇子卖命,还不是因为我们共同拥有一个秘密。”

  “孟祁焕,你估计到现在都不明白,在凌云帝一家子的眼里,你就是一个工具人,哪里需要就往哪里使用的工具人而已!”山吉上将笑得十分猖狂。

  孟祁焕静静的看着山吉上将,面上是一成不变的表情。片刻后,山吉上将终于意识到气氛有些不对,这才停了下来,道:“怎么,难道你什么都知道?”

  “山吉上将,”孟祁焕道:“这世上能在权利这条路上明哲保身的人,都不是笨蛋。但是我还是感谢你当年把我的身世告知与我。如今既然已经知道了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和宗政轩勾搭成奸的,那你也就没什么利用价值了。”

  闻言,山吉大惊失色:“你不是来找老子说自己身世的?!”

  “是,也不是。”孟祁焕站起身,掸了掸衣袍:“我不过是抛出了一个可疑的时间节点,你却实实在在的把你和宗政轩给卖了。既然知道你们二人是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的,那只要从那个时间往后推,就不难把二皇子一党一网打尽了。毕竟想发展自己的势力,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宗政轩经营多年,一定是有一个契机,才得以成事。多谢你把这个契机告诉我,好好养伤,不久之后你就能回国了。”

  说完,孟祁焕转身离开了客院,留下一脸懵逼的山吉坐在床上,始终想不明白怎么就被孟祁焕把话套走了。

  诚如孟祁焕所说,如果不是那次烈岚国在宗政贤暗中逼迫下进行了一场假模假式的刺杀的话,二皇子安排在使臣队伍里的人也不会有机会找到山吉。

  宗政轩要除掉宗政贤,想登基称帝,暗中已经经营了许多年,拥有不知多少财富。

  但是夺权之路有钱可不行,还必须得有倚仗。彼时的他还入不了陈氏一族的眼,所以宗政轩的手下趁着那次机会,和烈岚国达成一致,顺便暗中把孟祁焕的身世消息送到了孟祁焕面前。若是能引起孟祁焕和宗政贤的关系,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而宗政轩得到了烈岚国的支持,在陈氏一族的眼中就有了分量。

  孟祁焕说的没错,宗政轩经营多年,想要更上一层楼,就必须有一个契机。烈岚国,就是那个契机。从那个时间往后推,不难把宗政轩的棋子们全部找出来。

  毕竟得到了陈家的支持之后,宗政轩的布局就比以往更加大胆了。

  将这一切整理成册之后,天色已经亮了起来。

  下了一夜的雪,早晨起来,整个国都如梦如幻。老百姓们拿着大扫帚穿着大棉袄扫着自家门前的积雪,都在抱怨今年的雪下得太早了,天都还没有完全冷下来,这雪就迫不及待的下了。

  而孟祁焕,则是在这些议论声中离开了将军府,坐上了进宫的马车。

  初雪日不上朝,这是国朝这么多年的规矩,象征祥瑞的初雪是需要庆祝的,所以这一天就算没有提前通知,大家也都不会进宫。

  所以当如公公通传孟祁焕求见的时候,凌云帝叹了口气,放下手里的笔,淡淡道:“让他进来吧。”

  御书房内烧了地龙,还烧着两盆炭,十分暖和。

  孟祁焕进门之后,规规矩矩的行了礼,薄唇轻启,说的确实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话。

  “臣弟宗政文琢,叩见陛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