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30章 撕破脸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30章 撕破脸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此言一出,御书房内的气氛陡然紧张了不是一点半点。

  凌云帝愣了许久,孟祁焕却是没管那么多,行过礼之后就站直了身子,浑身上下自成不凡气度,令人不能忽视。

  半晌后,凌云帝挥退身边伺候的人,只留下一个如公公,后看着孟祁焕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陛下觉得臣弟不应该知道吗?”孟祁焕反问道。

  “不是这样的,”凌云帝试图解释,但是回想自己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又觉得自己的解释实在是苍白,只能叹了口气,缓缓道:“朕以为你不会对权势感兴趣。”

  “所以,皇兄就让我去辅佐你的儿子,让我成为你设局让儿子内斗的棋子。直到有一天我这枚棋子出乎您意料的有左右棋局的能力的时候,又对我这枚棋子起了杀心?”

  孟祁焕淡笑:“我原以为你费尽心思把我留在国都,是希望我留下来辅佐大殿下,现在看来,你之所以费尽心思把我留下来,是起了永除后患的念头。”

  凌云帝无言以对,因为孟祁焕说的是真的。

  他的确起了将孟祁焕除掉的念头,因为孟祁焕成长得太过迅猛了。虽然朝中没有多少人与他结党,但是他才成为京郊大营三十万大军的主帅没多少时间,就已经得到了上下三十万人的信服。

  再加上李月寒在国都内的名声和号召力都日益增加,又有了兴国公府做后盾,不能不让凌云帝警惕。

  “如果你没有娶李月寒的话,或许朕永远都不会对你起杀心。”凌云帝叹道:“谁能知道,兴国公府的大小姐当年会有那样一番遭遇,谁又能猜到,她的女儿居然成为了你的妻子。”

  “皇兄所言很是没道理。”孟祁焕淡然道:“就算我没有娶李月寒为妻,你能保证我这辈子都对皇权没有争夺之心吗?”

  “你这话是何意?”凌云帝不解:“难道你不是才知道自己的身世吗?”

  “自然不是,”孟祁焕大大方方的承认,这件事既然宗政轩都知道,那么凌云帝知道也不过是早晚的事情:“第一次陪大殿下出使烈岚国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凌云帝彻底惊了。他这时候才明白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可惜已经晚了……

  “你就不怕朕对李月寒下手吗?”凌云帝蹙眉,表情十分不悦。

  听了这话,孟祁焕冷冷一笑:“皇兄要对她下手就尽管去吧,左右我已经与她和离,如今她的户籍也已经划入了兴国公府,余家人有多重视月寒皇兄心中自有分辨,若是皇兄想要与兴国公府决裂的话,尽管对月寒不利便是。”

  凌云帝不是没想过孟祁焕会来这么一招,但是却没想到孟祁焕下手这么快。再加上今天初雪,朝堂休沐。假设孟祁焕进宫之前就已经派人去府衙户籍档那边换挡了,那孟祁焕说话的这会儿功夫,户籍档那边早就把事情做完了。

  本以为今天初雪休沐,孟祁焕要做什么也来不及,却没想到他利用的就是这天休沐,彻底把事情给扭转了。

  凌云帝自然是不能和兴国公府生嫌隙,孟祁焕又和李月寒和离了。如今李月寒是兴国公府的人,凌云帝不能拿她做要挟,孟祁焕相当于没有了软肋。

  想到这里,凌云帝叹了口气:“你若是心里有气,直接朝朕发就是了,何必让你的三个侄子闹做一团!”

  “皇兄所言,文琢不是很理解。”孟祁焕大大方方质疑凌云帝:“大殿下死而复生,这是件大好事。二殿下罪名成立,不用臣弟在朝堂上挑破,天下人也能知道。三殿下刚正不阿,又有军功在身,是为我朝男儿典范,如何称得上是闹作一团。”

  “依你所言,现在再加上一个你,朕这个皇位,朕的儿子还有机会吗?”凌云帝叹气:“你真就这么想要当皇帝吗?”

  “我不想。”孟祁焕道:“只是我说我不想,你们谁都不会信。除了三殿下之外,你们父子几个又有哪一个不是一边榨干我的价值一边防我如防贼?”

  “所以,你是打算扶植老三上位吗?”

  “皇兄想错了,我今天来,只是想告诉皇兄,二皇子结党营私的事情有眉目了。只要从宗政贤第一次出使烈岚国之后查,但凡是和二皇子以及陈家有过接触的,必然都是二皇子一党。”

  “你……”凌云帝没想到他话锋一拐又说起了宗政轩的案子:“你就真那么想看朕处死自己的儿子?”

  “生杀大权都在皇兄的手里,处死不处死,臣弟说了不算。”说完,孟祁焕将折子递给一旁战战兢兢,大气儿不敢喘一下的如公公,二话不说,转身离开了御书房。

  凌云帝将折子仔细看了几遍,只觉得心累,便唤如公公,道:“去传朕口谕,拟个圣旨,把孟祁焕……把宗政文琢的身份公诸天下。他排行第九,当年的封号是祁,以后就是祁王殿下了。”

  “陛下……这……”如公公有些为难:“恕奴才多嘴,当年陛下登基之后也曾广布天下寻找祁王殿下的踪迹,但是传回来的消息都是年幼的祁王殿下已经不在人世了,如今骤然降旨,只怕会引起有心人不必要的想法……”

  听了这话,凌云帝冷笑:“朕知道,但是你刚才也听他说了,从贤儿第一次出使烈岚国开始他就知道自己的身世了,距今也快十年了,他还在永安县地界还当起了九爷,这证明他一直都知道自己是谁。之前他一直不把自己当成宗政家的孩子,只怕是真的对权势毫无兴趣。”

  “可如今不一样,他察觉到了朕的杀心,和李月寒和离,主动到朕面前挑明身份,他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一心只想辅佐圣明的孟文琢了。”

  “说起来,文琢这个名字,还是朕让贤儿告诉他的。刚刚他自称宗政文琢的时候,小如子,朕这心里是真的乱成一片了。”

  如公公听了这话也是一阵叹息:“陛下,要不咱们先等等,说不定祁王殿下并没有争权夺势的心呢?”

  “不能等,”凌云帝叹了口气,道:“这道圣旨必须快马加鞭送到他的手上,否则回营的那三十万大军,随时都可能往国都咬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