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31章 祁王殿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31章 祁王殿下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凌云帝说的没错,孟祁焕的确随时都能调动京郊大军围攻国都。

  他今天进宫,除了送折子,让凌云帝彻查宗政轩之外,最主要的目的还是给自己正身份。他的身份,他可以不要,却不能让别人丢到一边去随意踩踏。

  以往他不在乎,只觉得那不过是虚名而已,况且都是宗政家的人的话,辅佐一个贤明的侄子登上皇位,然后退隐山林,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但是现在他要在乎,因为上位者和未上位者都已经对他起了杀心,忌惮他如同洪水猛兽,那么他就必须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他死不死的,他无所谓。但是他不想让李月寒和慕王妃一样,年纪轻轻丧夫,一个人拉扯孩子长大,一辈子都守着一个王妃的空名头过下去,那对她来说太残忍了。

  他不忍心。

  回到将军府,孟祁焕邀请了今天气色好了不少的山吉上将在花厅喝茶,宫里的人后脚就跟着来宣旨,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说了孟祁焕是先帝幼子,如今认祖归宗,遵循旧例,归入皇籍,封号祁,今后为祁王殿下。这将军府也不再是铁骑将军府,而是祁王府。

  孟祁焕面上倒是没有什么波动,平静的接了旨,让贺正天给传旨的公公打了赏后,由宫里的裁缝量了身上的尺寸,用意制作亲王蟒袍,然后就跟没事儿人一样,又坐回花厅里,继续跟山吉上将喝起了茶来。

  “你不想说些什么吗?”山吉上将看着一脸平静的孟祁焕,很是疑惑。

  “说什么?”孟祁焕淡淡问道:“说我此时此刻的感想吗?没什么感想,不过就是封王拜相而已,对我来说算不上什么值得激动的事情。”

  听了这话,山吉上将沉默了一会儿,又道:“我今天早晨听说,你连夜把你夫人送出府,送回娘家了?怎么,你这是怕祸及家人吗?”

  “山吉上将认为,我既然一早就决定了要拿回我的身份,那我还会要一个山野村妇做王妃吗?”孟祁焕说着,嘴角噙着笑:“如今我是祁王,身份甚至比三位皇子还要贵重,要什么样的大家闺秀不好,要一个村妇?”

  说着,他轻轻摇了摇头:“那实在是太失身份了。”

  听了他的话,山吉上将眯了眯眼睛,心里却是不信的。

  虽然他不在国都走动,但是也听说过孟祁焕此人对李月寒有多看重。这样一个男人,怎么会因为一朝走上王侯将相的路,就把曾经捧在手心里呵护的女人给抛弃。

  所以,山吉上将更倾向于孟祁焕把李月寒送走,和李月寒和离,都是为了保护李月寒。

  毕竟他也很清楚,孟祁焕如今拿回了王爷的身份,在朝堂上的话语权不知重了多少,就是那皇位,他都比皇子更有竞争力。

  毕竟他辅佐过两位太子,且两位太子在位期间,都曾立过大功。宗政贤是,宗政轩更是。

  更别提,孟祁焕自己还拿下了宗政轩,将他所犯之事尽数揭露,还解了宗政轩下的蛊,就光解蛊这一项,不少人都会自发的成为孟祁焕的党羽。

  只要孟祁焕有那个心思,估计逼凌云帝退位让贤,都不是什么难事。

  想到之类,山吉上将不由得警惕了几分。

  “山吉上将不用想那么多,左右我孟祁焕还是孟祁焕,哪怕对外我已经成了宗政文琢,我也还是孟祁焕。”似乎是看穿了山吉在想什么,孟祁焕又点了茶,自顾自的饮了一口。

  “你不想当皇帝?”山吉突然问了这么远句。

  “你想当皇帝?”孟祁焕反问道。

  山吉愕然。

  这事儿他还真没想过,也就是说,孟祁焕也没想过吗?

  “只要你有这个心,我能保证烈岚国将会成为你的后盾!”山吉压低声音道。

  孟祁焕轻笑,放下茶盏,目光深深的看向山吉,道:“烈岚国都快灭国了,还怎么成为我的后盾?不过弹丸之地,宗政轩把你们当宝,你还真觉得自己是宝了?”

  山吉被他的话说得有些下不来台,不由得冷哼了一声:“你别得意,你骤然被封王,肯定有不少人都要找你麻烦的!”

  “求之不得呢。”孟祁焕轻声道,随后不再说话,只专注点茶,山吉被他硬留下来陪着,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兴国公府。

  孟祁焕是祁王殿下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国公府上,余泽方和方芷兰夫妻俩使劲叹气,李月寒依旧昏睡不醒。

  “月寒这是怎么回事,”余泽方已经去看了好几遍李月寒了:“这样子看起来像是被人下了迷药一样,会不会伤身子!”

  “送月寒回来的那孩子说,是孟小子给月寒吃了药,估计会睡上两三天。”方芷兰也是叹气:“就是不知道这孩子醒过来得知自己跟孟小子和离了,孟小子还摇身一变成了祁王殿下会是什么反应。”

  “夫人,你到时候可得看好月寒,”余泽方目光坚定的看着方芷兰:“孟小子不是无情无义的人,虽然他是祁王殿下这件事我也觉得很是奇怪,但是他既然会在事情发生之前就把月寒送回来,证明他要走的是一条极为危险的路,把月寒送回来,是为了保护月寒!”

  “我懂的,”方芷兰点了点头,目光依旧十分担忧,看向房内床上一动不动昏睡着的李月寒,眉心写满了担忧:“我是担心,孟小子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月寒她……”

  “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了,”余泽方道:“现在最重要的是保护月寒。以我对陛下的了解,孟小子就算真的是当年不知所踪的祁王殿下,那也肯定和陛下闹了一场,当务之急是不要让陛下迁怒月寒。”

  听了这话,方芷兰紧张的拉过余泽方的手道:“那……那可怎么办?我们要不要派几个人去祁王府门外骂上几天?至少表明国公府的态度也好……”

  余泽方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后摇了摇头:“不必,只需对外称兴国公府和孟祁焕再无瓜葛便可。毕竟当初我们已经高调的认回了月寒,如今要是派人去祁王府外骂门,反而有些作秀的嫌疑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