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32章 接季心月入府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32章 接季心月入府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初雪这天,国都迎来了两个重磅消息。

  一为凌云帝当年登基之后消失不见的祁王殿下原来就是孟祁焕,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为皇家卖命,如今终于能认祖归宗,铁骑将军府更名祁王府,孟祁焕改名宗政文琢,成为东翰国唯一一个亲王。

  二为兴国公府和如今的祁王殿下恩断义绝,兴国公府小小姐李月寒已和祁王殿下和离,传闻是因为祁王殿下如今封侯拜相,觉得李月寒出身乡野配不上自己的身份。

  一时间,国都议论纷纷。有人骂孟祁焕忘恩负义,他落魄的时候李月寒对他不离不弃,如今认祖归宗身份尊贵起来了,却嫌弃李月寒出身寒门。

  有人说孟祁焕做得对,毕竟他现在是亲王之尊,就算李月寒最后被兴国公府认回去,也改变不了是在乡野长大的事实,到底是目光短浅的村妇,难登大雅之堂。

  这两个消息实在是太劲爆了,几乎在一天之内就传遍了整个国都的大街小巷,不管是茶馆酒肆还是深宅内院都在八卦李月寒和孟祁焕之间的那点事。

  不少人还放话说孟祁焕肯定会和季心月和好,这一说法居然还得到了不少人的认同。

  或许在他们眼里,孟祁焕和季心月就是当年那对白月光一样的恋人,原本天造地设的一对,却因为种种原因,阴差阳错没有在一起。

  一别经年,再见的时候,他们已经有了各自的家庭。只是一个娇妻在怀,一个孤寡冷淡。

  现在好了,娇妻在怀的和娇妻一别两宽,拥有了权势和地位,也有足够的底气去陈家求娶季心月了,不少人都在等着他们和好,甚至有些人还开了暗庄赌他们俩会不会复合。

  而兴国公府自放出消息和孟祁焕一刀两断之后就闭门谢客,不少好事者跟兴国公府出来采买的人打听消息,只听说李月寒到了兴国公府之后就闭门不出,大家不由得又有点心疼。

  说到底,出身如何不是她能决定的,当孟祁焕的夫人的日子李月寒也未曾行差踏错过,她号召大家捐款重建难民村,主动把如意阁地宫里救出来的姑娘们接到府上治疗,人品自是没得说。

  甚至为了给孟祁焕生孩子,还差点丢了命,这都是大家知道的。

  但如今孟祁焕摇身一变成了王爷,李月寒的出身就摆在那里,哪怕有个兴国公府这样强大的外祖家,但也着实是配不上孟祁焕的。

  就在孟祁焕封王、和李月寒和离的消息传出后的第二天,早朝散了后,有人亲眼看到祁王府的马车停在陈家大门口,季心月打扮得跟个没出嫁的俏媳妇一样上了马车,被接进了祁王府。

  孟祁焕和季心月复合的迹象越来越明显,而兴国公府这边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大家不由得感叹男人就是花心的,哪怕之前装得再深情款款,最后还不是说变心就变心。

  他们都不知道,季心月虽然是被接进了祁王府,却在入府之后被人给软禁了起来。

  “本夫人是祁王殿下亲自请到府上的,你们胆敢对本夫人这般不尊敬,就不怕祁王殿下怪罪吗!”季心月从最开始的欣喜异常到咒骂不停,始终没有人理过她。

  一直到了午后,季心月咒骂得没力气了,只能恹恹的坐在椅子上叹气,这时候,房门突然打开了,身形高大的孟祁焕逆着光走了进来。

  季心月一愣,随后整个人扑了过去,想扑进孟祁焕的怀里。

  却没想到孟祁焕往边上侧了侧身子,季心月直接扑到了地上……

  “文琢!”季心月坐在地上,难以置信的捧着擦伤的手掌看着站在一旁的孟祁焕:“你这是什么意思?”

  “本王还想问陈夫人是什么意思,”孟祁焕冷冷的看着坐在地上的季心月:“难道陈夫人是打算刺杀本王?”

  “我没有!”季心月连忙否认:“我只是……见到你太激动了……”

  “原来如此,这么说,是本王误会了。”孟祁焕说完,示意门外的下人们把饭菜送了进来,摆满了桌子后,看着依旧坐在地上的季心月,孟祁焕道:“这是你的午饭,起来吃吧。”

  听了这话,季心月的脸上又涌现出笑容:“我就知道文琢待我是最好的……”话说到一半她就愣住了,“文……文琢……你是不是忘了我从不吃辣?”

  “抱歉,”孟祁焕淡淡看着季心月:“府上厨子做饭的口味一直按照我和月寒来,我们在西北吃辣吃惯了。”

  虽然口中说着抱歉,但是孟祁焕却一点儿让人撤换菜式的意思也没有。季心月怕孟祁焕嫌她矫情,只能擦干净手坐了下来,硬着头皮开始吃。

  见季心月开始吃了,孟祁焕这才缓缓道:“下午本王会派人去陈家提亲,从今日开始你就是祁王府的人了。”

  听了这话,季心月心头狂喜:“真的吗!我可以做你的王妃了!?”

  孟祁焕皱了皱眉:“你没资格做本王的王妃,一个二嫁的寡妇,给你一个侧妃之位就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侧妃也可以,我不在乎名分!”季心月狂喜之下没有多想其中缘由,只知道自己马上要成为孟祁焕的女人了,多年夙愿得以一偿,让她十分快乐。

  该说的说完了,孟祁焕让人留下一壶水给季心月,转身离开了房间。他离开之后,房门重新上锁,季心月这次没有再闹。

  离开客院,孟祁焕绕回了正厅。宗政宇正在那里等着,见孟祁焕回来,宗政宇放下手里的茶盏起身,扭捏了一会儿,还是拱手行礼,道:“见过皇叔。”

  “虚礼就免了,你我还像以前那样相处就是了。”孟祁焕说完,就在宗政宇身侧坐下,单刀直入道:“季心月已经被我接到府上了,马上就会有人去陈家帮我求娶季心月为祁王府侧妃。如今宗政轩下狱,陈家正是另择新主的时候,你我两人的身份足够让陈家动心,到时候你想做的尽管去做就是。”

  听了这话,宗政宇愣了愣:“那……那翰容夫人怎么办?大哥是不会放过她的,就算她有兴国公府护着,但是大哥做太子那些年,和兴国公府的关系也非常好……”

  “兴国公府不会趟这趟浑水,”孟祁焕肯定道:“现在要防止宗政贤为宗政轩脱罪。一旦宗政轩成功脱罪,陈家就不能再为我们所用,相反,宗政贤和宗政轩沆瀣一气的话,对我们非常不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