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33章 苏醒的李月寒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33章 苏醒的李月寒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在被送到兴国公府的第二天下午醒了过来。

  她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乏力,正打算喊康柔和明珠的时候,立刻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将军府了。

  孟祁焕不在家的时候,李月寒已经把整个将军府牢牢印在了脑子里,哪怕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房间她都认得出来。但是眼下这个房间装帧古朴大方,空气中还有熏香的味道,不会是将军府。

  她在哪里?

  “这个宗政文琢到底要干什么!”门外模模糊糊的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女声,带着愤怒的情绪,又掺杂着几分无可奈何的叹息:“把月寒送过来也就算了,为什么要纳一个寡妇当侧妃?这么缺女人吗?”

  “夫人你先别着急,”余泽方安抚着方芷兰:“祁王殿下扶持的是三殿下,陈家原本是二殿下的人,如今二殿下下狱,大殿下归来,祁王殿下纳季心月,也是为了拉拢陈家为三殿下所用,否则一旦大殿下为二殿下脱罪,那么陈家这么庞大的势力就又要落到二殿下手里了。”

  屋里的李月寒听了这话只觉得心头一惊。

  余泽方和方芷兰的对话里透露出太多内容,她有些茫然。

  孟祁焕曾经告诉过她,文琢是当年宗政贤给他起的字,但是宗政文琢是什么情况?祁王殿下又是谁?宗政文琢和季心月?难道是孟祁焕和季心月吗?

  想到这里,李月寒只觉得浑身发冷。

  此时,房门轻响,李月寒立刻闭上眼睛假装还没醒来。

  两个脚步声轻轻的走到身边,一双温柔的手给她掖了掖被子,随后,叹了口气,是方芷兰。

  “也不知道月寒醒来知道这些事之后会是什么反应,她那么喜欢孟祁焕,可一觉醒来,曾经的枕边人成了高高在上的亲王,自己还在不明的情况下被和离……我想想就心疼……”

  “唉,”余泽方也叹了口气:“现在不能叫孟祁焕了,那是宗政文琢,先帝幼子,如今的祁王殿下。即便我们兴国公府是月寒的外祖家,但月寒出身乡野,那负心人觉得我们月寒配不上他了吧。”

  “可阿逸和阿宁他都送了过来,是连孩子都不认了吗?”方芷兰声音里带着几分呜咽。

  “或许吧,”余泽方无奈道:“他如今这个位置,正是争权夺利的好位置,这个时候和月寒和离,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听了余泽方的话,方芷兰也是无奈:“唉,希望月寒醒来的时候不会太伤心才好。”

  “走吧,送月寒回来的人不是说了,月寒至少得睡上三天才能醒。她生孩子的时候身子伤得太狠了,就让她好好睡一场吧。”余泽方说着,扶着方芷兰离开了李月寒的房间。

  李月寒面对着墙里,悄悄睁开了眼睛,眼泪在这一刻汹涌而下。

  只是睡一觉的功夫,怎么世界就变成了她不认得的样子了?孟祁焕变成了宗政文琢,变成了先帝幼子,变成了祁王殿下……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嘎吱——”房门又一次被轻轻推开,李月寒赶紧擦掉眼泪继续假装睡着,这次进来的应该是几个丫鬟。他们小心翼翼的把李月寒的上半身扶了起来,在她的身下垫了高垫子,另一个人在李月寒胸前围了块布。

  紧接着,她们开始小心翼翼的往李月寒的嘴里喂米糊。

  她尝得出来,这米糊虽然熬的稀烂,但是却能尝得出来其中加了不少滋补药材,清香扑鼻,十分养人。

  李月寒本来想“醒”过来的,但是一想到孟祁焕如今一跃而成了自己不认识的样子,李月寒又犹豫了。

  罢了罢了,还是睡着吧,说不定这一切都是梦,她再醒来的时候,就会回归正轨了。

  这么想着,李月寒“吃”完饭之后,还真的又睡了过去。

  再醒来,是孟祁焕被封王的第二天早晨。

  这一次她没有假装,而是主动喊了人。

  方芷兰闻讯赶来,急急抓住了李月寒的手道:“月寒你醒了,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要不要大夫来看看?”

  “不用了舅妈。”李月寒摇了摇头:“阿逸和阿宁呢?”

  见李月寒闭口不谈孟祁焕,方芷兰也没有主动提起。只让人赶紧去把两个孩子带过来,她则端着一碗肉羹喂李月寒吃。

  肉羹吃了一小半,阿逸和阿宁两个孩子也被奶娘抱了过来。

  李月寒见两个粉嘟嘟的孩子一脸天真可爱,心里的隐痛暂时也压了下去。

  吃完了饭,抱了一会儿孩子,李月寒主动提出要去院子里晒晒太阳。

  “这可不行,”方芷兰当即不同意:“这几天都在下雪,外头正是冷的时候,你身子弱,可别着了凉。”

  “舅妈,”李月寒温温柔柔的拉着方芷兰的手:“我多穿一些就好了。左右我睡了这么长时间,也闷得慌,想透透气。”

  听了这话,方芷兰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那行,我让人来给你穿衣服,只能在外头呆半个时辰,记住了啊!”

  “嗯,我记住了!”李月寒笑着点了点头。

  方芷兰这才起身,指挥着丫鬟们开始给李月寒穿衣服,穿得厚厚的,还披上了狐裘才罢休。完了还给李月寒手里塞了一个暖呼呼的手炉,确保李月寒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这才陪着李月寒出了房门。

  如方芷兰说的一样,外头银装素裹,让原本李月寒就觉得有几分陌生的兴国公府愈发陌生了起来。

  李月寒站在廊下,和方芷兰并肩而立,看着雪地里玩闹的那几个年纪小的丫头,不由得微微叹了口气。

  “母亲好生偏心,”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是余兰,兰姑娘:“一听说月寒妹妹醒了就直奔这院儿来了,说好陪女儿学女红,估计都忘干净了呢。”

  听了这话,方芷兰有些不好意思的看想正朝她们走来的余兰,道:“是我的错,这不是听到你月韩妹妹醒了太着急了。兰儿来,让人去把你刺绣的针线拿过来,一会儿我们一起去月寒的屋子里做女红,也打发打法时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