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34章 梵天楼被砸,找纪炀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34章 梵天楼被砸,找纪炀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听了这话,李月寒倒是没什么异议,只冲兰姑娘点了点头,当是打过招呼了。

  兰姑娘却是不乐意的撒起了娇:“母亲,我还没出阁呢,月寒妹妹毕竟是当娘的人了,在她屋子里做女红,传出去了别人该觉得是月寒妹妹不懂事了。”

  李月寒还有几天才出月子,兰姑娘这是避秽。李月寒心里清楚,方芷兰也明白得很。

  原本是想拉进一下李月寒和余兰的关系,但兰姑娘这话一说,方芷兰便晓得自己是多此一举了:“嗨,看我这脑袋净犯糊涂,兰儿,你去找瑾儿一起做女红吧。你月寒妹妹身子弱,睡了两天才醒来,我这个做舅妈的得多看顾几分。”

  听了这话,余兰倒是也没拒绝,乖巧的行了礼后,道:“也是,月寒妹妹与祁王殿下和离才不过两日光景,祁王殿下就纳了侧妃,还是曾经与他齐名的第一才女,想来月寒妹妹的心里也是十分难受,母亲你就多陪陪月寒妹妹,好好开导开导她。”

  “你这混丫头,说什么呢你!”方芷兰全然没想到余兰不管不顾的把事情抖搂在李月寒面前,着急的就想去捂余兰的嘴,倒是被李月寒给拉住了。

  “舅妈,兰姐姐说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李月寒轻笑:“这两日我虽然昏睡,但是不知怎的意识却是清醒的。祁王殿下纳侧妃这么大的事情,我也是心里有数的。”

  “月寒……”方芷兰没想到李月寒是这反应,顿时有些懵。

  就连想刺激李月寒的余兰也有点懵。

  不是说李月寒昏睡了两日吗?怎么她意识却是清醒的?

  本来她还指望着李月寒这个村姑在这种重磅消息的轰炸下出丑,她再在一旁煽风点火几句,说不定方芷兰就一怒之下把她母子三个轰出国公府了呢!

  谁成想李月寒居然这么淡定!

  “世事皆有定数,既然命运这么安排,我除了接受之外,也没有办法逆天改命。”李月寒淡然看着惊愕的母女俩,面上看不出几分情绪。

  “你能这么想是最好的了。”方芷兰率先反应过来,话一说出口,鼻子就发酸:“只是那孟祁焕怎么这么狠心呐,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了,这是什么人啊!”

  “舅妈,”李月寒伸出手拉住了方芷兰,道:“如今的祁王殿下我高攀不起,连带着从我肚子里出来的孩子在他的眼中自然都是低贱的,所以没什么好惊讶的,不过人性而已。”

  听了这话,就连想看李月寒出丑的余兰都有些不忍心了:“原本我还觉得他一表人才,现在看来,也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人中渣滓!”

  “兰姐姐现在是觉得自己当初眼瞎看错人了吗?”李月寒是时候打趣儿问道。

  “是啊,现在想想我当初也太蠢了,居然会为了这样一个男人跟自己的亲人差点儿闹起来,真是……呃……”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套话了的兰姑娘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看着自己的李月寒和方芷兰。

  李月寒倒是毫不在意:“没关系,谁年轻的时候没看走眼过,不怪我们瞎,怪的是渣男太多。”

  “渣……渣男?”余兰瞪大眼睛,不是很理解这个词的意思。

  “就是坏透顶的男人,人渣男人的意思。”李月寒解释道。

  余兰顿时点头:“渣男,对!就是渣男!嗨我怎么这么混蛋,刚刚还想母亲把你赶出去。现在想想,你们孤儿寡母的,国公府就是唯一的家了,母亲,我知道错了!”余兰说着,冲方芷兰吐了吐舌头。

  “知道错了就好,还是你月寒妹妹不跟你生气,不然我也饶不了你。”方芷兰顺着余兰的话往下说,倒是没跟余兰生气。

  一旁的李月寒见着这一团和气,脸上挂着温润的笑容,心里却有了自己的盘算。

  余兰这个姑娘虽然任性了一点自私了一点,却是个不会隐藏情绪的人。她想做什么,都不用她自己动手,开口的一瞬间就能让别人知道了。

  所以她不坏,也不是李月寒的敌人。

  李月寒又跟余兰和方芷兰说了会儿话,说动方芷兰跟余兰一块儿去余瑾儿那边做女工后,自己则揣着手炉离开了国公府,坐上马车,直朝梵天楼去。

  谁知还没到梵天楼的时候,李月寒就听说梵天楼被祁王殿下带人捣了。

  坐在马车里,李月寒闭着眼睛稳了稳心神,告诉自己这一切一定都是孟祁焕的计划,他不是薄情寡义的人。

  然后马车掉头,直奔柳宅而去。

  如今的柳宅里所有的人都深居简出,能不出门尽量不出门。李月寒之前留下保护他们的府兵已经被调回去了,在所有人眼里,孟祁焕和李月寒切割得十分干净。

  敲开了柳宅的门,李月寒被门房迎了进去,在正厅等着,不多时,就见到了柳天祥夫妻俩。

  “月寒见过义父义母。”李月寒微微俯身行礼。

  柳夫人赶紧上前扶了一把:“你都还没出月子,这天寒地冻的,怎么还出门来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略带歉意的看了看柳天祥夫妻俩,见他们脸上流露出真心实意的关切后,这才缓缓道:“我在国公府听说梵天楼出事了,所以想来看看义父义母还有太爷这边有没有事。”

  “我们没什么事。”柳天祥示意柳夫人扶着李月寒落座,这才缓缓开口道来:“好在听你的,在封城之前就已经把铺子上的生意停了,庄子的租也收了回来,能过一个不错的年了。”

  “那就好,”李月寒点了点头:“梵天楼的纪炀,义父知道在哪里吗?”

  “知道,”柳天祥点了点头。李月寒以前只知道去梵天楼找纪炀,而纪炀也一直住在梵天楼里。如今梵天楼被封,一时间,李月寒还真不知道去哪里找纪炀。

  好在梵天楼的生意也是柳天祥和玉掌柜在打点,对纪炀的私生活了解得比李月寒多:“纪炀跟玉掌柜和月掌柜一起住在八仙酒楼。不过我看祁王殿下这架势,估计你名下的产业他都要给毁个干净。”

  “多谢义父告知,月寒一定会尽快处理好和祁王殿下的事情,不会耽误来年开工的。”李月寒得了消息,也不耽搁,起身行了个礼后,匆匆就往外走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