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36章 满月宴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36章 满月宴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季心月是聪明的,自然知道孟祁焕为什么之前还对自己厌恶得不行,转头却能跟陈家把自己纳了过来。这背后若说没有利益使然,季心月都不相信。

  她在陈家生活了这么些年,最是清楚不过陈家拥有什么了。

  甚至她还知道,名义上是宗政轩囤养的二十万私兵,实际上都是陈家的私兵。宗政轩只是陈家的傀儡,一旦陈家翻脸,宗政轩什么都不是。

  原本季心月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会腐烂在陈家大宅里,所以从未想过反抗。毕竟陈家是东翰国的开国功臣,虽然嫡系一脉只剩下陈雪凝一个女儿,但是陈家根系庞大,季心月只要安分守己的做好一个陈夫人该做的表面功夫,一世富贵不是难事。

  尽管她很清楚陈家从来都不甘愿只做一个开国功臣富贵闲人,他们野心庞大,更想要做能左右一朝天子的世家大族。

  如今宗政轩倒台,陈家内部本来都在讨论该如何救宗政轩,其中不乏有人持反对意见,想改立新主。可不管是宗政贤还是宗政宇两方势力都已经固化,想要横插一脚显然是不可能的。

  别看宗政贤假死暗访这么多年,可当初支持他的那些人可是一个都没有改换阵营,可想而知,宗政贤这么多年不仅仅只是在暗中抵抗宗政轩,更可能是借着暗查宗政轩的幌子,撬动陈家的根底。

  所以陈家不可能跟宗政贤结盟,那么就只有宗政宇这一个选择。

  原本陈家还在头疼怎么跟宗政宇交好,谁知道铁骑将军摇身一变成了祁王殿下,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如今的宗政文琢就跟陈家求娶陈家遗孀季心月。

  陈家自然是乐得做这个人情,所以忙不迭就把季心月送了过来,速度快到季心月自己都有点反应不过来,还把已经半死不活的季夫人留在了陈家。

  “做戏又如何,”孟祁焕一脸平静的看着坐在地上一脸楚楚可怜的季心月,声音没有半分感情:“你以为没了你本王就做不成这出戏了吗?”

  “哼,你倒是能啊,如果你能的话,为什么要把李月寒那个贱人送走!”季心月不甘心的骂道。

  “啪——”一个重重的耳光落在季心月的脸上:“你最好记住,你如今只不过是一枚棋子,若是让本王不高兴了,把你杀了陈家也不会说什么,反正如你所说,陈家还有个大小姐陈雪凝,正好和三皇子相配。”

  听了这话,季心月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孟祁焕:“你……你当真如此无情吗?”

  “对你何必要有情。”孟祁焕淡淡道:“别人不知道,你心里难道还不清楚,陈大人当年是怎么死的吗?”

  季心月终于闭上了嘴,不再说话了。

  没错,当年陈大人的死她功不可没。若不是她暗中让人把痨病鬼的贴身衣服拿回来藏在陈鹤元的书房里,陈鹤元也染不上痨病。

  当初陈鹤元自觉年龄太大,配季心月着实委屈了她,所以尽管成婚多年,夫妻二人一直都是分房睡的。陈鹤元每日回府就往书房里钻,是个书痴。

  季心月也是拿稳了这一点,才能设计陈鹤元染上痨病,还在陈鹤元卧病在床的时候,把陈鹤元的娘带到了陈鹤元塌前。最后陈鹤元咬牙含恨而终,没多久陈老夫人也跟着去了。

  这一切季心月一直以为自己做得很隐蔽,这么多年过去了也始终没有人有半分质疑。

  但是孟祁焕和陈家人都很清楚。

  季心月也是这时候才知道,陈鹤元之所以那么简单就被她弄死,全是因为陈鹤元和整个陈家一族的想法相悖,简单来说,陈鹤元的死,是陈家全家愿望所归,只是这个动手的人成了季心月,那么季心月就彻底撕不干净了。

  “你若是心中没有我,为什么当初要给我那样的妄想。”泄了气的季心月没能再在孟祁焕面前嚷嚷,只在孟祁焕要离开之前,喃喃问了这么一句。

  走到门口的孟祁焕停下了脚步,道:“我没有给过你任何妄想,当初你眼里的我不过和国都其他男子一样,之所以会青睐我几眼,不过是坊间多传了一些我们之间的事情罢了。你所谓的爱,来源于百姓们的茶余饭后,你极力想成为的样子。”

  说完,孟祁焕不再停留。

  国都的雪下下停停,始终下不干净。

  李月寒从八仙酒楼回兴国公府之后,被方芷兰好一顿教训。又被强迫关在屋子里两日,正好出了月子,兴国公府原本想摆个月子酒的,但是李月寒拒绝了,理由是如今天寒地冻的,摆月子酒平白折腾孩子。

  但是方芷兰不肯,她坚持要摆月子酒,为的是让国都所有人看清楚,李月寒虽然和祁王府划清界限了,但是还是他们兴国公府的掌上明珠。

  为此,老国公甚至还专门来劝了李月寒,无奈李月寒只能答应。

  摆月子酒这天,国都难得的放晴了。方芷兰专门起了个早,从给李月寒做的新衣里挑了最显富贵大方的一身浅色袄裙,然后还给她披上了狐裘,头上绑了个抹额,头发温温柔柔的挽在脑后,然后才领着她入了宴。

  兴国公府摆酒,不少人还是给面子会来的。所以月子酒十分热闹,不少人都跟李月寒说着吉祥话,李月寒也温温柔柔的回应,丝毫看不出颓色,就好像和祁王和离这件事不存在一样。

  “祁王府礼到——”门房突然拔高声音来了这么一句,所有人都仿佛被摁下了暂停键一样,没说完的话都咽了回去,纷纷看向大门口。

  一道红艳艳的身影在丫鬟的搀扶下跨过了兴国公府的大门走了进来,赫然是季心月。

  “妾身见过兴国公,见过国公夫人。”季心月已经在国都贵妇圈里混得十分熟悉了,所以礼仪方面自然是不会出错的:“祁王府接了兴国公府的宴帖子,祁王殿下让妾身送份礼过来。”

  说着,季心月一扬手,好些个小厮就往兴国公府内拿东西。

  见状,方芷兰脸色一沉,当即开口制止:“慢着,我兴国公府从未向祁王府去过帖子,不敢收祁王府的礼。祁王侧妃请回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