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37章 慕王妃到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37章 慕王妃到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话音落,季心月的脸狠狠的颤抖了两下,却依旧维持着笑容道:“不管有没有帖子,今天办满月酒的都是祁王殿下的孩子,我们祁王府送份礼来,也是应当应分的。”

  “没那么多应当应分,祁王殿下跟我们家月寒和离之后已经不相往来,两个孩子也是祁王殿下自己送到我兴国公府上的,既然从最开始祁王殿下就不打算认这两个孩子,那么孩子满不满月的,跟祁王殿下也没关系。”方芷兰的脾气上来了,那也是一分都不让的。

  更别说季心月今天穿了一身红过来,分明就是故意找茬儿的。

  “国公夫人这话说的,好像要跟我们祁王府作对了似的。”季心月柔柔的笑道:“国公夫人闹脾气呢,你们怎么还傻愣着,快把礼物给前翰容夫人送过去。”

  “抱歉,”方芷兰本来嘱咐李月寒不要出声,一切由她来解决。但是李月寒实在是忍不下去了,当即走到了方芷兰身边,挽着方芷兰的胳膊,当仁不让的看着季心月道:“国公府不差祁王府这一份礼,祁王侧妃,这里是国公府,还请注意分寸。”

  李月寒没出现的时候,季心月尚能保持几分风度,就算方芷兰始终不给好脸色,季心月也能端着一张笑脸假装大方。

  但是看到李月寒面色红润的站在自己面前,出门前精心打扮了一个时辰的季心月顿时有种自惭形秽之感,整个人的气势也垮了:“啧啧,让我看看,这不是不久前还名动国都的翰容夫人吗。如今被祁王殿下休弃了,看起来倒是一点都不难过,难不成是已经找好了下家?”

  “祁王侧妃真会说笑话。”李月寒不亢不卑的看着季心月:“虽然本夫人和祁王殿下和离了,但是翰容夫人这份尊荣陛下没有收回去,循礼制,祁王侧妃见到本夫人应当行礼问安才对。”

  说着,李月寒一挑眉,不给季心月反应时间,立刻又道:“当然,祁王侧妃不愿意行礼问安也可以,本夫人宽容大度,自然不会跟一个侧妃计较,所以也请祁王侧妃看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不要到处撒野。”

  说完,李月寒美目一横,看向那些提着礼品跟在季心月身后的、原将军府的下人们,道:“东西都拿回去!”

  方芷兰见李月寒没有被影响心情,心里也松了口气,当即道:“我国公府宴请的都是各家夫人嫡小姐,什么时候连一个侧妃都能出席我国公府的宴会了。来人,请祁王侧妃回去!”

  季心月被方芷兰和李月寒一口一个“祁王侧妃”的叫来叫去,好几番都险些没绷住跟她们吵起来了。

  但是她心里又十分清楚,她从陈家改嫁到祁王府,原本的一品诰命已经被收了回去。说好听的她是祁王府侧妃,说难听的她如今就是一个妾室。

  在国都贵妇圈里,一个侧妃可没什么地位。更何况——

  祁王府根本没有收到兴国公府的宴帖,是季心月自己听说了国公府今天摆满月宴,特意跑过来炫耀的。否则她也不会穿了一身红过来。侧妃穿正红,本来就是个笑话!

  被方芷兰和李月寒轮番着数落了一番,季心月拼了命才把心里的不爽压了回去,而后冲她们俩福了福身子,倒是一声不吭的走了。

  看着季心月的背影,李月寒的眼眸冷了下来。一旁的方芷兰忍不住骂了两句:“真是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跑到我国公府来丢人现眼来了!”

  有些跟方芷兰交好的夫人也跟着数落了几声,然后转过头来安慰李月寒。

  诚如李月寒所说,她虽然和孟祁焕和离了,但是翰容夫人和一品诰命的身份却没有被皇家收回去,再加上她还是兴国公府的人,所以即便有人暗中觉得李月寒和孟祁焕和离一事李月寒十分丢人,但是也没有人愿意明面上跟李月寒过不去。

  毕竟人家的身份摆在那里,就算是国都贵妇圈,也是数一数二的。

  原以为季心月的这一番插曲已经够戏剧化了。

  可随后从皇宫里流水一样送来的礼物就让大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并且跟着皇宫的礼物一起来的慕王妃的态度也令人十分不解。

  “月寒啊,这些都是我和皇后娘娘从国库里找出来的好东西,你看看要是有什么不喜欢的,就退回去我们重新拿!”慕王妃一出现就亲亲热热的挽住了李月寒的胳膊,还跟方芷兰好一顿寒暄。

  李月寒如今已经知道慕王妃为什么对自己这么热情了,想来她和皇后娘娘应该是早就知道了孟祁焕的身份,所以之前跟她相处才会那么和蔼的吧。

  只不过她现在已经和孟祁焕和离了,慕王妃又有什么理由跟自己交好呢?

  “多谢慕王妃抬爱,”李月寒屈膝行礼,方芷兰是国公夫人,身份贵重又是长辈,自然不需要和慕王妃行礼,但是李月寒可不敢拿大:“皇宫里赐下来的东西自然都是好的,月寒没有什么不喜欢的,多谢慕王妃和皇后娘娘,多谢陛下。”

  一番话说得圆圆润润,又拉开了跟慕王妃和皇后娘娘的距离。

  慕王妃自然也知道李月寒心里的顾及,便也没在门口多逗留,让人赶紧把东西拿进来,自己就跟着方芷兰入席去了。

  值此,宴席才算正式开始。

  满月宴少不得要把孩子抱出来给大家看一看。都知道李月寒生了龙凤胎,这在东翰国本就是大吉之兆,所以大家对阿逸和阿宁两个小不点儿都十分喜欢。你逗一逗我逗一逗的,很是开心。

  但是毕竟人心叵测,有些人就是不愿意看到李月寒过得舒坦。

  “有什么好看的,不过是一个弃妇生的两个孽种,真不知道兴国公府为什么还要摆宴席!”一个突兀的声音十分不和谐的响了起来。

  李月寒正抱着阿宁逗她笑,听到这话,目光敏锐的捕捉到了说话的人——元灵儿,武国公府大小姐。

  “元大小姐这话说得好生奇怪,”李月寒不冷不热的开口:“既然看不上我和我的孩子,又何必来赴宴。既然来赴宴,又何必说出这样的话。传出去难免会被人诟病,武国公府家教堪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