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40章 大殿下访祁王府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0章 大殿下访祁王府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不用惊讶,从季心月那里拿到的。”孟祁焕把宗政宇难以置信的表情尽收眼底:“虽然我知道你刺激季心月让她去找月寒麻烦是为了让外界更加笃定我和月寒闹翻了,但是这事儿你以后还是别做了,季心月聪明且心术不正,她要是真算计起你的话,你只有吃亏的份儿。”

  宗政宇很想反驳孟祁焕这一论点,但是看着手里的私章,张了张嘴,却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回去吧,以后多长个心眼儿就行。”孟祁焕难得有耐心跟宗政宇这么讲话,或许是因为宗政宇是真的为他和李月寒着想的怨过吧。

  别过了孟祁焕,宗政宇面色复杂的离开了祁王府。

  送走了宗政宇,孟祁焕独自在花厅喝茶,等到了天黑下来,这才冲着某处道:“来都来了,不打算喝杯茶再走吗。”

  一直守在孟祁焕身边的贺正天闻言当即警惕了起来,却见一个月白色身影从黑暗中一点一点的走了出来,面上笑意盈盈,一派温润如玉的君子作风:“文琢兄还是同当年一样敏锐。”

  “你该喊本王皇叔才对。”孟祁焕道:“从童生岛出来的人,有几个不敏锐,你说这话倒像是嘲笑我。”

  宗政贤没接话,十分自然的在孟祁焕对面落座。孟祁焕把宗政宇用过的茶杯拿到一旁,连带茶托一起放进一旁的水里。然后才取了一个没用过的茶托放下,再用镊子从滚水里夹了一个杯子放在茶托上,最后才拎起水壶,将杯子里里外外用滚水浇了个透彻。

  “你如今布茶的样子和过去简直判若两人。”宗政贤看着那被滚水一遍又一遍浇透的茶杯,忍不住叹了这么一句。

  孟祁焕手上的动作不疾不徐,举手投足之间行云流水,十分赏心悦目:“毕竟如今我们分属两个阵营,要是不当着你的面将茶杯用滚水烫上三道,只怕你不敢喝本王的茶。”

  闻言,宗政贤谦谦君子的作风略略一凝,随后轻笑:“你惯会说笑。”

  “以前或许说笑,但如今却没有。”说着,孟祁焕用茶匙娶了新茶叶,醒茶斟茶一气呵成,淡淡的茶香在花厅弥漫开来,逐渐延伸向远处。

  “文琢,”看着眼前的茶汤,宗政贤语气依旧:“何不共分天下?”

  “共分天下?”孟祁焕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甚至当着宗政贤的面就笑了几声:“大皇子莫不是忘了,皇位若是要传下来的话,本王才是第一顺位继承人。”

  听了这话,宗政贤一贯冷静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丝裂缝:“既然如此,你如今又是在做什么?”

  “很明显啊,本王在自保。”孟祁焕神色十分轻松的说道:“难道大皇子以为本王只是想扶三皇子坐上九五之尊的位置吗?”

  “但这大可不必……”宗政贤有些急了。

  “不必什么?”孟祁焕好整以暇的看着宗政贤:“是不必自保,还是不必与三皇子共谋大业?大皇子当年能以那样一出好戏瞒天过海,本王又怎么能确定,大皇子如今的笑脸下是否满是算计?”

  宗政贤一身风度被孟祁焕几句话拆得所剩无几,此时也敛去了脸上的温和,冷声道:“你很清楚父皇是站在我这边的,你确定要和老三一起同我作对吗?”

  “大皇子未免太过自信了,若是陛下真的属意于你,又怎么会立三皇子为太子。”孟祁焕饮完了自己的茶,将小巧的茶杯拿在手里细细把玩:“莫说什么此前你身不由己不能现身,你且想想,你隐匿行踪两年国朝都空设太子之位,为何在今年年初的时候突然立了三皇子为太子。”

  “那是因为你在那个时候回国都了!”宗政贤逐渐露出了冷厉之色:“若是你依旧待在西北小山村里,父皇自然不会立太子!说白了,父皇只是为了留住你罢了!”

  “哦?是吗?”孟祁焕气定神闲:“我在西北山村里的事情既然你知道,那么陛下也一定知道。可你为什么不想想,为什么我在西北山村生活了两年,却在今年突然回国都?难道仅仅是因为三皇子查到了我和你两个孩子的行踪吗?”

  “本王想,经过这两年的独自历练,你应当更加聪敏才对。”孟祁焕面露失望之色:“没想到两年过去了,你依旧冲动,刚愎自用。”

  “……”宗政贤也知道自己没有稳住,轻易的被孟祁焕挑动了情绪,所以此时并没有着急出言反驳,而是静静的拿起孟祁焕的那杯茶,轻轻啜饮一口,旋即笑道:“云雾龙井,好茶!”

  “是西湖龙井。”孟祁焕淡笑拆台:“我小小祁王府,怎么喝得起云雾龙井这样的好茶。”

  宗政贤被他当场拆台,面上有些挂不住:“你现在倒是比过去锋利许多。”

  “毕竟身份不一样了,”孟祁焕皮笑肉不笑:“以前是你的属下,现在是你的叔叔。”

  说完,孟祁焕倒是心情十分好,将茶杯放在茶托上,开始转起了扳指。

  宗政贤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孟祁焕拆台,终于是有些憋不住气了:“宗政文琢,你如今到底想怎样?难道真的打算从我父皇的手里接过皇位不成?”

  “是又如何?”孟祁焕毫不否认:“天下独一的权势,你以为有几个人能拒绝?”

  “所以你是在利用老三?”宗政贤面色阴狠。

  “你也可以这么理解,虽然我未必就会这么做。”面对宗政贤的质问,孟祁焕泰然处之,表情都没怎么变过。

  “你就不怕我用沐川和灵犀来威胁你吗?”宗政贤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那你可就是真禽兽,连自己的儿女都能牺牲。”孟祁焕认真的顶了回去。

  “……”宗政贤无言以对。

  他一直都没有真的相信孟祁焕倒台选择了宗政宇,所以总想着有机会找孟祁焕私下谈一谈。今天好不容易找到了机会,却没想到孟祁焕这么滑不溜手。

  宗政贤在孟祁焕这里试探了半天,把自己的目的兜了底不说,连孟祁焕的态度都没有试个明确。

  “皇叔所言极是。”宗政贤使劲压下心中的火气,尽力平静道:“本殿今日去国公府探望翰容夫人时,见她面色不虞,好像是病了,皇叔是不是该去看看她?”

  “呵,”孟祁焕瞟了宗政贤一眼:“你怎么越活越回去了,专门跑一趟,就为了告诉我这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