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41章 扑朔迷离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1章 扑朔迷离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皇叔虽然表现得对翰容夫人毫不在意,但是我却了解皇叔的为人,绝对不是真的会嫌弃翰容夫人出身的人。”宗政贤恢复了一脸的泰然自若:“想必刻意将翰容夫人送到国公府后,皇叔的心里也十分不好受吧。”

  孟祁焕没说话,面色如常的看着宗政贤,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虽然皇叔极力和皇婶婶撇清关系,但是侄儿知道,皇叔不是薄情之人。”宗政贤见孟祁焕不说话,底气逐渐足了起来:“想必这段时间皇叔心里十分不好受吧?”

  听到这里,孟祁焕好像十分无奈一样,笑着摇了摇头:“大皇子还是和当年一样,喜欢从表面上去揣测别人。若如你所说我只是假装与李月寒和离的话,我又为何把她送回国公府?直接把她和孩子送回西北多好,留在国都还徒惹话柄。”

  “这就是皇叔的高明之处了,故意做得漏洞百出的样子,好像是刻意为之,让别人以为皇叔是做做样子,又让人觉得皇叔是故意做做样子。”宗政贤说着,毫不客气的给自己斟了一杯茶:“但是我了解你,你真的只是做做样子。”

  “嗯,”孟祁焕点了点头:“不得不说,你说的很对。”

  “原本我也不敢确定的,直到皇叔将季心月纳做侧妃,我也才确定自己心中所想。”宗政贤恢复了一派翩翩君子的模样:“皇叔到底还是做得太多了,露了马脚。”

  “啪啪啪——”孟祁焕赞赏的鼓起了掌,却是没有再说什么,反而还给宗政贤空了的茶杯斟满了茶。

  “皇叔不打算说什么吗?”宗政贤终于感觉有些尴尬了起来。

  孟祁焕挑了挑眉:“我没什么好说的呀,你都把我的举动全猜中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听了这话,宗政贤皱了皱眉头,“皇叔这样做派,难道就坚信国公府能保护好翰容夫人?”

  “你觉得呢?”孟祁焕笑了笑:“国公府根系庞大,你如果想招惹的话,就尽管去好了。”

  “……”宗政贤摸不透孟祁焕的意思,总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但是看孟祁焕现在的态度,他又觉得自己好像落入了孟祁焕的陷阱之中。

  而且孟祁焕说得很对,如果孟祁焕真的想要保护李月寒的话,把她送离国都才是最好的方式。但是孟祁焕又提醒了宗政贤,兴国公府门生广布天下,同样也不是好惹的。

  如果他猜对了,孟祁焕就是要保护李月寒,那如今李月寒是国公府的千金,他也不能明面上动李月寒。

  所以……其实李月寒在这场皇权博弈之中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了。

  想明白这一点,宗政贤深深的看了一眼孟祁焕,再一次感觉到这个男人对局势的把控力。

  “天黑了,本王就不留大殿下用晚饭了。”孟祁焕说着,抬手将宗政贤面前的茶杯一口气倒满溢出,然后潇洒起身离开了花厅,也不管宗政贤是什么反应。

  宗政贤的到来是孟祁焕意料之中。说实话,从孟祁焕把李月寒送回国公府之后发生的每一件事,都在孟祁焕的预料之中。

  包括,但不限于宗政轩吩咐人挑唆季心月去国公府闹事。只是他没想到季心月对和李月寒作对这件事这么坚持,被他警告一次不够还要去第二次搞事。

  就连慕王妃带着皇宫的上次和皇后娘娘的问候参加满月宴这件事,孟祁焕都算得准准的。只是他原本以为宗政贤会在向凌云帝求保宗政轩之后上门,没想到宗政贤来得比想象之中还早。

  不过也好,他来得早一点,就让他早一点想不明白。

  国公府。

  李月寒吃过晚饭去看孩子,还没进门就听到奶娘在跟丫鬟聊天。

  “咱们夫人是真命苦,”奶娘叹道:“九死一生才给祁王殿下生了孩子,却没想到祁王殿下是个负心汉,得封王爷之后,不仅跟咱们夫人和离,还把昔日的老相好纳为侧妃,现在还跟花魁月色娘子春风一度……真不知道夫人知道了要多伤心!”

  “嘘,别瞎说,祁王殿下贵为王爷,身边自然会有很多女人贴上去,月色娘子不过是风流场上的女人,哪里能跟我们夫人相提并论!”跟着奶娘一起照顾孩子的那个叫小云的丫鬟这般说道。

  李月寒站在外头,浑身上下被寒气笼罩,却一动不动,一声不吭,只听着里面两个人对话。

  “唉,可怜我们夫人啊,现在一个人带着孩子,外面都不知道怎么嘲讽夫人。我今天跟厨房出去挑土鸡蛋的时候就听到人在议论我们夫人,说我们夫人一定是给祁王殿下戴了绿帽子才会被扫地出门的。再加上祁王殿下之前从来不流连烟花柳巷之地,如今却一掷千金和花魁月色娘子一夜良宵,是在推翻过去那个只钟情于我们夫人的铁骑将军,听得我这个心啊……真是气……”奶娘说着,用力的叹了几口气。

  “谁说不是呢,遇到祁王殿下这样的男人,也算是到了八辈子血霉了。”小云也跟着叹气:“夫人多好的人啊,祁王殿下不是王爷的时候夫人对他不离不弃,现在好了,人家一下成了尊贵的王爷,就看不上我们温柔善良的夫人了,还大模大样的逛红楼,这等负心汉真是该乱棍打死!”

  李月寒还不知道孟祁焕逛红楼的事情,大家也都有意识的不在李月寒面前提起任何跟孟祁焕有关的事情。时至今日,还是李月寒第一次从别人的口中听到孟祁焕做了什么。

  沉声,吸气,李月寒伸出冰冷的手敲了敲门。

  房内的说话声戛然而止,小云开门见到李月寒,吓得赶紧低下了头:“夫……夫人,您什么时候来的……”

  李月寒却没回答,径自进了房间。烧了地龙的房间十分暖和,李月寒搓了搓手,身体回暖之后才去看两个孩子。见他们兄妹吃饱了在睡觉,这才缓缓直起身子,看向一脸忐忑的小云和奶妈。

  “你们说,祁王殿下昨夜和国都花魁月色娘子共度良宵?”李月寒声音清清淡淡:“是从哪里听说的?可是有人故意杜撰抹黑?”

  “夫人,”奶娘到底还是比小云沉稳些,见李月寒问起,索性也不避着了,只叹道:“祁王殿下昨晚一掷千金的事儿,已经成了街头巷尾的谈资了。若没有这件事的话,大家也传不出这样的闲话来。”

  听了这话,李月寒微微垂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