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42章 我们的立场就是夫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2章 我们的立场就是夫人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其实李月寒的想法很简单,以她对孟祁焕的了解,孟祁焕如果真的心里没她了,那以他的的为人,让他去逛红楼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毕竟孟祁焕一直是一个洁身自好的人,这一点作为他的枕边人,李月寒比谁都清楚。

  可如今这个人无缘无故的跑去逛红楼,还传出一掷千金只为春宵一夜的传闻,那只能说是孟祁焕刻意为之。

  或许别人不知道,单只觉得孟祁焕这么做是男人都会做的事情,但是李月寒却很清楚。两人在一起这么久,孟祁焕也时不时听她说后世之事,最初还会反驳,后来也被李月寒说服了,对后世思想接纳颇多。

  所以李月寒相信,孟祁焕是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情来的。尽管最开始她对孟祁焕把自己送回国公府之事心里多少有些怨念,可一旦确定了孟祁焕的行为出自何意,李月寒心头的阴霾便都散开了。

  “好好照顾阿逸和阿宁,外面的事情能不去听就不要听了。”李月寒坐在小床边上看了一会儿两个孩子,许久之后才起身,临走前也就简单吩咐了一下奶娘和小云,然后就走了。

  李月寒走后,奶娘深深的叹了口气:“小云啊,你早晚也是要出嫁的,到时候可千万要擦亮眼睛,不要被那些虚伪的男人骗了,我跟你讲,逛红楼的男人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同理,如今祁王殿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

  回到自己房间的李月寒摘下了披风,卸了妆容正在泡脚,丫鬟红秀一边帮李月寒铺床一边不知道在想什么,一脸心事重重的模样。

  李月寒闲得无聊就开始逗她:“瞧我们红秀这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难道是少女心思萌动了吗?”

  听了这话,在给李月寒梳头的红玉笑了起来:“少女心思萌动的话,夫人会帮红秀做主吗?”

  “那是自然要做主的……”

  红秀被两人说得满脸通红,只能匆匆铺好被子,然后转头看着李月寒和红玉道:“夫人莫要打趣奴婢了,奴婢只是在想方才在小主子房里听到的事儿,心里正为夫人觉得不值呢,哪里就心思萌动了。”

  “哦?”李月寒淡淡应了一声:“为什么为我感到不值?”

  “夫人当初生两位小主子的时候九死一生,险些就没命了,可祁王殿下转头就和夫人和离,还将夫人送到国公府,连孩子都不认了,这样的男人,真不值得夫人惦记!”

  “谁说我惦记他了。”李月寒一脸的淡然:“孟祁焕虽然好,但是他现在可是夺嫡之争里炙手可热的人物,我要是还跟着他,指不定哪个时候一不留神就没命了。”

  听了这话,红秀和红玉同时愣了愣。

  她们姐妹俩是国公府的家生子,定然是比别人更懂一些弯弯绕绕。一开始她们的确为李月寒感到不值,但是转而一听李月寒这么说,当即有些醍醐灌顶之感。

  是啊!祁王殿下是先帝幼子,按照东翰国的规矩,当今陛下若要传位的话,祁王殿下可是第一人选!什么太子不太子的,都得往后靠!

  可祁王殿下如今也是初封亲王,势力尚未成熟不说,还拦在了前太子和现太子前面,无疑是众矢之的,做他的家人,确实不是什么好事。

  想到这里,红秀和红玉立刻后怕了起来:“还好咱们夫人如今已经和祁王没有关系了,不然指不定会被迁怒呢!虽然说前太子为人和善,但是国公夫人说了,前太子就是个笑面佛,可不是那么好相处的人!”

  “对对对,夫人也别为祁王殿下难过,他自己的命自己扛。”红玉附和说道。

  听了她们俩的话,李月寒乐得不行:“你们俩有没有立场啊。”

  “我们的立场是夫人!”姐妹俩齐声道。

  这一夜平安过去,李月寒睡得却不是很踏实。

  自从知道21世纪的李大成过世,王凤被判决之后,李月寒一直都睡得不是很踏实。不得不承认的是,从知道21世纪的李大成死后,李月寒就有一点把对父亲的感情转移到了如今生活在华希县的李大成身上,很多次都想跟方芷兰说,把李大成接到国都来。

  但是理智却不允许她这么做。

  她很清楚自己是情感转移,也很清楚华希县的李大成和21世纪的李大成不是同一个人,可她还是克制不住对父爱的渴望。

  后半夜,大雪纷纷扬扬,国公府十分安静。距离国都不远的华希县一处简陋的房子里,王凤穿着打满补丁的衣服,看着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李大成,重重的叹了口气。

  自从有人来告诉他们夫妻李月寒的身世之后,王凤就一直很后悔没有对李月寒好一点。否则他们大可以去国都投靠高高在上的国公府,而不是被好几拨人警告,最后只能窝在这个漏风漏雨还不保暖的破屋子里。

  最开始王凤从汪兰那儿敲诈了几十两银子,本以为能靠着汪兰那边过上好日子,却没想到转头玉月布庄的人就打上门来,不仅把她敲诈得来的银子抢了回去,还警告王凤他们夫妻不能再去找汪兰的麻烦。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王凤知道自己不能像以前在黑土村那样嚣张了。

  这里是华希县,距离国都不过马车两天的路程,权贵云集,弄死她简直易如反掌。再加上李蓉蓉让人来把林柱带走的时候曾经警告过她不要想着去找李月寒的晦气,王凤逐渐看清了形势。

  夫妻俩靠着李蓉蓉时不时送来的银子勉强维持生活,李大成也在华希县找了份活儿养家糊口。可惜后来听说国都封城,好一段时间没有收到李蓉蓉送来的银子和消息,王凤和李大成的日子越发难过了。

  今年的雪下得格外早,李大成前几天做工的时候不小心摔进了河里,捞起来的时候已经冻得神志不清了。王凤拿出仅剩的一点儿银子给他抓药看病,人还是始终昏迷不醒。

  眼下连下了几天的大雪,王凤帮人洗衣服洗得双手满是冻疮,人家怕她手上冻疮出血把衣服越洗越脏,所以洗衣服的活儿也做不了了。

  看着半死不活的李大成,王凤把剩下半碗米粥一勺一勺的喂进了他的口中。这已经是他们最后的粮食了,若是还没有进项,他们夫妻俩怕是这个冬天都熬不过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