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44章 和离了和离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4章 和离了和离了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听了这话,王凤顿时来了精神:“那我家男人现在这个样子,我该怎么和离啊?他也没可能下床跟我去官府摁手印呀!”

  “那简单,婆婆先帮你找好夫家,到时候跟官府那边一说,让你夫家帮帮忙,给点银子,官家人可以直接上门让你男人摁手印。”龙婆婆见她也有改嫁的意思,顿时热络了不少:“婆婆跟你讲啊,就咱们住的那一片儿那户姓毛的人家前两个月死了媳妇儿,你模样又好,婆婆帮你说道说道,肯定能成。他们家可红火哩,两个儿子都有手艺,出息着呢!你嫁过去啊,就是享福去的!”

  听了这话,王凤愈发精神了:“那婆婆,他们不会看我有个病的快死的丈夫觉得我晦气吧?”

  “瞧你这话说的,他们家还死了媳妇呢,再说了,李大成那不还没咽气嘛!”龙婆婆索性把王凤的手往自己胳膊肘里一拐,两人亲亲热热的商量起了怎么帮王凤改嫁。

  从官府的粥铺领了粥回来,道别了龙婆婆,王凤才后知后觉的想起,出门的时候好像李大成就凉了。

  这么一想,王凤赶紧进门,却见到李大成靠坐在床上,虽然双眼紧闭,但是胸口却是上下起伏,还有气。

  听见动静,李大成缓缓睁开眼睛,见到王凤的时候明显闪过一丝怔忪。

  “没死呢?”王凤表情淡漠,回身关了门,把带回来的那碗已经凉了的粥放在床头:“给你拿了点儿粥回来,赶紧喝了吧,今天可就这么一顿了。”

  “凤儿……”李大成缓缓开口,似乎想说什么。

  王凤却露出了不耐烦之色:“凤儿什么凤儿,你知不知道我都快被你拖累死了!”

  听了这话,李大成垂下眼睛,倒是没再说什么,把那碗凉透了的粥端了起来,一饮而尽。

  见他还吃得下东西,王凤知道李大成一时半会儿是死不了了,便主动提起了和离:“隔壁龙婆婆看我一个女人生活过得难,打算帮我跟前两个月死了媳妇的毛家说说亲,你要是还有点良心,等这门亲事说好了,就跟我和离吧。”

  “和离?”李大成皱了皱眉:“为什么要和离?”

  “你还有脸问我为什么呢?”王凤叉腰,一脸的厌烦:“从入冬以来都是我养着你,你做工赚的那点儿银子全让你喝药喝没了,眼下你自己的身子自己清楚好不好,别死到临头了还想拖累我!我宁愿做一个跟夫家和离的女人也不愿做一个死了丈夫的寡妇!”

  听了这话,李大成一脸震惊和不解:“但是和离对女人的名声不好……”

  “再不好能不好过死了丈夫的寡妇吗?”王凤一脸的厌恶:“临了临了,你还是想死都拖着我是吧!”

  李大成没再说话,垂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犹记得,昨晚睡前王凤还在说,嫁给他这么多年,是她愧对了。怎么今天一睁眼,就不是那样儿了?

  “你好好想想吧,我去帮龙婆婆干活儿去了。如今我还指望着她老人家帮我说媒,不好当个懒婆娘。”说完,王凤起身就出了门。

  看着王凤的背影,李大成一脸若有所思。

  当门关上后,李大成咳了几声,终于是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谁也不知道,此时的李大成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李大成了。从他落水开始,李大成就已经死了,如今活在李大成这身子里的,是李月寒真正的爸爸,后世那个被王凤误杀了的李大成……

  病中这段时间,李大成的神智时而清醒时而模糊。原主的执念一直缠着他,说他鸠占鹊巢,说他还想霸占他的老婆。

  可如今一看,王凤已经准备改嫁了,原主的执念突然就松了。李大成能感觉到一直和他争夺身体控制权的那股力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暖流,从身体某处涌了出来,缓缓汇入四肢。

  一直因为病而没有力气的他,在合眼的这一刻突然觉得身体舒服了不少。

  龙婆婆做事倒是快的,大概也是怕李大成死了,王凤真成了寡妇不好说媒,很快就带着王凤去毛家给毛家人相看去了。

  王凤这么多年就没怎么做过重活儿,所以比起一般的妇人倒是显嫩不少,毛家当家的当时就相中了王凤,两人甚至直接进了屋。

  龙婆婆也不打算拦着,在毛家小院子里跟毛家人套起了近乎,对里头的动静充耳不闻。

  毛德尝过了王凤的滋味之后很干脆的拿了银子给王凤,让她去找官府的人上门和离。王凤是个会看脸色的,毛德给了她二两银子,她就分了一贯钱给龙婆婆,说是感谢她的。

  在官府挂上号后,王凤就回家去等着了。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一天下来,李大成就一个人住在破院子里。王凤回来的时候春风满面,李大成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明天官府的人会上门来给咱俩办和离,你只管摁手印就成了。”王凤跟了毛德,如今看李大成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说完话后,怎么都不愿意在李大成身边躺下,转头就去了隔壁龙婆婆家住了一晚。

  第二天,官府的人果然上门来了。摁手印之前,李大成看着王凤,道:“你真的打算跟我离……跟我和离吗?”

  “费什么话呢,”王凤不耐烦的率先摁了手印:“你的身子怎么样不用我说你也清楚。我女儿现在在国都当少夫人,没了你我还是我女儿的娘,你女儿却是连你这个爹都不认了,我跟着你还不是过苦日子!”

  听了这话,李大成叹了口气,抬起手,在和离书上摁了手印。

  摁完了手印,王凤连一刻都不想呆下去。送走了官府的人之后,迅速把家里稍微值点钱的东西都收了起来,连李大成身上盖着的被子都被王凤拿走了。

  当天下午,王凤就住到了毛家去了,连酒席都没摆,上午和离,下午就和毛德领了婚书,成了毛家人。

  李大成悲哀的躺在空荡荡连被子都没有床上,脑袋里闪过的全是原来的李大成和王凤生活的影子。

  他真是想锤爆原来李大成的脑袋,到底是多昏头,才会对自己的女儿那么冷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