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45章 送来了银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5章 送来了银子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龙婆婆还算有点心,撮合成了毛家和王凤之后,毛家给她封了个大红包。晚上她回家的时候顺便上李大成这边看了一眼,见李大成连床被子都没有,为了御寒只能把所有的衣服穿在身上的时候,不由得起了恻隐之心,把家里的破被子给李大成拿了过来。

  “大成,你也别怪婆婆多事。你家那位看着就知道不是个能跟你吃苦的,与其两个人捆在一起互相厌烦,还不如早早放她自由,说不定她在毛家过得好了,还能接济你一点儿。”龙婆婆说这话自己都觉得不相信。

  李大成虽然不是原来那个憨货李大成了,但是从憨货李大成的记忆里还是不难了解王凤是个什么样的人,当时就摇了摇头:“不怪你多事,就像你说的,她不可能跟着我过苦日子,更不可能在毛家过得好了还能接济我。我了解她,她现在只求我赶紧死了才好。”

  听了这话,龙婆婆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觉得心虚得很。

  “就算没有龙婆婆牵线,她也早晚会走上这一步的。”李大成见龙婆婆有些尴尬,念在人家给自己送了被子的份儿上,李大成便主动帮龙婆婆减轻心里的负担:“放心吧,我不会那么容易死的,至少她今天说对了一句话,我还有个女儿呢。”

  虽然不知道在原主做了那么多糟心事之后,原主这个和自己女儿同名的女儿还认不认他这个爹,但就当是给自己一份念想也好。

  “你能这么想是最好的了。”龙婆婆赶紧接话:“放心,王凤那女人走了就走了,婆婆管你……管你……”

  “管我身后事吗?”李大成一针见血的问道:“我说了我会好好活下去的,您给了我一床被子,已经是有恩于我了。”

  “哎……哎……”龙婆婆没好意思再待下去,只能应和着点了点头,匆匆离开了。

  李大成叹了口气,把被子紧紧的裹在身上睡了过去。

  屋外的雪下一会儿停一会儿,静悄悄的十分安静。王凤走后,没了执念,李大成重生在这个时空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睡了个好觉。

  此时,国都。

  李月寒早早睡下了,后半夜却发起了梦。

  梦里李大成拉着她一直在哭,说着对不起她,不该忽略她这么多年。如今他死了,希望李月寒能原谅他,再怎么说他也是李月寒的爹云云……

  第二天李月寒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心里有些发慌,差人去柳宅把李蓉蓉找了过来,头一次问起了李大成和王凤在华希县的生活。

  “爹娘的生活不是很好,”李蓉蓉平静道:“起初我娘打着你的名义敲诈了一个绣娘一些银子,后来被绣庄的人打上门来,把银子要了回去不说,还警告我娘不许再去骚扰那个绣娘。”

  “从那以后,爹就在码头找了个搬货的活儿勉强糊口,我娘的性子你也知道,但凡爹还能做得了工,她就不可能出去谋生,所以一直都在家里养着。一个多月以前,爹搬货的时候掉进了水里,从那之后就一直病着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蹙眉问道:“你没管过他们夫妻吗?”

  “国都封城之前我每十天会托人送一些银子过去,”李蓉蓉答道:“后来你的人把林柱从华希县接到国都之后,柳家也发现了我给他们送银子的事情,他们看得严,不让我再送银子过去,又遇到封城,我就没管过了。”

  “那李大成落水的事情你怎么知道?”李月寒又问。

  “国都不是解封了嘛。”李蓉蓉叹了口气:“我也是前两天收到的消息,正想着要找机会出门让人带点银子给爹看病,你就让人来找我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让红秀拿了张银票出来,后道:“既然我知道他病了,也不好当不知道,你找个信得过的人,把这银票送到他手里,不要让王凤发现了。”

  “你不说我也会嘱咐不要让我娘发现的,我太了解她了,要是知道你给爹送银子了,肯定是会咬着不放的。”李蓉蓉低头接过了李月寒手里的银票:“我替爹谢谢你。”

  “没有必要,”李月寒摆了摆手,强自压下心里那一点莫名的心慌,又和李蓉蓉说了几句话,就让李蓉蓉赶紧去办事儿了。

  马车从国都到华希县要跑两天,但是要是肯花钱找脚夫跑一趟的话,一天就能到华希县。

  于是第二天中午,李大成就收到了从国都来的脚夫送来的银票。李月寒给了一百两,李蓉蓉也拿了五十两,李大成一下子就有钱了。

  但是李大成没有声张,等到隔壁龙婆婆不在家的时候,他才一件一件披上衣服,然后挑着没人的小路去了医馆。医馆里本是不让人住的,但是李大成给了二十两银子,又说自己家里没人照顾,医馆无奈也只能让李大成住了下来。

  拿着一百五十两银子,李大成在医馆住了五天,花去了七十两,又付了三十两的人工费,李大成揣着剩下的五十两离开了医馆,往破屋走去。

  半道上,李大成遇到了不知道干什么去的王凤,本欲躲开她走的,却没想到王凤依旧改不了捧高踩低的毛病,见到落魄的李大成,王凤起初愣了一下,随后跟身边的人笑了起来:“看见没,那是我以前的丈夫,跟个死狗一样的,我跟着他可没少吃苦!”

  “还好你和离了,嫁到了我们毛家,我大哥是个疼人的男人,不会让你再过苦日子的。”说话的女人应该是毛德的妹妹了。

  “是啊,还好我遇到了你大哥,不然我就得跟这个死狗一样的男人一直窝在四面漏风的破房子里,你看看我的手,当初他重病,我为了给他看病,给别人洗衣服挣钱,这手都烂成这样了。”王凤一边说着一边假模假样的掉眼泪:“要不是大夫后来告诉我他好得差不多了,我也不会放心改嫁。做人媳妇做到我这个份儿上,算是重情重义了吧!”

  李大成就一声不吭的听着王凤说话,站在风雪里的他十分沉默,但是看着王凤的眼神里仿佛有刀子,狠狠的剜着假哭的王凤。

  他承认王凤最开始帮人洗衣服的确辛苦,但是原主勤劳能干,在病倒之前就攒了不少银子。王凤没帮人洗几天衣服手就烂了,后面花的全是原主攒的钱!

  罢了罢了……李大成本想跟王凤说道说道,但是转而一想,自己到底是占了别人的身子,也不好对别人的家人说什么,便打算转身离开。

  “站住,谁让你走了!”王凤却不干了。李大成死了也就算了,如今李大成没死,王凤是一定要狠狠的奚落他,否则传到毛家里,指不定让人误会她还对李大成有情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