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48章 烈岚国使臣来到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8章 烈岚国使臣来到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大成一个人动手补房子,做得很细致,所以很慢。足足花了三天的时间,才把这个四面漏风的房子算是给修好了。

  因为之前就说了拉板车是借的,所以李大成还得出城去还车。然后借着还车的借口,买了十斤陈米回来。

  这时候李大成的身子已经好了不少了,每天虽然是蹭官府粥铺的一顿饭,但是官府的粥铺分量足,吃上一大碗,的确很定饿。

  而冬天大家都穿得多,李大成更是穿得破破烂烂稀稀拉拉的,所以十斤陈米藏在肚子上用破衣服挡着,再做出一副虚弱的样子,拄着木棍经过龙婆婆门口回家,也没有引起龙婆婆的注意。

  又歇了两天,李大成这才开始去码头搬货。龙婆婆观察了好几天李大成的生活,觉得他真的是个穷酸鬼之后,就对他彻底失去了兴趣。

  本来还想着李大成这病好了老婆却跑了,她打算给李大成说门亲事呢。

  可看李大成穷成这副鬼样子,想来找遍整个华希县也不会有人愿意嫁给他的。

  回到码头上搬货的李大成得到了工友们的热烈欢迎。原主李大成是个闷声干活儿的人,平日里不喜欢掺和是非,所以大家对他的印象还挺好。得知李大成病重的时候媳妇居然和离改嫁了,大家对这个男人又多了几分同情,看着他的目光都多了几分怜悯。

  工头更是在第一天结工资的时候多给他算了几文钱,说是让他买点儿水酒回家暖身子。

  李大成也没有解释什么,乐呵呵的接受了。

  入冬越深,雪就越大。

  大家都在说今年的雪下得离奇,不仅下得早,而且第一场雪下下来开始就没停过。

  李月寒站在房门口看着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不由得想起了孟祁焕。

  自从宗政贤在朝堂上开始帮宗政轩脱罪开始,李月寒每天都能从余泽方那里听到有关孟祁焕的消息。

  孟祁焕自然是主张将宗政轩定罪的,但是宗政贤不知道从哪里找了证据出来,于是,如意阁地宫成了宗政轩的管家干的,和烈岚国交好成了江明干的。

  宗政轩府上的管家孟祁焕没有办法,但是孟祁焕连夜把江明从西北接了过来,和山吉上将一起当堂指认宗政轩里通外国,本以为这样就足够定宗政轩的罪了。

  但陈家却在这个时候起了内讧,一部分人认为应该保下宗政轩,毕竟他们扶持宗政轩这么多年了,心血不能毁于一旦,并且不认为宗政宇和孟祁焕这两个新主子有宗政轩好拿捏。

  另一部分觉得宗政轩所犯罪过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就算再来几个宗政贤,宗政轩都是要死的,坚持说服族人要站在宗政宇和孟祁焕这边。

  所以宗政轩里通外国的罪名被拿到堂上来论的时候,宗政贤把陈家送来的替罪羊丢了出来,声称一切都是陈家这个罪人的错,是他打着宗政轩的名义里通外国的。

  对此,凌云帝大怒,要诛陈家全族。

  但是宗政贤却阻止了凌云帝,说陈家是东翰国开国功臣,不能罪名连坐,否则会寒了人心。因此,凌云帝只下令诛杀那一人。

  对此,孟祁焕和宗政宇都保持缄默。最后,宗政贤成功保住了宗政轩的命,但是宗政轩却被关入了宗人府,终生囚禁。

  这一场拉锯战,孟祁焕、宗政宇还有宗政贤都不是赢家,最大的赢家是凌云帝。

  不仅通过宗政贤这些年的暗访和孟祁焕、宗政宇这次的出征狠狠打击了暗中发展得十分庞大的陈家,还避免了父子相残的局面,尽管宗政轩只能生活在宗人府的大牢里,但是好歹是保住了一条命。

  假以时日,关了他十年二十年,放出来还不是找个借口就够了。

  而就在宗政宇一案有了定论之后不久,临近年关的时候,烈岚国派遣使者出使东翰国,送来了烈岚国的降书和烈岚国国王的亲笔信。

  烈岚国国王亲自之人宗政轩拉他一起谋反,并且详细的指出了宗政轩和陈家沆瀣一气的细节,还供出了宗政轩和陈家囤养的私兵在什么地方。

  凌云帝大怒,特派兵部侍郎丘大人调动了京郊五万士兵,将宗政轩和陈家囤养的私兵营一举捣毁,二十万人尽数投降。

  事情至此,已经不再是孟祁焕和宗政宇要宗政轩死了,烈岚国国王的信上说,他们也是被宗政轩蛊惑上了贼船,如果不是宗政轩一而再再而三的承诺他,一旦宗政轩登基为皇,就割让南方三省给烈岚国的话,烈岚国是绝对不会掺和东翰国内政的。

  甚至烈岚国国王的信上还说,当年兴建府之所以会被烈岚国打下,全是因为宗政轩的计谋。是他想要扳倒拥有兵权的季家,所以在两军交战之时安排人打开了城门,季家大少是战死沙场,并非是临阵脱逃。

  之后季家为了保住全族,只能把季心月嫁到了陈家。季家的兵权也因为季家大少爷的事情被皇上回收,季家彻底成了陈家的附庸,壮大了陈家的力量的同时,也给他们烈岚国带来了好处,所以他们的结盟才会一直进行下去。

  使臣受烈岚国国王的命令,这封亲笔手信是在早朝时候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念出来的,信的末尾,烈岚国国王称,他已经交代了所有和宗政轩来往的细节,并且把所有来往书信和信物都让使臣带到了东翰国,只为换回山吉上将平安回国。

  “神威天武的东翰国皇上陛下,这是我们烈岚国的诚意,希望皇上陛下可以下令放了我们的山吉上将,让他回到家乡过一个团圆年。”念完降书又念完了书信,烈岚国的使臣跪倒在地,整个人几乎完全匍匐,态度十分虔诚。

  原本听到降书上烈岚国要归还兴建府的时候,凌云帝脸上的喜悦几乎要绷不住溢出来了,但是听完了烈岚国国王的书信之后,整张脸黑得几乎能挤出墨汁。

  他想发火!他想杀人!

  他知道宗政轩做了多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但是他只有三个儿子!他舍不得!可为什么作为皇上想要保护自己的儿子都做不到!

  或许是凌云帝让烈岚国的使臣跪了太久,孟祁焕懒洋洋开口:“陛下,臣弟觉得烈岚国此次诚意十足,而且山吉上将幽居我府上的时候也十分配合,不如就答应了烈岚国的要求吧,毕竟他们只要一个山吉上将,却愿意把当年在季家手上丢失的兴建府还回来,这笔买卖怎么算怎么划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