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49章 一国之君的手书都没有分量吗?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9章 一国之君的手书都没有分量吗?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孟祁焕说的也是诸位大臣心里想的。

  不管大家站的队伍是保皇派、宗政贤派还是宗政宇孟祁焕派,但是能站在朝堂上说话的,都是真心实意想为东翰国做政绩的人。

  烈岚国使臣带来烈岚国国王的手书里透露出来的内容太过爆炸,他们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而这个时候身为亲王的孟祁焕站出来把话题引到了东翰国国土上,大臣们几乎是一窝蜂的附议了起来。

  凌云帝见大家都没有去提及烈岚国国王手书的内容,强压下心头里的震怒,摆了摆手,故作和蔼道:“祁王说得对,既然烈岚国此次诚意十足,那就让山吉上将尽快榻上返回故土的路吧。”

  听了这话,烈岚国使臣再度山呼万岁,然后才退出了金銮殿。

  烈岚国使臣一走,凌云帝心里立刻条件反射要退朝,但是还是晚了一步,孟祁焕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喊住了他:“陛下,此前大殿下言之凿凿里通外国的是陈家庶子,可如今烈岚国国王亲自呈上证据证明是二殿下所为,殿下是否应该还陈家一个公道?”

  说着,孟祁焕轻轻掸了掸亲王蟒袍上不存在的灰尘,眼神轻轻扫过在场的大臣们,声音清冷,却压迫感十足:“毕竟陈家是开国功臣,东翰国建国三百多年,总不能把这么大一个罪名扣在开国功臣世家上,哪怕此人只是一个庶子,但是那也是陈家庶子,是开国功臣的子弟。”

  凌云帝听了孟祁焕的话只觉得眼前一黑,差一点儿没忍住就昏过去了。

  孟祁焕这是在搅局!彻彻底底的搅局!

  凌云帝的私心就是保下宗政轩一条命,哪怕在这之前他曾经让宗政贤暗中搞了宗政轩那么多年,但是临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是舍不得处死自己的亲儿子!

  但是孟祁焕不答应!

  凌云帝甚至都启动了自己安插在陈家的人,硬生生将陈家分成了两个派系,然后从其中推出了一个无足轻重的庶子来给宗政轩顶罪,并且都已经退了一大步同意把宗政轩终生圈禁在宗人府了,孟祁焕还是不答应!

  他要宗政轩死……

  为什么!为什么他一定要宗政轩的命!

  “兹事体大,容后再议吧。”凌云帝一脸疲倦的摆了摆手就要起身退朝。

  孟祁焕却是丝毫都不肯退让:“陛下,烈岚国使臣入我东翰,献上了最真诚的诚意,难道陛下还坚持要庇护二殿下的罪责吗?臣弟斗胆提醒陛下,烈岚国使臣入我国都,用不了多久,烈岚国国王手书亲自承认是二殿下和烈岚国有来往的消息马上就会传遍国都,陛下是想让你的子民百姓都认为你昏聩包庇吗?”

  孟祁焕的话说得毫不留情,就连宗政宇都暗暗捏了把汗,生怕凌云帝一个生气,不仅没把宗政轩处死,反而把孟祁焕处死了……

  “朕说了,兹事体大,容后再议……”凌云帝已经克制不住自己神色之中的杀意了……

  “事关国体,还请陛下早下决断。”孟祁焕勾唇轻笑,他一点儿也不想容后再议:“况且消息传到了陈家的耳朵里的话,难免会被开国功臣世家认为,陛下是想让陈家顶了这卖国求荣的罪,换来二殿下平安一生。到时候,陛下可就要背上千古骂名了。”

  “你……”凌云帝气得手抖,指着孟祁焕半天说不出话来。

  自从孟祁焕这厮认祖归宗之后,他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像今天这样直接在朝堂上说他昏聩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而且每一次都跟宗政轩有关!

  一开始凌云帝还认为孟祁焕是在为宗政宇撕扯利益,后来才发现,孟祁焕压根儿不管在宗政轩这件事儿上宗政宇能获得多大的利益,他要的就是宗政轩死!

  “你为什么一定要轩儿死!”凌云帝终于当众问出了这个萦绕心头许久的问题。

  孟祁焕倒是不慌不忙:“臣弟没有要谁死,臣弟只是希望陛下能秉公处理,不要让清白之人蒙冤受难。”说完,他倒像是受了委屈一样,装模作样的鞠了一躬,退回了大臣们的队伍之中。

  听了这话,凌云帝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便把目光送到了宗政贤那里。

  从烈岚国使臣出现开始,宗政贤就一声不吭。宗政贤想要卖宗政轩一个好,从而换来陈家一部分人的支持,总不能什么都让凌云帝冲在前面。

  “皇叔所言甚是,”宗政贤顶着凌云帝的目光,还是站出来跟孟祁焕对线:“只是这通敌与否一事只是烈岚国国王一面之词,相比较陈家那位庶子的证据确凿来说,并不能给二皇弟定罪。”

  “哦?”孟祁焕歪了歪头看向宗政贤:“本王还是头一次听说,一国之君的亲笔书信分量还比不上一些疑点重重的所谓证据。大殿下,还请慎言。”

  听了这话,宗政贤也有些词穷。

  诚如孟祁焕所说,烈岚国国王的手书毕竟是一国之君的亲笔书信,分量实在太重了……

  “皇叔,凡事讲证据,我们也不能确定那使者当庭诵读的是否是烈岚国国王亲笔书信,说不定烈岚国国王对轩儿有意见,特意让身边之人写了手书来诬陷轩儿也不一定呢?”宗政贤再度试图帮宗政轩开脱。

  “大殿下所言甚是。”孟祁焕突然赞同的点了点头:“为了验证手书是否为烈岚国国王亲笔所书,信上内容是否属实,臣弟恳请陛下同样书信一封,快马送至烈岚国王庭,请烈岚国国王道我东翰国国都出庭作证,为二殿下证明清白。”

  “……”

  “……”

  大家听到孟祁焕的话都有同样的一个想法。

  这个祁王殿下该不会是疯了吧?烈岚国虽然重新恢复了东翰国属国的身份,但是好歹烈岚国国王也是一国之君,本来跟东翰国皇子有来往就已经是十分过分的事情了,他还要人家国君亲自到国都来指认???

  烈岚国国王要是敢来他就真是个憨批了……

  “朝堂之上,还请皇叔严肃一些,莫要开玩笑了。”宗政贤清了清嗓子,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本王还以为是大殿下在开玩笑呢,原来是本王会错了意。”孟祁焕说着,拱了拱手,似笑非笑:“看来大殿下也明白烈岚国国王的手书不可能造假和刻意构陷了,毕竟构陷皇子,对一个属国来说没有半点好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