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50章 头铁的背后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0章 头铁的背后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孟祁焕的话让不少人宛若醍醐灌顶一般醒悟了过来。

  是啊!一个属国国君特意亲笔手书来构陷母国皇子,是得多想不开才能干得出来?想灭国了吗?

  回味过来这一点,整个朝堂再度陷入了僵局之中。

  宗政贤从来都不是孟祁焕的对手,这一点凌云帝今时今日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想到这里,凌云帝疲倦至极的挥了挥手:“今日早朝就到此为止吧,朕身体欠安,明日也罢朝了。如公公,退朝吧。”

  说完,凌云帝不再看任何人,说着身体不舒服,可跑得贼快。一眨眼的功夫就没了影子。

  见状,孟祁焕垂下眼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宗政宇走到孟祁焕身边,低声道:“皇叔,刚才你可太咄咄逼人了,就不怕父皇迁怒于你吗?”

  “怕能成事吗?”孟祁焕反问宗政宇:“若是因为怕,就放过能把宗政轩彻底除掉的机会,那么将来宗政轩卷土重来的时候,死的只会是你和我。”

  说完,孟祁焕抬脚就往外走去。

  看着孟祁焕的背影,宗政宇有些郁闷。

  他这段时间越来越感觉奇怪,如果只是为了他筹谋的话,得了凌云帝一句宗政轩终生圈禁于宗人府的口谕其实就够了。哪怕陈家还有宗政轩的追随者,但随着时间的迁移,他们早晚也要放弃。

  毕竟皇上金口玉言,是不能轻易推翻自己曾经的命令的。

  但是孟祁焕这样咄咄逼人只想要宗政轩的命的做法,却让人很是不解。

  难道是宗政轩曾经做过什么事情?

  是如意阁地宫吗?

  讲实在的,宗政宇一母所出的月瑶公主也是如意阁地宫的受害者,但是宗政宇除了刚救出月瑶公主那段时间恨不得杀了宗政轩之外,现在提起宗政轩,已经没了那么强烈的杀意。

  那么……孟祁焕到底是为什么这么恨不得置宗政轩于死地呢?

  想到这里,宗政宇突然脑袋一亮,赶紧追上了孟祁焕的背影,低声问道:“皇叔,我听说翰容夫人生产的时候之所以会九死一生是因为中了毒的缘故,所以你女儿刚出生就没了气息,要不是大哥用秘法把孩子从乱葬岗救回来的话,怕是孩子都活不成了,这件事是不是和二哥有关?”

  听了这话,孟祁焕懒洋洋的看了一眼宗政宇,并没有回答。

  宗政宇却仿佛得到了某种肯定一样:“我就知道一定是这样!你的逆鳞从来都是翰容夫人!”

  “三殿下似乎忘了,本王和翰容夫人已经没有关系了。”孟祁焕面无表情答道:“再者,翰容夫人生产的时候,本王不在国都,如何知道国都发生的事情,三殿下还是不要胡乱猜测了,毕竟本王不想跟那个村姑再扯上什么关系。”

  听了这话,宗政宇连连点头:“皇叔教训得是,我记下了,以后绝对不会再在皇叔面前提那个村姑!”

  见宗政宇接话这么快,孟祁焕也没再说什么,出了宫就上了王府马车。

  一进马车,他脸上慵懒的表情一凛。

  宗政宇猜的一点没错,孟祁焕也从未刻意掩饰自己对宗政轩的杀意。

  李月寒生产的时候大出血,谷大夫在孟祁焕回京的时候就已经告诉他是因为中了慢性毒药。而且这毒药很奇怪,平时根本没办法发现,只有在妇人生产的时候,毒素会迅速扩散至全身,孩子出生以后若是没有及时剪断脐带的话也会染上这毒。

  而当初孟婴宁就是因为剪脐带剪慢了,所以才会一出生就被判了死亡。

  如果不是李月寒的身体在碧玉章长年累月的影响下早已经十分健康的话,只怕李月寒那次大出血就没命了。

  而且谷大夫研究许久之后断定,这种毒是以蛊虫释放。

  那蛊虫应该是很早就被人种入李月寒体内了,一直处于休眠期。直到李月寒生孩子的时候苏醒,险些要了她母子三个的命。

  这一笔账,孟祁焕是无论如何都要跟宗政轩算算清楚的。

  虽然孟祁焕不知道宗政轩是什么时候,以什么方法把蛊下到李月寒身上的,但是一点也不妨碍他想取宗政轩的性命。

  国公府。

  李月寒仔仔细细听了人说完今日朝堂上发生的事情,也十分不解的皱起了眉头:“祁王好像对二殿下的杀意很重,这是为什么?”

  余泽方本来不上朝,只想做个闲散国公爷。但是这段时间为了让李月寒能知道孟祁焕在做什么,专门派人在皇宫门口等着自己的学生,有一个算一个,一下朝就被请到国公府来给李月寒讲今天祁王殿下在朝堂上又有什么惊人之举。

  最开始大家还会腹诽几句李月寒都跟人和离了还那么关心人家。

  但是次数一多,大家也都开始同情起了李月寒。

  多惨一女的啊,九死一生给那个渣男祁王生了一儿一女,结果人家一封王就把她给踹开了,但是呢,她还是十分关心这个渣男王爷,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祁王殿下帮着三殿下拉拢陈家,自然是恨不得二殿下当场没命了。而且此次大殿下那边为了保住二殿下,从陈家里找了一个无足轻重的庶子来给二殿下顶罪,若是祁王殿下能帮这个顶罪的庶子洗脱罪名的话,无疑是又卖了陈家一个好,这个好不管陈家要不要,多少也能全了这个开国功臣世家的脸面,利益所得,在祁王殿下眼里二殿下自然是得把叛国这个罪名坐牢的。”

  今天来给李月寒讲孟祁焕的人破天荒耐心的给李月寒解释了一番孟祁焕这么做背后的原因。

  听了这话,李月寒倒是赞同的点了点头:“这么说也对,毕竟大家分属两个阵营,自然是希望对方的力量越弱越好。陈家现在尚且没有全部归顺到三殿下麾下,但若是二殿下一死,陈家大概率是不会投靠大殿下的,毕竟大殿下假死离京的几年里没少给陈家下套使绊子。”

  “是这个理儿。”余泽方的学生赞同道:“没想到翰容夫人有这等见地,实在是让在下佩服!”

  听了这话,李月寒摆了摆手:“你别嫌我烦才好。到底那是我孩子的爹爹,我总是不希望他一不小心一命呜呼的。”

  “翰容夫人言之有理……”那人说完这话不由得暗中拭了一把冷汗。

  祁王殿下会一不小心一命呜呼?

  皇上该担心的应该是祁王殿下会不会一时兴起直接围攻国都吧……祁王殿下哪里有一命呜呼的机会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