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51章 余兰的打探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1章 余兰的打探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朝廷上的事情,很快就被邸报编撰出来发往大街小巷。

  邸报是东翰国立国的时候就设立的新闻机构。原本只是用来宣传朝廷新提出的一些法案律例,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更喜欢邸报上发表的杂文轶事。

  而每日朝堂上的大小事,都会被邸报挑挑拣拣写成文章,经过重重审核之后拟成邸报,在每天的傍晚由专人送到书社去发售。

  今天邸报用了近一半的篇幅来描述孟祁焕今天的惊人之举,甚至用了祁王殿下疑似疯魔的小标题,可以说是揽尽眼球。

  李月寒拿着这并不先进的报纸看的时候,只觉得写邸报的人真是个规避审核的高手。

  邸报内容不仅没有一个字涉及宗政贤,也没有一个字涉及凌云帝,倒是洋洋洒洒几千字把孟祁焕今天在朝堂上的所作所为写的清清楚楚。

  甚至孟祁焕提醒诸位臣公烈岚国国君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写一封信来坐实自己身为属国和母国皇子私相授受这一事的时候,居然被这邸报写成了孟祁焕当庭大放厥词,污蔑烈岚国用心叵测陷害二皇子。

  高手,实在是高手。

  放下邸报,李月寒看向了给她送来邸报的余兰:“多谢表姐。”

  “都是小事儿。”余兰咧嘴笑了笑:“只不过伴随着祁王殿下的回归,国都的局势是越来越紧张了。虽然我是深闺女儿,但是多多少少也能感觉得到,如今不仅国都要变天,只怕整个国家都要变天了。月寒妹妹,你说,祁王殿下……会登基吗?”

  说这话的时候,余兰眼神里闪烁着近乎渴望的小星星。李月寒眯了眯眼睛,倒是没有着急回答。

  “按照旧历,当今陛下传位的话,首先传的也是祁王殿下,”余兰见李月寒不说话,便自顾自的说了起来:“但是几位皇子都把彼此视作竞争对手对抗了十几年,骤然冒出来一个祁王殿下,只怕他们会联合起来对抗祁王殿下了。”

  余兰的想法是没错的,要是李月寒是余兰的话,她也会这么想。

  大家争夺了十几年都没有结果的一件事,怎么可能让一个突然出现的人横刀夺爱。

  但是余兰毕竟是养在深闺里的姑娘家,如果不是这几天余泽方一直拉人到府上来给李月寒将孟祁焕的事情,只怕余兰都不会知道这个祁王殿下有多嚣张肆意。

  可李月寒不是余兰,所以李月寒知道,孟祁焕的出现并没有影响诸位皇子之间的关系。

  就算宗政贤费劲心力想要保住宗政轩,那也是因为宗政轩和陈家之间有过这么多年的合作关系,如果宗政轩能为他所用,宗政贤相当于可以得到陈家的支持。

  而孟祁焕想要除掉宗政轩,为的也是不让宗政贤和陈家有交好的可能。

  毕竟没了宗政轩当润滑剂,宗政贤花了几年功夫伤了陈家的底子,这可是个大仇。

  但是李月寒不是很确定的是,孟祁焕到底想没想过自己登基为皇。

  若是想过的话,他现在依旧在帮助宗政宇,是不是可以说明,宗政宇在孟祁焕眼中只是一个工具而已。

  可若是孟祁焕想过自己登基为皇的话,为什么所做的每一件事,看起来都是在跟凌云帝过不去?

  “月寒妹妹?”余兰见李月寒不说话,以为自己的话她没听懂,便又复述了一遍:“月寒妹妹,我的意思是,你觉得啊,祁王殿下将来会称帝吗?”

  在余兰看来,孟祁焕若是称帝了,她凭借着跟李月寒是表姐妹的关系,多少也能混个妃子当一当。

  但是她毕竟不了解孟祁焕,所以尽管心里看不起李月寒这个村姑,还是想从李月寒这里探一探孟祁焕的喜好。

  俗话说得好,有备而无患嘛。

  “兰姐姐,”李月寒把她的小心思看得透透的,“祁王殿下因为我的关系和国公府已经交恶,他将来就算是登基称帝,也不会想要国公府的姑娘入自己的后宫的。”

  所以你死了这条心吧。

  余兰没想到李月寒说话这么直接,当即脸色有些难看,拿上了邸报,转身就走了。

  看着余兰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中,李月寒微微叹了叹气。

  是得找机会告诉方芷兰,余兰的心气儿有多高了。

  毕竟是国公府的养女,若是她心气儿太高,国公府难免会被她连累。

  这么想着,李月寒低头又推了推孩子们的小床,看着他们兄妹俩恬静的睡颜,满足的笑了。

  夜里的国都愈发寒冷,李月寒索性也没有离开房间。红秀红玉姐妹俩在暖房里收拾了一会儿,给李月寒收拾了一张舒服的床出来。

  伺候着李月寒洗漱后,李月寒陪着孩子睡了下来。

  因为夜里孩子醒来要闹奶,所以暖房里一直亮着一盏烛火。奶娘起床喂奶的时候,李月寒也昏昏沉沉的醒了过来。

  看着奶娘奶孩子,李月寒的心一片柔软。

  只可惜局势所致,孟祁焕是怎么都看不到这一幕了。

  真是可惜。

  李月寒这么想着,翻了个身,自己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李月寒起床之后,红秀和红玉伺候着她梳洗完毕,红玉叹了口气:“我们夫人这么好,也不知道那祁王殿下是怎么想的,宁愿日日流连于外面的野窝里,都不肯好好的跟夫人过日子。”

  “这么说,祁王殿下昨晚又一掷千金和月色娘子共度良宵了?”李月寒笑着问道。

  “嗯嗯……”红玉点了点头:“但是夫人为什么好像都不生气的样子?”

  “没什么好生气的,毕竟他现在又不是我的夫君了。”李月寒说着,认真的看着光滑的铜镜:“红玉,发髻梳高一些,冬天的衣裳都是高领子,发髻太低了顶得慌。”

  听了这话,红玉愣了一下子,旋即拆了已经梳了一半的发髻,重新给李月寒梳了个高发髻。

  自从李月寒和李蓉蓉差人去华希县给李大成送银子之后,那送银子的小哥因为一些私事一直绊在了华希县。临离开华希县之前又去见了一次李大成,今儿一早,一回到国都之后,就迫不及待的去找了李蓉蓉。

  “什么?我爹娘和离了?我娘又嫁人了?”李蓉蓉惊得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