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52章 李大成葬身火海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2章 李大成葬身火海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确实没错。”那小哥点了点头:“我去看你爹的时候,他身子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是生活还是过得比较困苦。破房子虽然修补了,可烧不起炭,屋子里冷得跟冰窖似的。李先生说他现在不缺银子,之所以不放开手脚过生活,也是怕事儿。”

  听了这话,李蓉蓉点了点头,重新坐了下去:“我爹有这种顾虑也是对的,毕竟他和我娘才和离我娘就改嫁了,要是让我娘知道就这前后脚的功夫我和姐姐就送了银子过去,是说什么都会从我爹手里把银子要走的。”

  说着,李蓉蓉回过神,有气无力的让身边的丫鬟给小哥点了赏,嘱咐他别把事情说出去之后,自己匆匆的离开了柳宅,直往国公府去。

  华希县。

  李大成每日的生活过得十分简单有规律。

  早晨起来,揣着空碗去粥铺领一碗热腾腾的免费粥喝下去,然后把碗放回家里,出城去捡柴火。

  最开始几天,他捡回来的柴火还够烧个半夜的,但是随着雪越下越大,捡柴火的人也越来越多,到后来,华希县附近的荒地上已经捡不到柴火了。

  要不是官府不允许伐木,只怕木头都得被砍得差不多。

  没有木头,李大成估摸着这样的天气,晚上也是不好过的。好在他当年也是农村娃,知道干粪也是很好的燃料,但这个时代的人还不知道,他怕知道的人一多,连屎都捡不到。

  于是李大成把被子拆了,每天揣着一个灰扑扑的布袋子,先去粥铺领粥喝,把碗放回家里以后,再慢悠悠的出城,每次出去都能捡回来不少干巴巴的牛粪。

  李大成知道隔壁龙婆婆是什么样的人,所以尽管牛粪不值钱,他每天出门前还是仔仔细细的把牛粪藏好,否则让龙婆婆知道牛粪也能烧的话,指不定他就真连屎都没得用了。

  就这样,生活一点点过,时间一点点走,李大成来这个世界大半个月后,竟然已经完全适应了这里的生活。

  哪怕是寒冷,他也比刚来的时候适应多了。

  王凤刚嫁到毛家的时候,李大成偶尔还能碰到她。当然,每次碰到王凤的时候,她几乎都是在炫耀毛德又给她买了什么新首饰,毛德如何疼爱她,两个儿子有多孝顺她。

  有几次李大成站在远处看着那个和后世长得一模一样的王凤的时候,都会感慨一番。

  人的命运有的时候就是这么神奇。他以为他死在王凤的手下了,却没想到一睁眼居然见到了另一个王凤——当然,另一个李大成的死和王凤也脱不开干系。

  当初要不是王凤逼着原来的李大成去做苦工的话,做的一手好木匠活的李大成也不至于落水生病。

  看着如今好似过上了体面生活的王凤,李大成心里也只剩下感慨。

  后来几天,李大成就很少看到王凤了。依稀记得最后一次见到王凤的时候,她的精神看起来有点差,脸色也不是很好,但是却依旧十分得意的跟身边的女人炫耀毛德新给她买的一根掐着金丝的发梳。

  当时李大成本来是要从王凤那条路上走的,但是站在阴影下看了一会儿那个脸色不太好却依旧神采飞扬的女人之后,李大成选择了绕路。

  之后就再也没见过王凤了。

  华希县距离国都很近,常常有人攒了一个月的国都邸报,然后拿到华希县来倒手买卖。卖价还不便宜,所以李大成也从来没想过看报纸了解时事。

  但是这天,李大成从城外捡了一大兜的牛粪回来之后,听到卖邸报的人大声呼喝,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卖邸报嘞!铁骑将军竟然是先帝幼子,得封亲王后一脚踢开了原配,古今罕见渣男祁王殿下一手消息尽在邸报……”

  李大成病中给他送银子的那小伙子跟李大成说过李月寒和孟祁焕的事情,所以李大成听到这声吆喝倒也没在意。

  “祁王殿下目无法纪,朝堂之上当庭污蔑皇子,烈岚国国君手书是真是假,尽在邸报了嘿——”

  这事儿引起了李大成的注意。

  虽然他对这个抛弃发妻的男人没什么好感,但是听到他当庭污蔑皇子的时候,李大成条件反射第一个念头就是皇家会不会拿这个千古渣男没有办法,转而向李月寒动手?

  尽管李大成还不知道这个李月寒就是自己的闺女,但是他成为了现在的李大成,不管怎么说,对原主的妻女还是十分关心的。

  于是——

  李大成涂黑了脸,花了一贯钱,买了几封邸报。看完上面的内容之后,就跟牛粪一起烧了。

  他在后世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所谓的邸报是经过阉割的版本。事实如何,恐怕也只有朝堂上的大臣们才懂。

  了解到这一点之后,李大成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

  报考!

  原来的李大成自然是不可能识字了,他也没这个条件。所以李大成筹划了几天,打算给自己弄个新身份。在这个时代,想要弄个新身份可太简单了。

  但是他该如何先“死”去呢?

  这件事儿李大成筹划了好几天,蹲了好几个点,终于在一天傍晚的时候看到有人把一个冻死的男尸丢到了城外乱葬岗。

  根据目测,那具男尸和李大成的个头差不多高,年纪也不相上下,就是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缘故,一个壮年男子活活冻死了。

  李大成没管那么多,趁着夜色降临,李大成用自己拆下来的床单布将冻得发硬的男尸裹了起来,用牛粪做了一些伪装后扛在肩上,进城的时候守卫问他扛着什么东西,李大成只说是在城外捡的一根木头。然后“凑巧”从里头掉了一块牛粪出来。

  守卫当即嫌弃的皱起了眉头,让李大成赶紧回去。

  当天夜里,李大成住的屋子起了大火,牛粪被焚烧殆尽,火势很大,险些蔓延到隔壁龙婆婆家里。

  等火势彻底扑灭后,官府从已经烧塌了的房子里发现了一具男尸,经过龙婆婆的叙述,李大成是一个独居男性,加上有城门口守卫的供述,猜测李大成是捡了一条木头,打算烧一夜取暖,却没想到把自己给烧死了。

  与此同时,码头酒鱼楼刚停下的商船来了不少客人,其中有个人一进酒鱼楼就跟掌柜的打听如何补办身份户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