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54章 养不起百姓的国库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4章 养不起百姓的国库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断粮的影响比李月寒想象的还要大。

  城里的百姓基本都是没有田的,他们大多数都在城内谋生,赚了银子去粮油铺买粮食和油盐。就算是城外庄子上搬家到城里的,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把自家的田卖给地主,或者是干脆租赁出去,每年收银子或者粮食做租子。

  而且官家的粮油铺定期会溢价收购粮油,一来是稳定城内的粮价平衡,二来也是为了有些有急事需要钱,但是却被别的商铺压价压得很低的百姓能得到帮助。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官家的粮油铺一直都是负收益状态。当然,这某种程度不包括征粮。

  李月寒早早在丰收的季节就有意识的开始收购粮食。收来的粮食都神不知鬼不觉的藏在了妥帖的地方,所以官府的粮油铺一开始虽然察觉过今年收回来的粮食比往年要少,但是那些从李月寒这里得了好处的百姓们都统一口径说今年收成不好,家里多留点粮食的时候,官府也就没有怀疑了。

  毕竟一两个人都这么说的话,可能是假的。

  百十来个人都这么说的话,那便是真的了。

  入了冬之后,农田都空闲了下来,大家都开始准备过年过冬。有些人家里银子不多的时候,也会选择计算一下存粮,然后换点银子回来。

  这就直接导致了城内的百姓们大多数只留下了差不多足够的粮食在家里,大家从来也都没想过官家的粮油铺有一天会断货——毕竟那是朝廷的铺子,就算是真的缺粮食了,也可以从别的粮商手上收。

  坏就坏在这一点上。

  李月寒早早的就把别的粮商手上的粮食收走了,农户家里的粮食也被收了个七七八八。原本这么大的动作是会被察觉的,好巧不巧遇到了如意阁地宫一事,二皇子出逃国都,国都封城。

  封城的那一个月,整个国都风声鹤唳,别说是出门做生意了,就连街头遛弯儿的人都少了不少。在这种情况下,几家粮商铺子提前打烊闭店回家避风头,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至于他们的存活有没有清空,这谁说得准,谁也不可能蠢到把自己的库存爆出来。

  就算面对朝廷也是一样。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国都还开门营业的粮商铺就越来越少了,国都解除了封城令之后,大家也都放心的出来逛街买卖了。

  而因为粮商铺大多都在封城的时候歇业了,所以不少百姓需要粮食,都选择到朝廷的粮油铺购买。一开始粮油铺的掌柜还挺开心,在请示过上级之后,还悄悄的把粮食的价格抬高了一点点,跟市面上粮商的价格差距缩小了不少。

  百姓们一开始虽然还有怨言,但是到底官粮油还是比商粮油便宜一些,所以他们还是照旧购买。

  甚至李月寒还让玉掌柜和月掌柜花钱找人去买。

  直到粮油铺的库存越来越少之后,朝廷的粮油铺子开始限量购买了,买个粮食还得登记户籍信息,每天只限定卖多少粮油,卖完关门闭店,给高价都不再开门。

  朝廷粮油铺这一举动直接导致了国都粮油价格疯涨,一路飙升到了普通百姓买不起的价格,一时间民怨沸腾,大家都围在朝廷的粮油铺门外开始骂街,丢臭鸡蛋烂番茄。

  尽管粮油铺的掌柜已经尽力的跟户部反应这一情况了,但是户部却一直觉得年年如此,不必惊慌,再说了,国库里还有存粮呢。

  国都的粮价已经飘到了一个可怕的价格的时候,国公府带头清空了一家商粮油铺,在府中囤了将近三百斤的粮食。有人好奇来问是为什么,国公府只说正常囤粮过冬。

  国公府毕竟家大业大,全府上下说不定有一两百口人,囤个三百斤的粮食过冬,在老百姓眼里不足为怪。

  但是别的王公贵族就不这么想了。

  他们很清楚,但凡是国公府这样的世家大族,在城外都是有大把大把庄子的,那些庄子上每年产出的粮食就够国公府吃一年还有剩的了,哪里需要买!往年虽然大家都有这样的举动,但是那都是做做样子,为了拉高大家囤粮的意识做的表面功夫,那些粮食基本都是从自家的粮铺买回来又放到粮铺里卖出去的。

  今年不一样,兴国公府的粮铺很早就歇业了,他们今年搬空的不是兴国公府的粮铺。

  再一联想今年官粮油铺早早开始限购,不少家族底蕴丰厚的贵族都开始学着兴国公府囤粮了。

  紧跟在兴国公府后面的是一品皇商温家,他们手笔更大,一口气清空了两个粮商铺子之后,又在国都附近的村庄内扫荡了一圈。

  大家见到一品皇商都毫不犹豫的出手了,就算是家中存粮丰厚的人家也没忍住,一个接一个,生怕晚了一样的,没两三天就迅速把国都剩下几间还开门营业的粮商铺子给搬空了。

  三天后,完全买不到粮食的百姓开始对着紧闭店门的官粮油铺吐口水,有人更是坐在门口一骂骂一天。

  掌柜的急得团团转,户部这时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可是已经晚了,城中没有一家开门营业的粮商铺子,无奈之下只能开放国库,用国库里的存粮来养活全城百姓。

  闹了好几天断粮的百姓们自然是心下害怕又断粮了,所以每个人都是几十上百斤的往家里买粮食。就这么买了两天后,官粮铺子又开始搞按人限购那一套。

  百姓们上过一次当吃过一次亏,自然是不会那么简单的妥协,所以限购的牌子一挂出来,立刻就被人踩了个稀碎。当天的官粮铺子遭到哄抢,粮食不仅所剩无几,连掌柜的都被打伤了。

  当事情终于闹到这个地步的时候,正好是烈岚国国王送来和降书的时候,孟祁焕当庭问责宗政贤和凌云帝,丝毫不留面子。

  凌云帝一个头两个大,有心想再拖一段时间,至少过了这个年再说。却没想到也就几天的功夫,国都断粮的事情已经闹得风风火火了,甚至有人买不到粮食,直接放火烧了官粮铺子。

  此时,柳家支起了灵堂,李大成的丧事在一片愁云惨淡下草草办了一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