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55章 心系百姓,胸怀天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5章 心系百姓,胸怀天下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早朝。

  这几天一直嘴上不饶人的孟祁焕,今天破天荒的十分安静。甚至有几次别人主动提起宗政轩的处置的时候,他都泰然处之,仿佛一切跟他毫无关系一样。

  面对那些想要处置宗政轩的人,宗政贤都以证据所指是陈家那名庶子为由,始终拦着不肯发落宗政轩。

  凌云帝一直在观察孟祁焕和宗政宇,二者是一个比一个淡定,一个比一个看起来不想说话,他这心里也暗暗嘀咕。

  直到户部主动提出了这次断粮事件……

  “陛下,微臣调查后发现,前祁王妃翰容夫人在几个月前曾经让人收购了数额庞大的粮食,储存在不知道的地方。也正是因为翰容夫人此举,这才导致了这次国都断粮。”户部尚书韩厚光说着,还看了一眼孟祁焕:“不知道翰容夫人为何囤积粮草,微臣不敢细想。”

  韩厚光曾经是陈家幕僚,尽管他脱离了陈家的枝蔓后做事一心为国,但是暗中却和陈家没少来往。否则,当初崔贵妃的产业也不会那么简单只报账到户部就可以了。

  “有什么不敢想的,”宗政宇在一旁嘟哝:“翰容夫人出生乡野,对于粮草收成本就比你们这些京官要敏锐。说不定她就是发现今年的收成可能不是很好,所以提前给自己囤粮了呢。毕竟你也说了,国都缺粮,翰容夫人又是做生意的好手,这不正是翰容夫人发财的好时机吗!”

  韩厚光想过自己提起李月寒会被孟祁焕怼,却没想到孟祁焕没开口,宗政宇先把他给怼了,怼人的思路还十分清晰,一时半会儿,让韩厚光有些懵。

  “宇儿说得有道理,”凌云帝倒是赞同的点了点头:“翰容夫人本就是生于乡野的奇女子,比旁人多几分敏锐也是正常的。但是如今国都断粮,韩爱卿可有拜访过翰容夫人,她什么时候愿意把手里囤积的粮草拿出来售卖?”

  眼下,在宗政宇的引导下,凌云帝也往李月寒想趁机发财的思路上跑去了。

  “回陛下,微臣数次向国公府递上拜帖,但是均石沉大海。派人上门问询,国公府的人都说翰容夫人剩下龙凤子时伤了身子底,如今还在调养之中,身体孱弱,不便见客。”韩厚光仔仔细细的交代道:“微臣后又求见了兴国公,国公爷称那是翰容夫人的私产,不在国公府公中打理,所以不知如何插手。”

  听了这话,凌云帝一愣,下意识的看向了孟祁焕。

  后者正一脸认真的听着韩厚光的话,倒是没有注意到凌云帝的视线。

  “咳咳——”凌云帝清了清嗓子:“朕看翰容夫人或许是在计较祁王爷当初的所作所为才不肯见韩爱卿的,不如祁王爷跑一趟吧。”

  “回陛下,”孟祁焕回神道:“陛下这话说得奇怪,翰容夫人若是计较本王的所作所为的话,为何不见韩爱卿?本王和韩爱卿素无往来,这迁怒迁得……几乎可以绕国都跑两圈了。”

  听了这话,凌云帝面色不虞正想说什么,一旁的宗政贤倒是主动站了出来:“父皇,儿臣愿意拜访翰容夫人。只是在这之前,百姓不可无米下锅,所以儿臣自愿在城中设立粥棚,至少能暂缓断粮之忧。”

  “大殿下这话说得不对。”不等凌云帝说话,孟祁焕又横插了一句,见后者一脸疑惑,主动解释道:“本王不是说你去拜访本王前妻有什么不对,本王是说你这设立粥棚的想法不对。”

  “诚然,大殿下设立粥棚确实能缓解燃眉之急,但是敢问大殿下打算施粥到何时?”孟祁焕说着,依旧一脸懒洋洋的模样:“若是翰容夫人同意把手中的存粮拿出来售卖,但是价格却比往常还贵的话,百姓们势必不会接受,毕竟有个大殿下免费施粥,大家就更不愿意花钱了。到时候大殿下的粥棚是继续施粥呢,还是停止施粥呢?”

  说到这里,孟祁焕挑了挑眉毛,补充道:“还有,东翰国立国十年后,国都就已经不允许擅自施粥了。原始帝曾说过,一个国家的强弱与否,最主要的就是看国都百姓是否生活富足。若是国都百姓吃不起饭,流离失所,那么一个国家也就离灭国不远了,故而原始帝在立国之初就在国都外建立了难民村,为的就是不让难民乞丐进入国都。”

  “敢问大殿下,如今是否打算违背祖训?如今大朝会近在眼前,届时万国来拜,见到我们东翰国国都居然有给流浪儿乞丐儿设立的粥棚,不知会作何感想?”

  孟祁焕一番话说得宗政贤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想反驳孟祁焕,但是却又不得不承认孟祁焕说的是事实。

  原始帝在建国之初就说过国都内不允许有免费粥铺这种地方,若是有百姓自觉在国都内生活困顿,可以迁居城外,无论是庄子上村子里还是难民村都可以。

  刚才他只想着赶紧在凌云帝面前表现一把,倒是把这一层给忘了……

  想到这里,宗政贤咬了咬牙,暗暗咽下一口气,道:“皇叔教训得是,是侄儿没有思虑周全。但侄儿也是想让百姓们吃上饭,并没有想那么多。皇叔若是心系百姓,胸怀天下,不如请皇叔去拜访翰容夫人,请翰容夫人将手里的囤粮拿出来售卖,至少百姓们不至于饿肚子。”

  听了这话,孟祁焕一阵冷笑。

  凌云帝眯了眯眼睛,见孟祁焕这个反应,却是不说话。

  朝堂上一片寂静,宗政贤只觉得如芒在背,如鲠在喉。

  他刚才的话有什么问题吗?明明没有问题啊……

  “咳……”孟祁焕估计是看不下去宗政贤一脸的蠢样子了,清了清嗓子,缓缓开口,声音如珠如玉,丁零当啷的在寂静的金銮殿回荡。

  “心系百姓,胸怀天下,不是亲王该做的事情。”孟祁焕的声音里仿佛带着十层的笑意,一点点的渲染在金銮殿的地板上,逐渐攀附上宗政贤的脚面和小腿,宗政贤额角冒出了冷汗。

  他刚刚居然让一个第一顺位皇位继承人心系百姓,胸怀天下?

  他这和公然撺掇孟祁焕去谋反有什么区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