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56章 闹起来闹起来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6章 闹起来闹起来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一抬头,对上了凌云帝的目光,宗政贤更是腿肚子打转了起来。

  这些日子因为宗政轩的事情,宗政贤可以说是胜券在握,所以一直以来凌云帝看向他的目光都是柔和并且宽容的。

  但是此时此刻凌云帝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怀疑和不信任,宗政贤心中当即警铃大作。

  若是凌云帝觉得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继承人的话,那么别说保下宗政轩的命让他得到陈家的支持,就是他自己,说不定都会被凌云帝送给陈家当做养料……

  “儿臣言行有失,自请父皇降罪惩罚!”几乎是在第一时间里,宗政贤就反应了过来,二话不说跪倒在地,头深深的磕在地上,不敢抬起来。

  “大殿下觉悟甚高,不愧是前太子殿下,”孟祁焕不等凌云帝开口,就主动接上了话茬,随后潦草的冲凌云帝做了半揖,道:“陛下,既然大殿下由此觉悟,不如就让大殿下在府上读一段时间的书吧,免得再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来,臣弟胆子小,不经吓。”

  说着,他还有模有样的拍了拍胸脯,好像真的被吓到了一眼。

  凌云帝看着装模作样的孟祁焕,只觉得牙痒痒,但是却没有半点办法,谁让宗政贤一个不小心得罪了孟祁焕,而孟祁焕又是一个惯会穷追猛打的主儿……

  “就依祁王爷所言,”凌云帝冷冷道:“大殿下宗政贤禁足府上潜心读书,十日后再回朝堂,总结十日所学。”凌云帝还是留了一手。

  十天后大朝会就在眼前,整个朝堂上下正是需要人手忙碌的时候,禁足十日不多不少,又能堵住孟祁焕的嘴。

  “儿臣领命,谢父皇!”宗政贤心中也暗暗松了口气。

  一旁的孟祁焕看了一眼宗政宇,无声的笑了。

  真好,今天一石二鸟。

  有了国都断粮一事后,宗政贤果然迫不及待的想在凌云帝面前表现,所以他才有机会抓住了他的把柄,让凌云帝不得不把他禁足了。

  虽然只禁足十天,但是这十天,足够他们做很多事情了。

  因为有了宗政贤的插曲,大家一时半会儿也没讨论出来国都断粮该怎么办。倒是有不少人提议孟祁焕主动去拜访李月寒,看看李月寒能不能消消气,把粮食拿出来卖。

  孟祁焕假装拧不过众人一样答应了。

  于是在众目睽睽下,没脑子的季心月再度来到了国公府门外。

  “叫翰容夫人出来见我!”自从被孟祁焕禁足之后,季心月就已经彻彻底底明白了自己只是一个工具的事实。所以当她得知朝廷上下都要求孟祁焕去拜访李月寒,向李月寒赔礼道歉的时候,主动站了出来。

  仿佛是料到季心月的动作一样,孟祁焕下朝了之后,季心月的禁足令就被撤走了。

  季心月坐在去国公府的马车上的时候,一方面不愿意这么做,一边又庆幸孟祁焕还能用得上自己。抱着这种矛盾的心情,季心月的马车停在国公府门外,沉了沉气,撑出了一脸的嚣张跋扈——是的,她已经知道自己在孟祁焕心里一点地位都没有了,所有的嚣张都是强撑出来的,哪怕面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和孟祁焕和离的李月寒也一样。

  “抱歉,季侧妃,您没资格见我们小姐。”门房的回答已经算是客气的了,很显然他对季心月没有什么好感。

  季心月早猜到李月寒不会见自己,她们俩之间打过那么多次交到,李月寒是什么性格,她再清楚不过了。季心月不傻,她一早就猜到李月寒和孟祁焕是假和离,但是心中哪一点执念勾着她,让她始终不肯放下。

  “哼,”季心月在丫鬟的搀扶下缓缓走下马车,冷笑的看着门房道:“李月寒要是不出来,本夫人就在这里将她做了什么好事公诸于众了!”

  门房依旧一脸笑意,仿佛季心月并没有威胁过他一样。

  “大家听好了!”季心月倒是不含糊,立刻拔高了声音:“我知道如今大家大多数人家中无米下锅,都在等着朝廷来救我们这些老百姓!但是大家想过没有,往年国都存粮丰富,从未遇到过今日这般境地,而今国都居然买不到一粒米,是为什么!”

  不少老百姓虽然吃不饱肚子,但是心里那点儿八卦瘾还是在的。所以知道季心月停在国公府门外的时候,就有好些人探头探脑的开始看热闹了。

  “大家之所以无米下锅!国都之所以买不到一粒粮食!全都是因为兴国公府里躲着的那位翰容夫人!”季心月大声道:“是她早早的买光了我们整个国都的存粮!是她囤积粮草,导致我们无米下锅!”

  “你说这些谁信啊!翰容夫人一个刚生完孩子的女人,哪里来那么多手去囤粮!”人群里很快有人反驳:“再说了,整个国都的粮食你以为很少啊,说买光就买光!”

  听了这话,季心月也不着急,当即道:“若不是翰容夫人买光了我们的粮食,我何必跑到国公府来自取其辱!虽然我同翰容夫人之间有龃龉,但是如今我才是祁王府的女主人,翰容夫人却连个像样的府邸都没有,我何苦来找她!还不是因为今日朝堂上户部尚书韩大人要求我家王爷来找翰容夫人,请她把手上的粮食拿出来售卖!”

  “我家王爷是男人,铮铮铁血男儿,自然是不可能屈尊降贵来求一个女人的,所以我拦住了我们家王爷,我来了,翰容夫人若是有良心,就赶紧把她囤积的粮草拿出来售卖,别让我们国都的冬天有百姓冻死饿死!”

  话音落,人群熙熙攘攘开始议论了起来。

  季心月毕竟是国都土著,她很清楚国都百姓心里的劣根性。若是一开始说孟祁焕不可能屈尊降贵来求李月寒的话,反而会引起大家的反感,这是她不愿意看到的,故而她煽动百姓情绪的同时,还不忘记把孟祁焕给撇开。

  “季侧妃说的是真的吗!翰容夫人手上真的有粮食吗!”人群远远的传来了这么一句话。

  季心月嘴角微微勾起,正准备回答的时候,国公府门打开,身穿鸦青色长裙,披着一件同色毛氅的李月寒走了出来,定定的看着季心月,气定神闲道:“本夫人手里的确有粮食,但是那是当初为了给铁骑将军送粮草补给时候囤的,不知道季侧妃今日言之凿凿本夫人恶意囤粮,是什么目的?”

  “既然当初的粮食是为了铁骑将军行军补给所囤,那这些粮食如今该怎么用,自然还是铁骑将军说了算。”

  李月寒说着,微微低下头,语气十分委屈:“可现在,已经没有铁骑将军了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