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57章 天星五河镇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7章 天星五河镇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国都的动乱丝毫没有影响到华希县,或者说,半点没有影响到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李大成,也就是如今的李建波。

  他和李大成不一样,虽然东翰国的文字和后世不同,但是他就是莫名其妙的看得懂。不仅看得懂,而且还写了一手好字。

  这或许是因为他在后世的时候是书法协会副会长的原因吧……

  在酒鱼楼住下后,李建波预付了半个月的房费。然后身上就剩下不超过三十两银子了。他打算考取功名,所以买了不少书籍,还想办法弄到了去学堂旁听的资格,这在东翰国是极为少见的。

  所以官府几乎是理所当然的就找上了李建波。

  “我乘坐的船在半路上搁浅了,”李建波气定神闲的跟官差解释道:“是尚老板的船路过的时候救了我,我是从天星五河镇来的,官老爷也知道,天星五河镇这几天天灾频繁,我本来也是有钱人家,但是经不住耗,变卖了家产想带着老婆孩子离开那个地方,没想到天太冷了,大船撞上了浮冰,我老婆孩子都没了,本来带了好多银子,现在也只剩下这么点了。”

  说着,李建波低下头,十分遗憾的叹了口气,顺便把自己的钱袋子毫无保留的掏了出来:“我想在强壮的东翰国有一番建树,毕竟我是有学识的人,不想平庸的过一辈子。”

  听了他的话,官差不由得搓了搓自己的鼻子,控制自己不去拿李建波放在桌上的钱袋子,后道:“既然如此,你登记身份户籍的时候怎么不明说?”

  “我不敢,我害怕。”李建波摇了摇头:“我怕官老爷听说我从天星五河镇那种地方来的,就不接纳我了。”

  李建波这话说得倒是合情合理,就算是眼前的官差想挑毛病,也是挑不出来的。

  在他还是李大成的时候,曾经在码头当过好一段时间搬货工,那时候他听说了不少天星五河镇的传说,也偶尔能遇到从那个地方来的人。

  天星五河镇虽然说名字是镇子,但是却是烈岚国一半的国土那么大的地方。因为管制混乱,住民野蛮,所以渐渐沦为了三不管地带。

  在天星五河镇时常有人被当街打死,抢劫盗窃更是家常便饭。

  可只有两种人,天星五河镇的人都不愿意招惹。

  一是教书先生,二是大夫。

  李大成化名李建波,给自己套上的身份是教书先生,再加上他写的一手好字,而且前不久的确有一艘从天星五河镇来的船搁浅在半路上,一切合情合理,让人挑不出一点错儿来。

  而那个尚老板,虽然李建波说是他的船路过救了他,可尚老板是码头一带最大的船老板,每天手底下来往的船只少说上百条,并且登记混乱,哪里可能一条一条让官差去找。

  况且当时的的确确有人看着李建波从船上下来的——当然,这是他悄悄使的一个障眼法。

  借助原主在码头搬货的经历,李建波很轻易就发现,每次船靠岸的时候,走人和卸货不是一条道儿。他把衣服换成了搬货工的,揣着自己要换的衣服跟着上船卸货,然后找了个没人的角落走了出来,大喇喇的走上了卸货道儿。

  然后被人提醒他走错路了,再借口睡昏了头,打着哈哈离开卸货道。

  这样一来,所有人都理所当然的会以为他是从船上下来的了——而且以前经常发生天星五河镇来的人走错道儿的事情,所以所有人都没有对李建波起疑心。

  就这样,李建波捱过几轮官兵的盘审后,终于大大方方的以天星五河镇来的教书先生李建波的身份合理合法的住在了酒鱼楼。

  预付了半个月的房费后,酒鱼楼关老板关庆云对李建波明显的客气了不少。平时面对手底下人的时候,关庆云总是自带一股凶戾之气,但是在见到李建波的时候,面上总会柔和不少。

  他觉得李建波有点儿亲切,知道李建波在天星五河镇的时候是教书先生之后,每天收了工得了空,就要道李建波房里来请教。

  “你这么喜欢读书,为什么不去书院呢?”李建波虽然教一个没读过多少书的关庆云不是问题,但是长久下去也不是办法,万一哪天漏了马脚可就不好了。

  “我倒不是喜欢读书,”关庆云说着,拿起小剪子剪了剪烛心,火苗大起来后,这才继续道:“以前认识一个姑娘,她看起来很有学问,我想娶她,但是我没有学问,一直犹豫不决,后来她就走了。”

  说到这里,关庆云的神色有些暗淡:“李先生,您没见过她,你要是见到了她您就会发现,原来这世上还有这么亮眼的人。您别误会,我不是说她长得亮眼,虽然她长得挺好看的,但是她真正吸引我的却不是皮囊,就……前几天你说的那句形容,我觉得很贴切的,就是什么骨头什么皮来着?”

  “美人在骨不在皮。”李建波点了点头:“我理解你的心情,也就是说你现在读书识字,其实是在为自己跟那位姑娘的重逢做准备吗?”

  “不……”关庆云垂眸,语气充满了落寞:“我这辈子都不会再跟她有交集了。”

  “小关,你不要丧气,人生要充满希望。”李建波安慰道。

  关庆云摇了摇头,不知是自嘲还是什么,淡淡的笑挂在了嘴角,语气充满落寞:“我的意思是,她已经成为了我高攀不起的姑娘,说来不怕您笑话,我也是在她走后不久才知道,她的身份那么尊贵,所以能吸引我,也是意料之中。毕竟我这种粗人,这辈子也见不到几个精细如她却从不依附别人的姑娘了。”

  听了这话,李建波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关老板了。

  少女怀春听着美好,男人怀春听着怎么那么变态……当然,李建波不是在说关庆云变态,只是觉得他的心思有些可惜。

  “不知不觉把这么多事情都告诉您了。”关庆云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不知道为什么,在见到李先生您的时候,我总是不由自主的轻松下来,就和当初我头一回见到那姑娘时候一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