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58章 你戏这么多,难怪赚这么少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8章 你戏这么多,难怪赚这么少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听了这话,李建波倒是没说什么,淡淡一笑,不予置之。

  “我第一次见到她,她在街边卖地龙。”关庆云倒是不管李建波是什么反应,自顾自的说了起来:“当时我只是收了账回酒楼,路上遇到卖地龙的就停下来看了看。酒鱼楼最出名的是鱼宴嘛,我想着一直用饲养鱼也不是办法,而且那时候刚开春没多大时候,河鱼虽然称不上特别鲜美,但是也是肥硕得很。所以就让她把地龙全卖给我了。”

  “我当时也就是觉得她的地龙编得好,所以多问了几句,然后才知道她是寡妇,还是新寡,于是也算是生了几分照顾的心思。我这张脸凶神恶煞的,不少人都认得。我当时买了地龙,马上就有人让她赶紧巴结上我,这样就有人罩着,不会受欺负了。”

  说到这里,关庆云不由得笑了笑:“我没走远,我听到她骂边上的小贩‘你戏这么多,难怪赚这么少’的时候,觉得这个女人真是有意思。”

  原本波澜不惊的李建波听了这话突然愣住了:“你说,那位姑娘骂别人什么?”

  “李先生也觉得很有意思吧,”关庆云沉入了自己的回忆里:“也不知道她的脑袋瓜子怎么转的,‘你戏这么多,难怪赚这么少’,想想居然还挺有道理的。”

  后面关庆云再说什么,李建波就听不下去了。

  这句话太耳熟了!

  后世网络发达,杠精频出,各种网络俚语也不停冒出来。

  李月寒大学毕业后选择出国当志愿者之前回过一次家,那时候王凤整日整日的闹,一会儿哭一会儿骂,简直把十八般武艺都用出来了,为的就是逼他的月寒去相亲嫁人。

  最开始李月寒还认了,为了家里不吵架,虽然不乐意,但是还是去了两三次。

  当然,李建波很清楚王凤给李月寒找的相亲对象都是什么歪瓜裂枣,但是当时王凤一个劲给他洗脑说,年纪大的男人会疼人,那些男的虽然都是二婚但是比一婚有经验,况且那些男人手里有的是钱,月寒嫁过去是享福的。

  李建波很清楚的记得,李月寒最后一次妥协去相亲的时候,他在家里闲着没事儿,就想偷偷跟着女儿去看看情况。

  相亲照自然是不能信的,PS技术那么发达,郭德纲都能修成吴彦祖,而且红娘嘴里的话十句有一句真的就不错了。虽然李建波对李月寒的关心确实不够,但是在李月寒的择偶大事上,李建波还是有自己的坚持的。

  当然,他那点儿可怜的坚持,根本玩儿不过王凤的手段。他限制年龄不超过35。王凤就找的几乎都是35、36的。那些人里家庭情况怎么样,为人处世如何,李建波一概不知。李月寒每次去相亲完回来也是一字不提。

  倒是王凤三天两头指桑骂槐,说李月寒挑剔,读书都读成了老姑娘了,还在那里挑挑拣拣。

  最后一次,李建波偷偷跟在李月寒身后去相亲的时候,亲眼见到李月寒耐着性子和一个地中海灯泡儿面对面聊天,灯泡儿咧嘴一笑,断了一半的门牙仿佛在羞辱他这个当父亲的。

  什么35岁!那狗屎一般的灯泡儿看起来至少50了!

  李建波甚至都想冲出去,一斧头把灯泡儿不安分的手给砍了,但是李月寒却是十分镇定的完成了一场相亲,临走还友好的和灯泡儿握了握手。

  当然,灯泡儿还是趁机在他女儿的手上摸了一把。

  从那天之后,李建波就不让王凤继续给李月寒安排相亲了。他女儿马上要去国外做志愿者,他觉得还是让李月寒在家里陪陪他这个父亲的好。

  王凤消停了几天,又开始挑李月寒的毛病。

  他的女儿他是知道的,这么多年下来,王凤不讲理的时候,她能忍下去基本都忍下去了。

  那天大概是心情不好,或者是身体不舒服吧,具体是什么原因李大成不知道。

  王凤在客厅指桑骂槐的时候,李月寒正在笔记本电脑上敲敲打打不知道在写什么,王凤阴阳怪气的说起有人网恋被骗了全部身家。

  说得过分了还非要问李月寒在跟谁聊天,是不是网恋了的时候,隐忍许久的李月寒终于是没忍住,用力的合上了笔记本电脑。

  就在李建波以为她会和王凤大吵一架的时候,李月寒看着他们夫妻俩,冷冷一笑,目光钉在王凤的脸上,一字一字慢慢道:“阿姨,你戏这么多,难怪赚这么少。这些年委屈你了,奥斯卡没给你一座小金人,真是有眼无珠,你如果赚钱的时候有在我面前演戏的时候这么专心,也不至于把我把的退休金都挥霍了。”

  在李建波的记忆里,这是他女儿李月寒面对面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此后几天,李月寒在家里仿佛隐形人一样,对王凤更是能躲则躲,躲不过就在房间里吃泡面,一直捱到了她出国,一走之后,就没再回过家。

  “李先生?李先生?”关庆云在一旁滔天不绝的讲述他和李月寒那一点少得可怜的交集的时候,一回神,发现李建波愣坐在那里,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是不是我的话太多了,也是奇怪,我从见到李先生开始,就觉得李先生很眼熟,仿佛我们以前见过一样。”

  回过神来,李建波清了清嗓子,掩饰了一下自己走神的尴尬,然后缓缓道:“为什么你会觉得那位姑娘那句骂人的话很有意思?”

  “李先生不觉得吗?”关庆云一脸惊讶:“我那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骂人,而且,我们这儿戏子其实赚得挺多的,当时我想了好久才想明白,她大概是在嘲讽那小贩不专心做自己的生意,反而管别人的事情吧。”

  “您看,嘲讽一个人都拐了十八个弯弯绕绕,还让对方听不明白,可不是很有意思嘛。”

  听了这话,李建波抿了抿嘴唇,薄薄的唇线拉成一道直线,在烛火的映照下泛着隐忍的兴奋:“你说的那位姑娘,叫什么名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