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59章 反常的李建波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9章 反常的李建波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听了这话,关庆云叹了口气:“一开始她告诉我她叫韩悦,后来一直到她离开了华希县,我才知道她其实叫李月寒,如今是国都的翰容夫人,铁骑将军正妻,还是兴国公府嫡小姐的女儿。前些时候听说她和铁骑将军和离了,如今住在兴国公府里,还生了一对龙凤胎。”

  关庆云的话仿佛一颗炮弹,“轰隆”一下正中李建波的心。

  李月寒,李月寒……原主李大成的女儿也叫李月寒……

  李建波一开始还以为只不过是重名而已,就像王凤虽然也叫王凤,长相别无二致,但是却不是同一个人。

  他原本以为,李月寒和李蓉蓉这对姐妹也不过是这个世界李大成的女儿。

  但是……但是关庆云刚刚说,有个姑娘曾经用一句后世的网络俚语嘲讽了一个商贩,所以引起了他的注意!

  而这个姑娘,是李月寒……

  是那个,和他女儿重名重样的李月寒啊……

  难道……

  李建波想到这里,猛地打住了自己的思绪。他能重活到这个世界,就已经是一件万分神奇的事情了,他怎么还能奢望自己的女儿也会在这个世界活下去呢……

  太贪心了……

  “李先生好像不是很舒服,用我帮您找大夫来看看吗?”关庆云对李建波还是很尊敬的。

  李建波回神,冲关庆云摆了摆手:“多谢关老板好意,我不过是看书看久了有些疲倦,歇息一下就好了。”

  听了这话,关庆云连忙起身告辞:“抱歉,一不小心耽误了李先生这么长的时间。”

  “无妨,关老板若是想读书习字,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那就麻烦李先生了。”

  送走了关庆云,李建波栓上门,洗漱之后,灭了灯躺在床上,心里的波涛一浪一浪的打在脑海上。终于捱到了四下无人的时候,李建波暗暗吐了口气,而后泪流满面。

  他之前在搜索原主的记忆的时候就曾经怀疑过李月寒会不会是他的月寒,但是毕竟可能性太小了,尽管李月寒性情大变,但是因为原主对李月寒本就不上心,所以对李月寒这个女儿的记忆并不深刻。

  尽管只有零星半点的记忆,但李建波还是捕捉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原以为那只是李月寒在长期受到压迫之后的反抗,李建波还花了好长时间说服自己相信这个结论,毕竟穿越重生这种事情,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可如今,李建波从关庆云的口中听到李月寒嘴里冒出了后世的怼杠精语录的时候,他再也无法说服自己。

  毕竟……这一切太巧了,巧得令人不敢相信……

  这一夜,李建波辗转难眠。

  原本他只是想摆脱李大成的身份,用自己的脑子在这个世上活下去,顺便帮原主补偿一下和他那重名的女儿。

  可如今,他发现原主的女儿很可能就是自己亏欠颇多的女儿的时候,他有些胆怯了。

  如果有一天,他真的能堂堂正正的站在李月寒面前,告诉李月寒他就是爸爸的话,李月寒会认他,还是因为过去二十多年的不闻不问而生气?

  李建波越想,心里越是不能平静。仿佛这一切即将到来一样,心脏在胸口的位置跳得如鼓狂擂。

  一直翻来覆去到了后半夜,李建波这才睡了过去。

  之后每一天,李建波如往常一样依旧来往于书院和酒鱼楼之间。只是大家都能明显的发现,往日来去从容,还会停下脚步跟大家说几句话的李先生好像变了。

  变得……十分匆忙,好像有什么事情要急着去做一样。

  由于他自称是天星五河镇的人,鉴于那个地方的混乱程度,官府对他的监视始终没有消除。

  见到他变得这么忙碌,大家都提高了警惕,生怕李建波是天星五河镇那边派来违法乱纪的人。

  但是监视下来发现,他每天之所以来去匆匆,都是因为读书的时候,都疑惑了不少。

  毕竟到了他这个年纪,还能平心静气的去和小孩子一起坐下来上课,实在是太难得了。

  几乎就是在李建波反常引起了注意的这段时间,季心月开始上国公府门口胡搅蛮缠,非要李月寒把囤粮拿出来卖给国都百姓。

  最开始百姓们都觉得这是李月寒给当初自己的丈夫筹备的军饷,如今二人和离了还要人家把东西拿出来,实在太过分。

  但是随着断粮风波把一家子人饿进了国医堂开始,陆陆续续开始有人加入了季心月的阵营。

  他们不再拿着烂菜叶子臭鸡蛋去砸官粮油铺了,开始砸兴国公府。

  虽然他们撑足了胆子也只敢把这些玩意儿砸在兴国公府门口的空地上,但是这却也是他们的态度。

  余兰已经好几天没出门了,每次听到大门外那些咒骂声,她就忍不住一阵烦躁。

  李月寒住进兴国公府,她没什么好不欢迎的,毕竟她自己都只不过是兴国公府的养女而已。但是过了十几年千金小姐的生活,突然冒出来一个表小姐,比她更受到余泽方夫妇的重视,这本身就让余兰心里不好受。

  更别提她还给兴国公府招来了麻烦了。

  于是,在季心月到兴国公府外叫骂的第三天,余兰带着自己的丫鬟,从库房里拉走了一车粮食,又让人去借了锅灶,在闹市口支起了粥铺。

  当第一句“兴国公府免费施粥了”的吆喝声响起的时候,不少买不到粮食的人都围了过来。

  一车的粮食熬成粥,一人一碗,足够好些人吃了。

  余兰一边施粥,一边享受着百姓们对她的赞美,一时间心中被巨大的虚荣感填满。尽管施粥很累,但是她还是坚持自己亲自下场,听着一声声“国公府大小姐人美心善,真是个活菩萨”这样的赞美,她甚至开始幻想回家以后余泽方和方芷兰将会如何夸奖她。

  一天下来,余兰累得胳膊都抬不起来。一车的粮食都熬成粥分发出去了,眼看着天也黑了下来,余兰这才在丫鬟的搀扶下上了马车回府。

  在马车上,余兰甚至还跟自己的丫鬟讨论了一下余泽方和方芷兰会怎么夸奖她,却没想到一回到国公府,就被呵斥跪在了正厅。

  “你知不知道,你今天的所作所为,足够下大狱了!”余泽方气得背着手在厅里不停的打转:“东翰国原始帝开国的时候就定下规矩,国都不允许施粥!你简直是疯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