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60章 罪名公诸于众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0章 罪名公诸于众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我不明白!”余兰红着脸红着眼为自己争辩:“已经有人因为李月寒大肆囤粮不肯放粮的缘故饿进国医堂了,为什么我出去施粥还错了!难道开国时候定下的规矩就一定要延续到今天,甚至不管人的死活吗!”

  听了这话,余泽方怒而瞪圆了眼睛,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是啊,余兰说的何尝没有道理。

  可是又有什么用呢,上位者争权夺势,往往牺牲的都是普通人的性命。那些因为断粮而进国医堂的百姓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和冲锋陷阵的士兵有什么区别。

  “况且如果不是李月寒囤粮不出,也不会闹出这么多事情来!”余兰还在嚷:“她不过是跟祁王殿下和离了心里气不过而已!难道要用无辜人的性命来平她的委屈吗!凭什么!就凭她是李月寒吗!”

  余兰是善良的,她的善良源于她从小到大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愈发收敛性子生活在这偌大的国公府里。她知道自己离开了国公府什么都不是,所以她才会有那么强的共情力,才会那么同情那些被无辜卷入权势争斗的平民。

  她想做一件出彩的事情,让余泽方和方芷兰夸奖她,以她为荣,所以她其实并不是不知道开国就定下的规矩,但是她还是去做了。

  不仅是为了救人,更是因为她对这座国公府的感情,更是因为她想要得到的夸奖,更是因为她的善良。

  可是她并不是什么都知道,所以她到底还是做错了。

  “兰儿,”方芷兰叹了口气,下定决心了一样,蹲在余兰的身边,低声道:“国公府这段时间很冷清,因为大多数人都被悄悄派出去统计断粮的人家了。每天我们都偷偷会送足足够的粮食给他们。外面那些来叫骂的人,大多数家里都有丰富的存粮,断粮这件事,只是表面上看上去很严重,其实我们都有考虑到。”

  听了这话,余兰瞪圆了眼睛惊讶得微微张开了嘴:“那……那饿进国医堂的人……”

  “是装的。”方芷兰叹了口气,拍了拍余兰的肩膀:“母亲知道你心地善良,但是有时候你还是太冲动了。”

  “可……可我没有做错……”余兰此时已经有些心虚了。

  “是,从表面上看这件事你的确没有做错,”方芷兰索性也跪坐在余兰面前,耐心开解着余兰:“但是你想过没有,国公府如今明摆着是要给月寒撑腰,祁王殿下不主动上门的话我们不会放粮出去。再加上季侧妃的煽动,外面人对我们国公府已经是怨念滔天了,可为什么皇上从来没有差人送旨意到我们国公府来?”

  余兰愣了愣,她只是个女儿家,哪里会想得到这么多。

  看着余兰发愣,方芷兰又是叹了口气:“你不知道也不怪你,我现在告诉你,月寒虽然囤了很多粮食,但是就如同她所说的,那些粮食全是为当初的铁骑将军准备的军饷,军饷是什么意思你总该明白吧。”

  军饷,是军队的粮食,除了驻军之外,其他人无权动用。

  余兰这时候才反应了过来:“所以……月寒妹妹当初囤的那么多粮食,如今实际上都是握在朝廷的手里,没有陛下的旨意,谁也不能动吗?”

  “是,”方芷兰点了点头,帮余兰把一缕碎发挽到耳后:“今天你去放粮之后,明天就不要去了。至少陛下追责的时候我们能帮你说一句不知者无罪。但是接下来几天,国公府会迎来更大的骂声,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听了方芷兰的话,余兰的恐惧一瞬间涌了上来,甚至整个人都因为害怕而微微颤抖:“母亲……母亲我没想过会这么严重,我只想着……我只想着应该做点什么,否则国公府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好名声,就会被毁干净了,我没想过……我没想过……”

  方芷兰叹了口气,轻轻将余兰揽入怀中。

  是啊,余兰只是一个深闺姑娘,怎么会想到那么多呢。整个国公府里,除了老国公,余泽方夫妻俩还有李月寒之外,没人知道送粮的事情,就连送粮这种事情,都是交给暗卫死士去做的。

  余兰这孩子从小就脑袋简单,虽然心里不乏女儿家的弯弯绕绕,但是面对家国大事的时候,余兰的脑子是不够用的,自然是想不到,这场断粮风波继续闹下去的话,国公府首当其冲被骂已经举步维艰,她跑出去施了一天的粥又不去了之后,国公府会被骂成什么样子。

  而在众人眼里掐断粮食供给的李月寒是国公府的人,前脚国公府垄断了所有粮食,后脚国公府小姐又跑出去施粥,这在有心人眼里,无疑是又给国公府上了一道罪责。

  愚弄民众。

  这份罪可轻可重,全看天子如何想。

  至于李月寒囤积的粮食……

  方芷兰只说了一半,另一半她没有说。

  这些粮食现在的确不是握在李月寒的手里,但是能不能动,还是李月寒说了算。虽然说是军饷,但是这些粮食都是李月寒的,军不军饷的,还是她一个念头的事儿。

  只不过,这些粮食,是被握在一品皇商温家大少爷,温天磊的手里。

  早在李月寒收走了国都市场上八成的粮食之后,李月寒就把这些粮食全部交给了温天磊。她只是一个女儿家,当时身怀六甲,万一到了事情关键时期摊上她生孩子,那可就不好办了。

  好在温天磊一直把这个消息瞒得死死的,只有几个人知道,否则如今遭殃的不仅是国公府,温天磊很可能都会被温老爷划出族谱。

  毕竟温家是坚定的保皇派。

  而温天磊,是温家唯一的变数。

  就在余兰施粥的第三天,凌云帝权衡许久,对孟祁焕用了各种办法,后者就是不肯屈尊降贵去求一求李月寒,最后无奈之下,凌云帝只能重审宗政轩的案子,并且在短短两天的时间里,不得不将宗政轩通敌叛国这被捂住的一大罪名通告天下。

  大家这才知道,丧心病狂的二皇子不仅搞了个如意阁地宫,还被烈岚国国君亲自指认通敌叛国!

  一时间,整个国都皆是哗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