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63章 兄弟对峙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3章 兄弟对峙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在孟祁焕帮助宗政宇夺权的这段时间里,或者说,从孟祁焕归还碧玉章,被封为祁王开始,他和凌云帝就像是心有灵犀的默契一样,谁也不提和碧玉章有关的半个字。

  孟祁焕想,如果当初他没有先一步归还碧玉章的话,就算他捅破他已经知道自己身世这一层窗户纸,凌云帝也肯定会想方设法将他杀死,而不是被他逼得没有办法,不得不昭告天下他是先帝幼子。

  一切,都源于他们自始至终都只把孟祁焕当成一个工具。自大是每一个上位者的通病,连凌云帝也没有避免。

  “说起来,皇兄一直没有跟臣弟要回京郊大营三十万大军的兵权,想必并不是因为相信臣弟吧。”孟祁焕扬起的嘴唇没有落下,又给了凌云帝一击重锤:“要是臣弟没有猜错的话,三十万大军里,原本听命于我的副将已经全部换了人,我手上的兵符虽然还是有号令三十万大军的权利,但是皇兄只要一句话,这块虎符代表的三十万大军的兵权等同虚设。”说着,孟祁焕摊开手,手心里墨黑的虎符已经化作了齑粉。

  听了这话,凌云帝嘴唇颤抖,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又咽了回去,可脸色却肉眼可见的白了几分。

  “皇兄不用疑惑,臣弟可以实实在在的告诉皇兄,你替换上的那些副将,还是我的人。”说到这里的时候,孟祁焕突然笑了起来。

  这还是凌云帝认识孟祁焕以来,第一次见到孟祁焕笑得这么开心。印象之中的孟祁焕从来都是沉稳有度,哪怕后来跟他已经几乎快要决裂了,也还是从从容容的样子,甚至在朝堂之上步步紧逼,他也从来没有过多的表情。

  而现在,孟祁焕笑了……

  不知道为什么,凌云帝只觉得脑门上的青筋一个劲的突突,突突得他都有些心烦意乱了起来。

  “嘭——”凌云帝一掌重重拍在案上,“嚯”地站起身,怒瞪的双眼里充满了血丝,视线死死锁定站在他面前的孟祁焕,道:“你不要忘了!这是朕的天下!朕才是天子!”

  “噗嗤……”就仿佛听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笑话一样,孟祁焕这一次直接笑出了声:“皇兄害怕了。”

  “你胡说!朕……”凌云帝下意识的反驳。

  “你若是不害怕,为什么要跟我强调你才是天子?”孟祁焕甚至连尊称都懒得用了,直接开口就是你你我我,“一国皇帝,天下之主,你本来就当得稳当,又何必跟我强调呢?”

  凌云帝愣了愣,脑子这才稍稍冷静了一些。

  是啊,他为什么要跟孟祁焕强调他才是皇上,难道真的……害怕了吗……

  仔细一想,凌云帝背上顿时冒出了冷汗。

  京郊三十万大军尽数被孟祁焕收入囊中,这本身就足够让他害怕了啊!孟祁焕只要有早饭的心思,那原本用来保护过度的三十万大军立刻就能在他的意志下举戈攻入城中。

  皇宫的御林军只有不到一万人,根本不是京郊大军的对手……

  回过神来,凌云帝重重跌坐在椅子上,脸上彻底失去了血色。

  他原以为他防范得很好,却怎么也没想到,换上去的人,居然还是孟祁焕的人……那么……他是什么时候动的手脚……既然他已经有了这个能力,又为什么……

  不造反……

  带着满腹疑惑,凌云帝再次看向了站在那里气定神闲表情轻松的孟祁焕,听见自己已经有几分喑哑的声音缓缓响起:“为什么?”

  “不为什么,”孟祁焕依旧满脸笑容:“你们父子三人利用我利用了这么久,我总得讨点利息回来。宗政轩借欣妃的身体给月寒下了蛊,害得她生产时候九死一生,阿宁更是险些丧命,光这一点,宗政轩就非死不可。”

  “至于宗政贤,”孟祁焕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顿,而凌云帝也因为他这一个意味深长的停顿紧张了几分:“当年他假死离开国都,却把碧玉章给了我,我想了很久还是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听了这话,凌云帝暗中攥紧了拳头。

  “后来我才想明白,这碧玉章,不是宗政贤交给我的,是宫雅拓身边的李嬷嬷交给我的。”孟祁焕的笑容逐渐灿烂:“想必那位李嬷嬷,应该是知道我的身世吧。”

  “没错。”凌云帝仿佛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一口气重重的呼了出来,导致他整个人看起来都沧桑了许多:“李嬷嬷是你母妃的陪嫁,当年宫变时,她侥幸活了下来,机缘巧合之下进入了宫家,成了宫雅拓的陪嫁嬷嬷。”

  “那就对了,”孟祁焕抚掌轻笑:“当年太子府覆灭,皇兄可谓是功不可没。除了大皇子和沐川灵犀之外,整个太子府上下无一活口,想必是宫雅拓也知道了我的身世吧。你们不确定还有多少人知道,所以索性把整座府邸的人都屠了个干净,如果不是顾及脸面的话,只怕连宫家也要死干净。”

  “是……”凌云帝感觉自己这个字重逾千斤。

  “那么,放任我带着沐川和灵犀在白云村生活那么多年,其实并不是担心宗政轩或者宗政宇对孩子和碧玉章起心思,更多的是不想激怒我对吧。”孟祁焕又吐出一个事实:“至于赵太公那些人,根本就是皇兄你的人。我还一直很疑惑,白云村那种地方,怎么会有一个教书先生愿意去落户,也一直很疑惑,李夫人为什么脾气那么不好,而且都住到乡下来了,却还带着丫鬟。哦对了,皇兄可能还不知道,李夫人她认识月寒的生母。”

  凌云帝犹如雷劈一般瞪圆了眼睛看着孟祁焕,难以想象自己居然会有这么粗浅的疏漏。

  “能认识月寒生母的人,自然身份不菲。那么相对而言,学堂李先生的身份自然也不简单。我原本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全都出现在白云村,如果是为了保护沐川和灵犀,大可不必这么多人。但我现在再去看这些事,就都有解释了。”孟祁焕眯着眼笑着,那笑容看着人畜无害,却让凌云帝紧张万分。

  “所有人,都是皇兄派去监视我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