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64章 你快乐吗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4章 你快乐吗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凌云帝凝视着站在自己面前笑意盈盈的孟祁焕,不得不狠狠的咽了两口口水,这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在见到宗政贤的时候。”孟祁焕依旧一脸笑意:“不管当年他多想置我于死地,但是他救了阿宁,所以我不会杀他。”

  “所以你就盯着轩儿往死里咬吗!”凌云帝低声怒问。

  孟祁焕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我说了,他把心思动到月寒的头上,在我这里就已经必死无疑了。就算我无法给他定罪,也一定不会让他活在世上。”

  “轩儿不过是自保而已!”凌云帝争辩:“李月寒不是活得好好的!朕也给了她封号,难道这些都不能换轩儿一条命吗!”

  听了这话,孟祁焕脸上的笑容倏的没了,就仿佛被切换了面具一样干脆利落:“月寒能活下来,是她命大,你给她封号,是她应得的,这一切和宗政轩有什么关系?”

  凌云帝不说话了。

  是啊,李月寒能活下来,连凌云帝都觉得不可思议。而李月寒得封翰容夫人,当初就是她有恩与皇家——一路照顾保护着两个孩子从西北躲开那么多的眼线回到国都,这本身就够她被封为国都第一夫人了。

  别人凌云帝不去揣测,但是自己的儿子,他比谁都清楚。

  如果不是当初太子府出事的时候两个孩子尚未记事的话,宗政贤连他们都下得了手。更别提丧心病狂一直心心念念想要登上太子之位,对碧玉章虎视眈眈的宗政轩了。至于宗政宇,他对碧玉章势在必得,自然也别提对沐川和灵犀有多大的情分。

  “唉……”凌云帝叹了口气,靠坐在椅背上:“你为什么要回到国都……”

  “还不是因为你派金雪儿去试探我。”孟祁焕冷笑两声:“明面上金雪儿是三殿下的人,可是谁不知道金雪儿是你的人,甚至,还是你的女人。”

  凌云帝无奈的闭上眼睛,抬手抚上额头:“到底为什么,你什么都知道。”

  孟祁焕没有回答,目光锁在凌云帝身上,似乎要从他身上用眼神烧出两个洞来。

  “不对,”凌云帝突然睁开眼,因为过于激动,扶着桌子前倾半个身子的时候,把边上的奏章都打落了一部分:“你并不知道……”

  孟祁焕这才耸了耸肩:“我确实不知道,但是现在都知道了。”

  没错,关于白云村的一切,都是孟祁焕的猜测,但是就是这么巧,顺着金雪儿这条线索,事事都被孟祁焕猜中了。

  当初给他碧玉章的李嬷嬷和宫雅拓知道他的身世,所以才会把碧玉章给他。如果还能给李嬷嬷一点时间的话,或许从李嬷嬷口中孟祁焕还能听一遍自己的身世。

  只可惜当时李嬷嬷伤得太重,把孩子和章交到他手上之后就断了气。

  至于李先生和李夫人,孟祁焕全是从李夫人见到李月寒的时候一点点推断出来的,从而猜测李先生夫妻俩和给他行了各种方便的赵太公其实身份贵重,并不是简单的来保护两个皇孙这么简单。

  这一点,刚刚凌云帝也承认了。

  “我真没想到,当初只有那么一丁点大的你,居然心思如此可怕。”凌云帝跌坐回去,连朕都忘了说,看着孟祁焕的眼神里充满了迷茫。

  “你应该庆幸,我对你屁股下的皇位真的没有兴趣。”孟祁焕冷冷道:“否则就凭你一直护着宗政轩,我就能将你取而代之。”

  听了这话,凌云帝蹙了蹙眉,总算是把一直压在心里的疑惑问出了口:“你为什么不这么做?”

  “你快乐吗?”孟祁焕问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当了这么多年的皇帝,人人称颂你功德伟大,但是你几乎从来没有离开过这座四方城,所有关于天下的消息都是你从各地大臣送上来的折子里知道的。百姓过得怎么样,新政策是否利民,你从来没有亲眼见过。更别提巍峨山川和波涛江水,所以,你快乐吗?”

  快乐吗?

  凌云帝彻底被孟祁焕问住了。

  他登基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一刻的时光是为自己或者的。他执宰天下,拥有最高权力,对每一个人都拥有着绝对的生杀大权,他应该是快意且自得的。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就像是孟祁焕所说的,他从来没有亲眼见过民生困苦,从来没有真正体会过百态人生,也从来不懂饿殍遍野有多可怕,更从未体会过大丰收时候的喜悦。

  至于巍峨山川和波涛江水,他也只在画师的画卷里见到过。

  登基这么多年,他只出行过两次。每一次都是劳民伤财,到了地方也是依旧被人三跪九叩山呼万岁,与皇城里又有什么两样?

  所以他便不再去了,在他眼里,这座皇宫就是他的天下。

  于是,他渐渐的就忘了,忘了鲜衣怒马正少年的时候,他也曾打马从陌上飞驰而过,他也曾为了给他的阿彩摘一朵最美的花儿流连于山崖陡坡。

  他甚至忘了,满足是什么感觉。

  当年……第一次看到阿彩对他露出羞怯的笑容的时候,那种几乎要从心里头溢出来的喜悦,是什么感觉?

  他忘了,彻彻底底的忘了……

  孟祁焕看着坐在那里发愣的凌云帝,头一回没有说任何话,转身走出了御书房。

  御书房外,孟祁焕见到了等在那里许久的皇后娘娘。

  “你出来了。”皇后听见动静,转身面向孟祁焕,嘴角挂着清淡的笑容。

  “嗯,”孟祁焕点了点头,却没有行礼:“多谢皇嫂之前对月寒的庇佑。”如果没有皇后的话,早在第一场宫宴的时候,只怕李月寒已经遭到暗算了。

  听了他的话,皇后依旧是那幅表情,笑容就仿佛是刻在嘴角上一样,不多一分,不少一分:“就算她自己不知道,可我知道,我同她是妯娌,我护着她是应该的,总不能看着里头那个糊涂蛋彻底的把你们之间的兄弟情作没了吧。”

  皇后的话意味颇深,但孟祁焕却没有去琢磨,只淡淡点了个头,揖了揖手,转身走了。

  看着孟祁焕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皇后这才叹了口气,不等如公公通报,抬脚就进了御书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