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65章 大婚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5章 大婚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祁王殿下向翰容夫人认错了!

  祁王殿下要重新迎娶翰容夫人!

  祁王殿下准备的聘礼足足有六十六车!从国公府直接排到了城外!

  这个消息仿佛爆炸一样迅速传遍了整个国都。

  此时已经是年关将近,到处张灯结彩,十分热闹。

  断粮风波已经解除了,而且因为这次风波的缘故,粮油商铺卖出的粮食价格甚至比往年还要低上两成。眼看年关将近,大家有了一次断粮的经验,都不再往外卖粮食,反而是大量的往家里买粮食,直到官府不得不出面告诉所有人粮食还很足够,这才算是稍稍减轻了一点儿大家的购买欲。

  二殿下被斩首示众后不久,祁王殿下就放出话来,说自己之前鬼迷心窍不厚道,伤害了翰容夫人,如今回过神来了,诚心诚意的向翰容夫人认错,恳请翰容夫人再给他一次机会,重新迎娶她!

  这个消息爆炸一样传遍了整个国都。

  要说之前大家还一直觉得是李月寒按住了国都所有人的口粮,所以对李月寒非常讨厌的话,那么在大家都觉得那件事是凌云帝干的之后,几乎全城百姓都对李月寒抱有几分愧疚之心。

  这会儿负心汉祁王殿下想要重新求娶翰容夫人,不说国公府是什么意见,就是大部分百姓都撇了撇嘴表示不屑。

  但是祁王殿下够有耐心的,六十六车聘礼足足在国公府外停了三天,三拨人轮流看护,日夜都不曾挪动过半分半毫。

  就这一举动,不知道国都多少女子都心生荡漾,不知不觉的就开始给祁王殿下说起了好话。

  “虽然祁王殿下之前的所作所为的确可恶,但是作为一个男人,能这么拉下脸面来道歉,本身就已经够诚意了!”

  “话不能这么说,诚意有个屁用,诚意能让翰容夫人受过的伤害消失吗?”

  “那也得给祁王殿下一个机会,让祁王殿下去抚平翰容夫人心里的创伤不是吗,不是有句话这么说的吗,解铃还须系铃人呀!”

  ……

  “好了好了别说了,笑死我了哈哈哈……”李月寒笑倒在躺椅上,红玉和红秀姐妹俩这几天天天跑出去听别人八卦她和孟祁焕的事情,然后回来学给李月寒听,每次都有新体验,可以说给李月寒的生活带来了不少乐趣。

  “有这么好笑吗。”一旁正在用不知道哪里找到的小匕首给李月寒小苹果的孟祁焕一脸郁闷。

  李月寒瞪了他一眼:“你这匕首用过没有?”

  “没有,贺正天新买来的!”孟祁焕连忙坐好,然后立刻把手里削好的苹果递了过去。

  “这还差不多。”李月寒满意的接过苹果咬了下去。

  见她仿佛猫儿一样窝在躺椅上晒太阳的样子,孟祁焕的心柔软成了一滩水,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她散开的头发,道:“过完春节,我们就离开国都吧。”

  听了这话,李月寒看了孟祁焕一眼:“真的吗!去哪里!”

  老实说,距离权利越近,李月寒就觉得了无生趣。每个人都在追逐权柄的话,那么权柄在她的眼里就成了一块鸡肋。

  拦着她踏遍大好河山的鸡肋。

  或许世上能像她这样想的人,凤毛麟角吧……所以她在孟祁焕的眼里才会这么特别。

  “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孟祁焕淡淡笑道:“但是在走之前我们得把婚礼办了,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松口让我的聘礼进国公府大门?”

  听了这话,李月寒撇了撇嘴,把头挪开,不给他摸:“你之前可是晾了我快两个月,我怎么说也得回本吧……”

  “那可就得等到夏天了啊!”孟祁焕故作难过的叹了口气:“我还想着带你去看春天的山水呢。”

  “冻手冻脚的,不看不看。”李月寒摇了摇头:“对了,你就这么离开祁王府的话,季心月不会对阿逸和阿宁下手吗?”

  “我把她关起来了。”孟祁焕伸手擦掉了李月寒嘴角的苹果汁:“我暂时还不能把她送回陈府,所以只能先关起来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倒是没什么反应,胆子比较大的红玉就不可以的帮李月寒叫起了委屈:“王爷可是有所不知,之前您那位季侧妃不知道来找我们夫人多少次麻烦,说的话一次比一次难听,我们夫人可是受了一肚子的委屈!”

  “瞎说。”李月寒从来没打算跟孟祁焕说季心月的事情,在她眼里,季心月这一步是必须走的,而让季心月到自己面前来嚣张也是必要的。虽然孟祁焕连半个字都没跟她透露过就直接把她送到了国公府,但是李月寒相信孟祁焕。

  这份信任,是谁都破坏不了的,哪怕是一开始搅得她心神不宁数次不信任孟祁焕的季心月也一样。

  如今他们之间的感情,早已经不是当初可以比的了。

  “我都知道。”孟祁焕捏了捏李月寒的脸蛋儿:“季心月每一次来你面前嚣张,我都知道,我都记着。”

  李月寒没说话,低低的“唔”了一声,专心吃苹果去了。

  在祁王府的聘礼停满国都大街小巷的第五天,国公府终于敞开了大门,由老国公出面请了圣旨,同意了这门婚事。

  大年三十这天,李月寒一袭红装,从国公府出嫁,带着国公府添置的六十六车嫁妆一起,二度嫁入祁王府,名正言顺的成为了祁王妃的同时,还保留了她翰容夫人的尊号,被封做第一夫人,极尽尊荣。

  大婚这天,季心月坐在自己的小院子里,听着外面锣鼓喧天,却一脸平静,始终没有说话。

  大婚当夜,季心月在房内悬梁自尽,大年初一一早被发现的时候,身上已经起了尸僵。

  得知了季心月的死讯后,季夫人在大年初三也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除了这两件事之外,整个年过得十分顺和。因为是正月里,不能操办葬礼丧事,所以季心月和她娘甚至连灵堂都没有摆,匆匆入了土。

  虽然一直对季心月这个人很反感,对于她的死,李月寒还是挺感慨的。

  这个女人,死都要给她找不痛快……

  但是很快李月寒就没法儿再考虑别的事情了。

  刚过了十五,李月寒就觉得浑身没劲,不过两三天的功夫,她就陷入了莫名的昏睡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