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66章 北上辽毕烈东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6章 北上辽毕烈东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北风呼号,漫天白雪,行走在雪地里的马儿被风雪吹得睁不开眼,只能慢悠悠的往前走。马蹄踏在雪上,一丝声音也没有。天地之间一片雪白,仿佛这辆马车只是一张白纸上不小心浸透的水渍,马上就会干涸消失一般。

  马车很大,大到需要四匹马才能拉动。

  赶车的人浑身都包裹在皮草之中,手上也戴着兽皮做成的手套。饶是如此,还是被狂风大雪吹得说不出话来。偶尔从口齿之间蹦出个“驾”字,对他来说仿佛就是说话的极限了。

  不知道马车在雪地里走了多久,赶车人为了不被刺眼的白雪伤到眼睛,他的眼睛用灰布遮了起来,仔细看还是能看到他在灰布下睁开的双眼。风太大了,赶车人时不时的就要调整一下灰布,保证它不被吹走。拉扯间偶尔露出眼睛的样子,已经通红发肿了。

  马车里倒是很温暖,烧着炭盆,烘得四壁温暖如春。一人躺着,两人分次坐着,却没有人说话。

  李月寒静静的躺在软垫上,如果不是还有轻轻浅浅的呼吸的话,她看起来与死人无异。紧挨着他坐下的孟祁焕生怕她出什么事,始终握着李月寒的手。靠在马车背上,他双目紧闭,不知道在想什么。

  坐在他下首的江明也是一样的姿势,马车里的气氛压抑极了。

  元月十八那天,李月寒再也没能醒过来。孟祁焕仿佛疯了一样请遍了国都的大夫,但是连国都第一名医谷大夫都不知道在李月寒身上发生了什么。

  为了唤醒李月寒,孟祁焕甚至不顾一切的逼着凌云帝拿出了碧玉章,却悲哀的发现,他和碧玉章没有了半点联系。

  起初他以为是凌云帝故意给了个假的章子,但是他和碧玉章相处那么久,更是帮着李月寒伪造过一枚碧玉章,怎么会不知道手里的东西是真是假。

  他疯了一段时间之后,皇宫里的钦天监监守找到了他。

  “按照王爷所说,王妃是从十五那日开始浑身乏力提不起精神的,而下官是在十四那日夜观天象,发现王妃的命格星辰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枚星辰。王妃的命格星辰越是暗淡,那枚从未见过的星辰就越明亮,所以下官觉得,二者之间或许有某种联系。”

  “那应该怎么办?”

  “按照星辰轨迹推演,下官认为这枚汲取王妃命格星辰的未知星辰是从北方而来,或许王爷到了北方,就有结论了。”

  北方。

  北方生活着许多部落,他们根据草场的生长迁徙,以牧牛羊为生。到了雪天,就地安营扎寨,等风雪过后才会继续活动。

  东翰国的北方有一个叫辽毕烈东的属国。因为常年被游牧部落骚扰,所以在东翰国立国之初就自愿归属于东翰国,成为了东翰属国,借助东翰国的力量对抗游牧部落。

  孟祁焕一行,正在往辽毕烈东去。

  离开国都的时候,老国公拉着他,颤抖着声音要他一定要救李月寒一命,孟祁焕废了好大的力气,才稳住自己的心神,给李月寒在这世上唯一的家人坚定的承诺。

  无论如何,孟祁焕承诺一定会救活李月寒。

  今年的冬天来得早且漫长,本来他们一行人除了江明和正在外头冒着风雪赶车的贺正天之外,还带了红玉红秀两姐妹和三名死士。

  可惜风雪太大,红玉红秀还有那三名死士乘坐的马车已经从他们的视线里消失两天了。

  而他们也在这一望无际的冰原上,走了足足十天了。

  白天越来越短,夜晚越来越长。一开始他们还能找到避风的山坳,孟祁焕和贺正天还有江明三人轮流守夜,遇到过孤狼,遇到过白熊,遇到过他们从未见到过的野兽。

  所幸都躲了过去,都活了下来。

  而李月寒始终没有醒。

  偶尔孟祁焕也会想,如果钦天监的话是假的,那该怎么办?

  而且一路向北,他不懂星象,又如何判断是否遇到了李月寒命格星辰身边的那颗异星?

  当初带上江明,就是因为江明懂星象,还笼统的解释了一下星座是什么。

  但从他们踏上旅途开始,风雪从未停止,别说观星了,天上连只鸟飞过的痕迹都找不到。

  眼看着天又要黑了下来,贺正天拉住了马,敲了敲马车门大声道:“主子,天快黑了,咱们得找地方过夜!”

  在冰原上,夜晚是最危险的。

  孟祁焕回过神来,沉默了一下,把李月寒的手塞进皮草里,拿起一旁的皮大氅裹上,一弯腰,走出了马车。

  风雪迎面扑来,孟祁焕的脑子清醒了一些,示意贺正天进马车里休息一会儿,接下来的路他来赶车。贺正天顿了顿,顺从的从眼睛上把灰布条取了下来递给孟祁焕,然后抖落身上的雪后,弯腰钻进了马车里。

  这几天他们都是这么过来的,江明身体太弱,赶车和守夜只能二选一,所以他不用赶车。孟祁焕在童生岛的时候学了不少野外生存的技巧,所以寻找过夜的地方的时候,都是孟祁焕来。

  今天运气不太好,天黑了,他们还在一望无际的冰原上跑着。无奈,孟祁焕只能让江明和贺正天一起动手,在天黑之前堆了一个冰雪凹包,磊结实后,拿出了他们所剩无几的柴火,烧了一锅雪水分着喝下去,暖了暖身子。

  孟祁焕又给昏睡中的李月寒喂了两颗谷大夫配置的药丸后,掖好了李月寒的被子,转身准备下马车和江明贺正天商量一下明天怎么办,他们一路上收集的木柴只够他们今晚一晚上的烧用,而这冰原却看不到树林。

  才一出马车,眼前寒芒一闪,孟祁焕立刻顿住了动作。

  “不许动!”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孟祁焕借着微弱的火光看了一眼,来人穿着典型的北方衣物,看起来应该是辽毕烈东的国民。

  “你们这些人,来我们天星五河镇的地盘做什么!”

  一听这话,孟祁焕瞳孔猛地一缩。

  天星五河镇?

  “兄台误会!”贺正天大声喊了起来:“我们是要去辽毕烈东,一路上被风雪迷了路,这才不小心踏入了天星五河镇的地盘!”

  他们这时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辽毕烈东紧挨着天星五河镇,来人自称是天星五河镇人,那他们就是真的被风雪迷了路了。

  且天星五河镇出了名的乱,眼前这一伙人看起来明显不好惹,今晚怕是不好过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