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70章 灯下黑的恐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70章 灯下黑的恐惧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二人推测来推测去,推测了半天也搞不明白孟祁焕什么时候在天星五河镇留下了“九爷祖宗”这样响亮的名头。看冰原狼帮会的人对孟祁焕那个与其说是尊敬还不如说是又敬又怕的态度就知道这个名头的分量。

  可虽然天星五河镇是三不管地带,可各国丢进来的探子也不少,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

  就算贺正天没机会接触到手握权柄之人,可江明是宗政轩身边的人呀!陈家那么庞大的势力,难道会一点都没听过这个名号吗?

  两人讨论了半天都没有结果,索性换了个话题。

  为什么孟祁焕在马车边上要用那么残忍血腥的方式杀了那几个冰原狼帮众。

  “你傻啊,当时那个时林江在哪儿!在马车边上!”贺正天觉得江明一点都不聪明:“王爷指虎放到了两个人之后那家伙直接窜上了马车,马车里可是夫人!”

  江明摇了摇头:“那王爷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表明身份?”

  “……”贺正天答不上来。

  他当时跟壮汉周旋的时候就想过,他家王爷那么能打,为什么不直接打起来。就算是顾及着车里的夫人,也可以把人引到一旁去打。

  但是孟祁焕没有。

  他干脆果断的锤死两个人之后,看到时林江站到了马车上,才摆出身份。

  要是早亮身份不省了不少麻烦么……而且那样的话,以时林江对孟祁焕的惧怕程度,别说上马车了,就是让他靠近一点一起烤火都不敢。

  这说明……孟祁焕不想暴露身份?

  或者说,不想在他们俩面前暴露“九爷祖宗”这个身份?

  意识到这一点的贺正天和江明互相看了看,又看了看,飞速灭了灯钻进了被窝。

  孟祁焕杀人的时候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既然他本来不想在他俩面前暴露这个身份,但最后为了保护李月寒而不得不暴露了,然后杀光了除时林江之外所有冰原狼帮众……想想头皮都要炸了……

  带着这种莫名的恐惧,两人倒是迅速的进入了梦乡。

  而冰原狼帮会驻地里的帮众们,就没有这种好事儿了,他们分成了两组,每组至少二十人,在驻地附近巡视,警惕性全都调到了最高,谁都不敢打盹儿。

  一夜过去了,风雪停了下来,天空碧蓝如洗,点点白云仿佛不小心落在湛蓝色画布上的色彩,轻柔而又缥缈。

  湛蓝之下广阔无垠的纯白冰雪原看起来无辜而又清纯,一望无际的白仿佛是落在地上的云朵,这天地如此赏心悦目,谁也不会想到就在昨天,冰雪原上到处都是呼号咆哮的风雪。

  孟祁焕从雪屋里走了出来,脸上依旧带着半脸黑面具。

  他出来的时候,贺正天正在跟冰原狼帮众聊天,了解周围的情况和去辽毕烈东的方向。孟祁焕一出现,冰原狼帮众立刻紧张了起来,下意识站直了身子。

  “王爷!”贺正天立刻回头行了礼:“属下已经探明了方向,我们现在的确在天星五河镇的最北部,只要往西走,大概两天左右就能离开冰雪原,离开冰雪原再往西走一天左右,就差不多能到辽毕烈东最南边的城市了。”

  听了这话,孟祁焕扫了一眼贺正天,道:“给猎鹰喂两块生肉,我们在这里等另一辆马车。”

  “啊?”贺正天懵了一下:“他们会不会没有像我们一样走错路啊?”

  “不知道。”孟祁焕硬邦邦的三个字就丢了过来,然后转身又回到了雪屋里。

  贺正天摸了摸耳朵,只能叹了口气,转身去跟刚刚聊天的帮众要生肉,却在看到对方的时候结结实实的吓了一跳:“你这是什么表情!”

  帮众:“你你……你居然敢……居然敢跟九爷祖宗……那么说话……你……你不怕死吗……”

  贺正天疑惑:“我们家王……我们家九爷脾气挺好的啊,为什么要怕?”贺正天说的是实话,跟着孟祁焕这么久,他就昨晚见到孟祁焕真正发怒的样子。再之前的时候,孟祁焕待人接物都十分平和,就连一步一步逼得凌云帝下旨处斩的那段时间,孟祁焕都是从容不迫的样子。

  听了贺正天的话,帮众跟见了鬼一样的看着他:“你怕是个假侍卫!”

  “?”贺正天满脸问号:“你们为什么这么怕我家王爷?”

  帮众:“能不怕吗!九爷祖宗可是一言不合就能一拳爆头的存在!当初在天星五河镇多少人想杀了九爷祖宗,但是他们的死法都一模一样,全是被指虎把脸打进脑子里!”

  贺正天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昨晚孟祁焕杀人的场景,当即一哆嗦,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倒是站在房门口的江明捉住了重点:“你说的当初,是多久之前?”

  “挺久了吧,”帮众回忆了一下:“可能有个十多年左右!”

  这下连贺正天都懵了:“不可能啊,十年前我家主子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呢!”

  “要不你以为我们为啥这么怕他啊!”帮众瞪大了眼睛,突然见了鬼一样撒腿就跑了。

  贺正天和江明同时起了一脊背的鸡皮疙瘩,硬着脖子转头看向身后,毫不意外的对上了带着半脸黑面具的孟祁焕。

  “我让你喂鹰。”孟祁焕淡淡的看着贺正天。

  贺正天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应声:“马上就喂好——”

  然后孟祁焕的目光又落在了江明身上:“好奇?”

  江明不停给自己做心理暗示,好歹我也是个穿越者,以前受制于人可以怂,但是现在多少可以浪一米米,壮着胆子点了点头。

  看着明显紧张的江明,孟祁焕露在外面的半边脸突然勾起了嘴角,衬得看不见黑面具的另外半边脸十分阴森可怕:“听过灯下黑吗?”

  江明愣住。

  可……孟祁焕在天星五河镇打出了那样的名声,难道就一点没传回国都吗?

  仿佛看穿了江明的想法一般,孟祁焕的声音十分愉快:“一滴墨水滴在纸上十分显眼,但滴在砚台上就难寻踪迹。而混入砚台的纸屑应该是什么颜色,还不是墨水说的算吗?”

  江明这一次是真真切切的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一点一点的僵硬了起来。

  也是在这一刻,他意识到了更多的东西……

  比如,为什么凌云帝对孟祁焕这么容忍……

  原来是……恐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