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72章 有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72章 有人!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难得能找到一处相对安全的地方,李月寒也是离开安全屋这五天来第一次睡得稍微踏实了一些。迎着晨光醒来的时候,李月寒眼皮动了动,刚要睁开眼睛的时候,却灵台一清,生生遏制了这个下意识的动作。

  她敏锐的捕捉到有一道近乎实质的目光正黏在她的身上。

  那种被人从头到尾反复打量的感觉,让李月寒毛骨悚然,甚至连一点细微的动作都不敢有。她在醒来那一瞬间动了动眼皮的时候,就感觉到那道目光即将撤离。好在李月寒没有睁眼,那道目光等了一会儿,又恶心的缠了上来。

  这种感觉太难受了!

  李月寒甚至感应不到这道目光从何而来,但是她的五感六识早已经十分敏锐,所以她十分确定有一道目光挂在她的身上,她不敢动。

  或许是李月寒动了动眼皮之后一直都没有别的反应,那道谨慎的目光踌躇了许久,仿佛试探了几次,确定李月寒没有醒过来之后,那道目光再度近乎贪婪的缠上了李月寒。

  到底是什么东西!

  李月寒的心脏仿佛被一只大手紧紧攥住,紧张到她几乎要上不来气。

  任由着那道目光打量了将近一个小时左右,李月寒鼓足了勇气一般,猝不及防的翻身而起,向某个方向看去。

  空空如也。

  什么都没有。

  别说是人,连个虫子都没有。

  李月寒挑选的栖身之所是一处悬崖边上塌了一半的山洞。因为塌的是悬崖那侧,全是碎石子,猛禽无法筑巢,所以只需要将悬崖内侧做一个简单的屏障遮掩,她就可以安稳的睡在没塌,并且确认过不会突然塌下来的那一半洞里。

  尽管那道目光消失了,李月寒还是在心惊刚刚那种被打量的感觉。

  到底是什么!

  不可能是野兽,如果是野兽的话,不会在李月寒睁眼翻身的那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灵泉空间里……除了李月寒,难道还有人?

  想到这一点,李月寒顿时脊背发寒。

  不可能是人!人也做不到那样的反应速度!

  那么……

  李月寒冷静下来,她暂时还没有离开山洞,所以能全神贯注的思考。

  也就是在这一刻,李月寒的脑袋里传来一声轻道几乎意识不到的“啪”声,李月寒整个人的感觉都不对了!

  她和灵泉空间那一抹微弱的联系,终于还是断了……

  掠夺!

  李月寒瞬间意识到这一点。

  灵泉空间活过来了!从她手里夺走了空间主宰的力量!

  顾不上那么多,李月寒一脚踹开自己用树枝挡住的那一半洞口,朝着某个方向飞奔而去,冲到了昨天路过的一处灵泉潭边,谨慎的,把手伸了过去。

  这一次,李月寒没有再被任何力量阻挡,顺利的把手伸进了灵泉水里。

  李月寒愣了愣,随后捧了一捧水,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

  她和灵泉水之间的那层会瞬间把外物燃成灰烬的阻挡不见了!不,不仅如此……

  李月寒对灵泉水不能说是十分熟悉,但是也是经常打交道,所以能发现不同。此时的灵泉水……对李月寒来说,只是比溪水清甜一些的……普通水……

  “咕嘟咕嘟——”就在她跪坐在灵泉潭边的这一会儿,一个微弱的声音传入耳朵里。李月寒还没有从灵泉水的变化中回过神来,只茫然的扭过头,下意识的看向原本泉水的位置。

  “哗啦——”

  泉眼又活了,不仅活了,而且流量也很大,一会儿的功夫,就充盈了整个灵泉潭,等李月寒终于回过神来的时候,她的双腿都被浸泡在水里了。

  “恭喜你,”一个带着欣喜的声音传来,不知声音来往何处,但是却准确无误的被李月寒听到:“成功被本座捕捉。”

  本……本座?

  “你是谁!”有人说话,李月寒瞬间警惕了起来,一边说话,一边离开了泉水。

  “本座是这天地的主宰。”那道声音仿佛此时心情不错,对李月寒不客气的质疑也没有什么不满:“这是本座的天地,只不过出了点小意外,导致这该死的小玩意儿竟然将一部分主宰权给了你。”

  “不过现在没关系了,本座已经拿回了所有主宰权,你也被捕获了。”

  李月寒沉着脸看向四周,实在是找不出这个声音从何处传来。

  “别找了,本座就是这座天地的主宰,天地为我,我为天地。”

  听了这话,李月寒冷笑:“那我岂不是踩在你头上了?”

  那个声音似乎没意识到李月寒会拐到这个奇怪的点上回话,一时间居然被噎了一下。

  “那也就是说,我还在你头上拉过shi?”李月寒毫不客气的抓着这一个说话的空隙继续嘲讽:“你为天地?那你岂不是不仅要天天被我在头上拉屎,还得被这连绵起伏的山林里所有的动物踩在头上拉屎?”

  “闭嘴!你怎么这么龌龊!”那个声音再度响起,却带着薄怒。

  李月寒倒是好整以暇的找了个大树背靠着坐下,继续道:“难道我说错了吗?是你自己说的你为天地,既然你是天是地,那我不就是踩在你身上了吗。”说着,她还抬脚跺了跺:“没想到你喜欢顶着这样一头郁郁葱葱的颜色啊。”

  那个声音又沉默了。

  “别装死,反正你也说了,我已经被你捕捉了,并且你也拿回了这个空间的主宰权。从你刚才的傲慢语气来判断,你要是可以的话,甚至恨不得站在我面前向我炫耀,毕竟于你而言,我是你的手下败将,哪里有不跟失败的对手炫耀胜利的道理,对吧。”

  “可是你却只敢跟我对话,连出现在我面前都不愿意,那我可得好好猜猜看——”李月寒意味深长的停顿了。

  “猜什么!”那个声音几乎是下意识般问道。

  果然是个不禁逗的。

  李月寒的声音带着几分轻松惬意:“我猜,你现在应该没有能力出现在我面前,或者说,你还在恢复,十分虚弱,虚弱到只能靠声音来对我虚张声势。若是我被你的声势吓到,信了你的话,认定自己被‘捕捉’的事实,也就不会想着要去寻找你的……唔,你的本体!”

  最后四个字落下,空气都安静了下来。

  赌对了!

  李月寒在心里暗暗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