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79章 李月寒到底怎么回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79章 李月寒到底怎么回事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孟祁焕好脾气的看了一眼说话的人,面孔很稚嫩,应该是在天星五河镇生活没多久的年轻人。

  所以孟祁焕倒是也好脾气的没有生气,淡淡道:“那么你们海荣丰商会如今花钱雇佣帮会去打帮会,就不是在借助帮会的力量了吗?你们不一样是给帮会银子,难道因为给得多了给得专一了,就不算给了吗?”

  年轻人被孟祁焕的话刺了一下,倒是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看着年轻人憋红的脸,孟祁焕冷冷哼了一声:“天星五河镇能维持这么多年的正常运转,那些普通的老百姓能在天星五河镇生活,靠的就是帮派之间互相制衡。帮派管辖区域内的商铺按月缴纳保护费,既没有多收,也没有收钱不干事,如今你们加入了海荣丰商会,为了剿灭帮会费钱费力,最后还不是靠着帮会之间拿钱消耗吗?”

  “或许帮会的存在让你们觉得很不舒服,也确实帮会的人有的时候不是很文明,但是你们能在天星五河镇活下来,不客气的说,靠的就是帮会,这也是为什么我当年留下帮会的原因。”

  天星五河镇不是一日出现的,孟祁焕当年从童生岛偷溜出来混入天星五河镇之后,也曾经对这里的帮会不满过,但是他观察了一段时间,发现帮会的存在的确会庇护商铺之后,就改变了想法。

  之所以后来在天星五河镇大杀四方,也是他突如其来的念头。那时候年纪小,不出挑,别人问他名号,他只说是你祖宗。

  后来才丢了个九爷的名号出来。

  九。

  他排行第九,是先帝最小的儿子。所以孟祁焕知道自己身世这件事,比所有人想得都要早。

  “九爷,”有人弱弱开口:“帮会横行霸道,专门欺负别的帮会地盘的商会,这也是不争的事实,所以海荣丰商会的出现,只能说是商铺自保的手段,不能说明什么。”

  听了这话,孟祁焕倒是好脾气,示意四海客栈的伙计给他搬来一张椅子后,大大方方的在高台上坐了下来,声音不大,却因内力雄厚,落到每个人的耳朵里:“帮会地盘内的商铺被别的帮会欺负,这只能说明你们投靠的帮会没有能力,的确不能说明什么。”

  在天星五河镇的世界里,弱就是原罪。要是弱还弱得理所当然,那只有被人摁灭的份儿。

  这个道理孟祁焕不说,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也不是没有过帮会拿商铺去讨好隔壁帮会的事情,但是这是天星五河镇人最不齿的做法。商铺大可以把事情公诸于众,毕竟天星五河镇也不缺好事者。

  一切都以拳头为道理的世界,从来都不讲道理。

  孟祁焕知道天星五河镇是个畸形,但是却没想过改造天星五河镇。在他看来,保护好教书先生和大夫就够了,其他的,给得起钱的,帮会多保护一点,给不起钱又打不了架的,离开天星五河镇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天星五河镇虽然乱,却乱中有序,一点也不麻烦。

  比起东翰国朝堂上线团一样的乱,倒是直白了许多。

  “可海荣丰商会已经建立起来了!九爷难道要拆了吗!”有人又壮着胆子问道。

  孟祁焕眉毛一挑,看向说话的人,淡淡笑了起来。

  看到孟祁焕这个笑容,身边很快有人把说话的人当场割喉。

  “天星五河镇本来就不是一个讲道理的地方,”孟祁焕淡淡道:“海荣丰商会想要继续存在也不是不行,只不过任何继续与海荣丰商会来往的商铺或者个人,都将受到天星五河镇全体的排挤和追杀。”

  “哗啦——”孟祁焕的话仿佛在油锅里倒入了一碗水,一下就沸腾了起来。

  大家仿佛都没有意识到孟祁焕对已经成为规模的海荣丰商会会是这样的态度,所以一时间议论纷纷,声音大得传出了四海客栈,挺吵的。

  孟祁焕却是不管那么多,身影一闪,快到大家反应不过来,已经消失在高台之上。

  在他回到客房的时候,那名巫医也被人送了过来。

  “九……九爷……”巫医起初还对把自己拉过来的人十分不满,眼下见到孟祁焕,立刻就怂了。

  “听闻你医术了得?”孟祁焕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回应后,直截了当的问道。

  巫医听了这话,疑惑的看向孟祁焕:“可……可九爷并没有生病……”

  “跟我来。”孟祁焕说着,推开了房门,领着巫医进了门。

  贺正天就守在李月寒床前,一见孟祁焕进门,立刻站直了身子。

  “看看。”孟祁焕没有走过去,而是站在离床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也没让巫医走过去,而是让他就这么看着。

  巫医一愣,旋即赶紧看向床榻上,这才发现,床榻之上还有人。

  “这……”巫医看了半天,只觉得一脑门的冷汗,噗通一下跪在了孟祁焕跟前:“九爷饶命,小人不管怎么看,床上的女子都已经没有气息!”

  巫医十分忐忑,生怕孟祁焕一言不合劈了自己。毕竟这位血罗刹当年血洗天星五河镇的事情,可是每一个天星五河镇的居民都能说上几段儿的……

  “你靠近些看。”孟祁焕却是没有生气,巫医说的和谷大夫说的一般无二,他们都认定李月寒已经死去了,但是却也同时十分诧异李月寒还有呼吸。

  这也是所有大夫束手无策的关键之处。

  巫医听了孟祁焕的话,小心翼翼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跟在孟祁焕身后走到了床榻前,瞪大了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

  按他的经验断定,床上女子已经是死人了,但是却依旧有微弱的呼吸和脉搏,这太不可思议了!

  “见过这种状态吗?”孟祁焕的声音再度传来。

  巫医回过神来,也不管那么多,蹲下身子就把李月寒的手从被窝里拿了出来,拉上袖子,用银针挑破手腕,果然溢出了黑血。

  而这黑血一冒出来,一股难以言说的腥臭味就弥漫了整个房间,贺正天不得不打开窗户透气。

  “我知道了!”巫医兴奋的处理了一下李月寒手腕上冒血的针眼,然后转头看向孟祁焕:“这位姑娘是被蛊虫咬断了生机,要是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中了绝命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