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84章 江明的揣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4章 江明的揣测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孟祁焕驾车的技术很不熟练,尽管离开国都这一个多月来他时常和贺正天交换着驾车,但是毕竟不是驾车手,所以为了让马车里的李月寒不受到太大的颠簸,他只能尽可能慢和稳的驾着车往前去。

  一开始贺正天是更倾向让江明来驾车的,毕竟孟祁焕的身份摆在那里。

  但如果说孟祁焕的驾车技术很差的话,那江明基本上就是自由飞翔。最初教江明驾车的时候,要不是贺正天及时出手,三匹拉车的马可能就此分道扬镳了。

  所以江明是没有驾车的机会了,只能在日常琐事上多做一点。一个多月过去了,他也从最开始不习惯孟祁焕驾车,到现在的习以为常。

  孟祁焕驾车,贺正天在马车内阖眼休息,江明盯着依旧昏迷的李月寒,脑袋飞速转了起来。

  经过这一个多月的长途跋涉,他们基本已经能确定二皇子生前已经和南疆有着深深的关系,红玉和红秀他们就是最好的证明。

  此时他们一行人正在天星五河镇和辽毕烈东的边缘行走,但是南疆的人却神不知鬼不觉的冲着红玉和红秀他们下手了,只能说明一点。

  他们一直都被南疆的人跟着。

  说起南疆,就算是凌云帝都得摇头叹气。

  南疆十万大山连绵起伏,南疆人终生不离开山林,但是却仗着南疆地形优势各自为王。南疆十二峒每一峒都有一个峒主,而十二峒共同拥立一位圣姑,那位圣姑在南疆的地位,相当于东翰国凌云帝。

  但是十二峒圣姑从来不管事。

  江明虽然跟在二皇子身边多年,但是对于南疆的事情却知之甚少。除了这些之外,对南疆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而南疆又从不与外人来往,所以在天下人心里,南疆一直是一个神秘莫测的地方。虽然这些年不乏有人进入十万大山地界,但是基本都走不了多远,就被毒虫迷障给赶了出来,除非是南疆人亲自邀请带路,否则没有人能随意进入十万大山。

  也因此,南疆蛊术带给不少人恐惧。

  东翰国临界南疆的城镇也不是没有和南疆外缘生活的土著打交道的,虽然不多,但是东翰国建国三百多年,总归是有记录。

  而就在这些仅有的记录里显示,南疆几乎所有人从小学习蛊术,没有一人不是用蛊高手。而东翰国临界南疆的城镇也时不时会冒出一两件南疆人以蛊伤人甚至杀人的事件。

  也正是因为南疆蛊术神鬼莫测,所以去年南边和烈岚国打仗的时候,不管是东翰国还是烈岚国,都没有人想去踏足南疆地界。

  想到这里,江明不由得蹙起了眉头。

  不对,很不对。东翰国的人不踏足南疆地界很正常,毕竟东翰国那么大,不是所有人都对南疆有了解。

  但是烈岚国不一样,烈岚国身后就是十万大山,他们几乎是被南疆十万大山拥抱怀中的国度,为什么也对南疆这么忌惮?而且二皇子宗政轩的蛊术虽然是从他母亲留下的遗物里习得的,可是遗物能有多少,更何况宗政轩的生母早就死了。

  而且如果宗政轩的生母是南疆人的话,她是怎么到的国都,又为何在自己命悬一线的时候不以蛊术自救?

  难道……宗政轩的生母从来都没死?

  想到这里,江明顿时脑袋清明了起来!

  是了!宗政轩的生母一定还活着,否则绝命蛊这种东西不可能出现在国都,否则宗政轩仅凭自学的话,绝对不可能将蛊术钻研得那么深入!

  不对……

  江明又蹙起了眉头。

  宗政轩的生母是广阳宫的洗脚婢,传闻中南疆人行事不同常人,所过之处无不高调,如果宗政轩的生母真的是南疆人的话,就算当年因为不慎被卖入崔府,又跟着崔氏一起进了宫,她又是怎么甘心当一个洗脚婢?

  或者说,她根本就不是南疆女子,也根本不会什么蛊术,一切都是宗政轩防备他,编出来骗他的?

  想到这里,江明觉得自己的思维陷入了死胡同里。要说宗政轩防备他,的确是防备,但是后来他连南疆十二峒供奉一个圣姑的事情都告诉他了,可以证明宗政轩并不是完全不信任他的。

  可宗政轩为什么要在他生母这件事上大做文章呢?

  毕竟随着宗政轩长大,他生母是南疆女子的事情几乎已经不是秘密了。

  或许往极端处想一想……

  也许宗政轩的母亲的确是南疆女,她之所以进宫,全是南疆十二峒为了渗透东翰国所为。在生下宗政轩后,她因为种种原因死了,没做完的事情就全留给宗政轩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宗政轩一定还藏着一个南疆人,不仅教他蛊术,还控制着他一步一步的夺权。

  可是依江明这么多年对宗政轩的了解,他身边并没有这样一个人,否则也不会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那另一种可能就是,宗政轩压根儿不是皇子,而是在某个时间被悄悄的调了包。可江明在宗政轩十岁开始就跟在他的身边,那个时候宗政轩就已经会蛊术了,身边也没有什么人在指点。

  小孩子虽然一天一个样,但是想要调包的话,只有在婴儿时期才能做到不被察觉,显然宗政轩没有被调包。

  所以……宗政轩到底从哪里习得一身的蛊术的呢……

  江明想了一路都想不明白。以他对宗政轩的了解,这个人除了心眼多一些之外,在玩弄权术上面完全就是个废物点心,这么多年要是没有他从旁协助的话,宗政轩早就让人给废了,如意阁地宫就是很好的一个例子。

  所以,宗政轩的蛊术到底从哪里学的?

  思维绕了一圈,最后还是回到了问题本身上,这让江明有些挫败。他总觉得有些事情是自己没有想到的,但是思维捋了一遍又一遍,还是没有发现细节。

  不仅不知道宗政轩的蛊术到底是从哪里学的,还对跟踪他们的人没有丝毫头绪。

  孟祁焕离开国都的时候之所以带上江明,冲的就是江明很聪明。可是这么多天过去了,江明对这两件事依旧毫无头绪,这让江明深感挫败。

  “唔,”孟祁焕架着马车颠簸了一下,靠坐在马车上的贺正天身子一歪,直接倒进了江明的怀里,然后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江兄?”

  “嗯?”江明回过神来低头看向贺正天。

  “你想什么这么入神,”贺正天坐直了挠了挠头打了个哈欠:“脸色惨白惨白的。”

  随着贺正天话音落下,江明顿时灵光一闪。

  是啊!修习蛊术之人一般脸色都不好!他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