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86章 南疆十二峒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6章 南疆十二峒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天黑的时候,孟祁焕赶着马车在一处小县城上落了脚。晚饭时候,江明把自己的猜测跟孟祁焕说了一遍,想听听孟祁焕是怎么想的。

  谁知孟祁焕却淡淡一笑:“你猜对了,崔氏的确不是真正的崔家嫡女,她是南疆人,混入宫中就是想把凌云帝变成自己手上的傀儡,从而让南疆顺利入侵东翰国。”

  江明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

  “我毕竟出身童生岛嘛,”孟祁焕笑了笑:“童生岛能被凌云帝看中的不多,十多年来也就我一个,所以很多事情凌云帝都会告诉我。”

  “凌云帝毕竟是一国之君,所以他很快就查到了崔贵妃的身世,为了不打草惊蛇,暗中也让人去劝崔家人听崔贵妃的话离开国都。”

  “宗政轩倒真的是洗脚婢的儿子,只不过那位洗脚婢是崔贵妃自己送到凌云帝床上的。那女子知道自己无法生育,所以干脆让自己人顶上。凌云帝虽然没说,但是我猜凌云帝之所以能识破那女子的身份,应该是也中了蛊的缘故。虽然我不知道他是如何解蛊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一直留着那女子,但是不得不说,你猜的很对。”

  听了孟祁焕的话,江明顿时觉得人生都不好了:“所以这些事在你这里不是秘密吗?那你为什么不早点揭发崔氏?而且按你说的原崔贵妃是蛊女的话,在押解她去宗人府的路上你怎么会放心的带夫人一起?”

  闻言,孟祁焕的眸色黯了黯:“那次……是我自大了。崔氏很早就被凌云帝暗中下毒废了一身的蛊术,我以为她不会有能力下蛊,却忘了宗政轩是她一手调教出来的,自己不能动手的事情,让别人拿着自己的手去做也是可以的。”

  “那……那女子,是十二峒的圣姑?”江明又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孟祁焕毫不避讳的点了点头:“除了十二峒的圣姑之外,我想不到还有什么人会对南疆入侵东翰这么感兴趣。而且根据情报提示,十二峒的圣姑和崔氏年纪相仿,并且崔家祖籍就在南界。”

  江明这一次很沉默。

  可是沉默了没多久,他又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陛下以前不处置崔贵妃,是不是因为真的喜欢上她了?”

  “谁知道呢。”孟祁焕喝了口茶:“其实这些事我都是在崔氏死了以后才知道的,很明显,我这一次是被凌云帝当靶子用了。”

  江明一愣:“你是说,陛下一直想除了崔贵妃和二皇子,但是不能亲自动手,只能让你来逼着他动手?”

  “嗯,”孟祁焕点了点头:“可惜当初我被月寒中毒的事刺激得厉害,一想到她生孩子的时候蛊毒发作,我就恨不得杀了宗政轩泄愤,否则我也不可能轻易的中了凌云帝的计。”

  说着,孟祁焕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枚通体玉白的小章子:“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能拿着这个离开国都。”

  “碧玉章……”江明愣住了:“传说中拥有救世之力的碧玉章……”

  “嗯,”孟祁焕把碧玉章放在桌上,倒是神色平静:“不怕告诉你,碧玉章里有一方天地,里面有一种非常神奇的灵泉水,只要能饮下灵泉水,就能百病全消,伤痛全无。你说这种东西,是不是救世之力?”

  江明没说话,愣愣的看着碧玉章。

  “但是现在没办法了,原本我还拥有进入碧玉章那方空间的力量,但是从月寒日渐虚弱开始,我就感受不到碧玉章的空间了。到月寒完全昏迷之后,碧玉章已经灵气全无,变成了一枚普通的章子,否则我可以取出灵泉水来救月寒的。”孟祁焕说着,有些伤感了起来。

  “王爷莫要伤心,相信辽毕烈东一定会有救王妃的法子的。”江明压下心头的震惊,安慰道。

  “嗯。”孟祁焕点了点头,将碧玉章收了起来后,看向江明:“说了这么多,你应该猜到后面追杀我们的人是谁了吧。”

  “十二峒的人。”江明点了点头。

  “不,”孟祁焕摇了摇头:“是十二峒的峒主。”

  江明的脸色一秒苍白。

  孟祁焕继续道:“圣姑死了,圣子也死了,而且可以说都是死在我的手上,南疆的人不可能甘心。但是又知道我武功高强,所以十二峒峒主出手追杀我,才是最好的方法。”

  “比如说现在,追杀我们的人就已经进了这间客栈,我问道了他们身上的腥气。”孟祁焕说着,拍了拍已经吓傻了的江明的肩膀:“记得晚上和贺正天挨得近一点儿,他身上拿着我配的药粉,就算是蛊虫也不敢轻易靠近。”

  说完,孟祁焕就起身上楼去了,留下江明一个人坐在原地头皮发麻。

  孟祁焕说十二峒峒主已经进了这家客栈的时候,江明整个人都僵硬了。被孟祁焕这么一提醒,江明的确感受到身后有几束强烈的目光在他身上扫了又扫。

  不敢耽搁,江明连忙放下筷子匆匆上楼,把刚洗完澡的贺正天给吓了一跳。

  “你干嘛!我差点儿没穿衣服被你看光了!”贺正天不满道。

  “都是男人,我又不嫌弃你。”江明匆匆道:“王爷的香囊给我一下,我拿一些去泡澡。”

  “神经病,人家泡澡都用花瓣,你用香囊。”贺正天嘟嘟哝哝的把香囊拿了出来,江明招呼店小二换了干净的水之后,抓了一把香囊粉末丢了进去,然后才脱衣服进去洗澡。

  另一间房,孟祁焕打了干净的热水,给李月寒擦了脸擦了手,温柔的把李月寒手上的纱布又换了新的,然后才把碧玉章放在床头,叹了口气,拥着浑身冰冷的李月寒,吹灭了灯。

  他没看到的是,在他吹熄油灯的时候,碧玉章仿佛闪了闪光,而李月寒手腕上的伤口也停止了蔓延,甚至还往回收了几毫米。

  这一夜,江明硬要跟贺正天挤一张床睡,气得贺正天破口大骂,饶是如此,江明还是非要跟贺正天一张床,这让贺正天不由得有些害怕了起来。

  江明不是有老婆孩子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