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92章 吃兔兔给你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92章 吃兔兔给你看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偷听到这些对话,李月寒基本已经可以确定了。黑鹰应该和棠西繁一样早早就恢复了神志,但是他比棠西繁要聪明谨慎,所以最开始趁着她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应该是黑鹰撺掇棠西繁来暗中夺取主宰之力的。

  而黑鹰这段时间应该也在用精神力窥视着他们这边的情况,否则不会那么恰好就知道棠西繁有什么没告诉自己的。毕竟黑鹰说他施展精神力的话还是能窥见外面的世界的时候,只说到了知道李月寒有一双儿女,却没说后面的事情。证明他对外界的窥视撑死也就是在自己和孟祁焕大婚左右。

  而从大婚到现在,至少已经过去三四个月了,消耗了再庞大的精神力也该养回来了。而对方的精神力海中的确只剩下浅浅的三分之一,所以他一定是最近又大肆用过精神力才对。

  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黑鹰利用精神力的优势,一直在关注着棠西繁和自己这边的动向。

  不得不说,黑鹰聪明归聪明,但是也是脑袋缺条弦儿,到底还是在荒无人烟的无上君界呆了几百年了,就算和棠西繁过去有恩怨,也早在这么多年时光的磋磨之中泯灭了。

  而自己的出现,让他们俩得到了离开无上君界的希望,所以脑子缺弦儿心里少眼儿的棠西繁轻而易举的就被黑鹰以合作之名利用了。

  看来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借着月光,李月寒把两个人好好的看了一顿,然后意念一动,悄无声息的回到了安全屋的范围。

  这两个人暂时还不能杀,黑鹰和棠西繁一定知道离开无上君界的方法,现在就看谁耗得过谁了。

  不是以为她不忍心杀这里的人化兽吗。

  那简单,只要李月寒用点心,不怕分不清人化兽和野兽。

  毕竟她才是无上君界的绝对主宰,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她说了算。

  尽管心里有数了,李月寒临睡之前,还是布了一层屏障,这层屏障倒不是防护屏障,而是提醒屏障。棠西繁这匹马暗搓搓的出去,总是要暗搓搓的回来的。

  等棠西繁暗搓搓的回来的时候,李月寒不怕试不出他们俩又憋什么闷屁。

  后半夜的时候,李月寒脑子里的弦儿动了动,她立刻从沉睡之中醒了过来。

  棠西繁回来了。

  李月寒闭着双眼做出依旧在睡觉的样子,但是却一直关注着棠西繁。

  他回来之后,先是轻着马蹄在自己附近转了几圈,然后叹了口气,只是这口气叹得有点重,毕竟是马嘛,所以倒是把棠西繁自己给吓了一跳,站在原地半晌不敢动弹,等了好一会儿,发现李月寒没有醒过来的意思之后,这才松了口气。

  “真是个废物点心,无上君界怎么可能会跟你结自毁血契!”棠西繁小声骂了一句,回自己马厩里睡觉去了。

  黑暗中,李月寒幽幽睁开眼,心里又踏实了一分。

  自毁血契!

  原来如此。

  翌日一早,李月寒趁着棠西繁还在睡觉的时候就出了门,回来的时候手里拎着两只兔子。棠西繁吓了一跳,却见李月寒不动声色的拎着兔子拿着刀,到一旁的小溪边上开始宰杀的时候,棠西繁的心都在颤抖。

  不是说下不去手杀这里的野兽吗!不是怕误伤到人化兽吗!这又是个什么情况!她怎么开始吃肉了!

  那……李月寒如今转变心意了,他和黑鹰说好的计划还能继续吗……

  棠西繁不知道,棠西繁甚至想都不敢想。

  看着李月寒熟练的架起火堆,从安全屋里拿了简单的调料,然后把兔子架在火堆上开始烤得滋滋滚油的时候,棠西繁终于壮着胆子凑了过来。

  “那个……你不是说不忍心杀这里的人化兽吗?”

  听了这话,李月寒回过头,对着那张马脸,一脸无辜道:“是啊,不过太久没吃肉了,还是忍不住。我不比你们修仙门中之人,没有辟谷的经验,这么久不吃肉,我已经很难忍下去了。正好进山里撞到这窝兔子,我想着要是人化兽的话,兔子应该活不了这么长久,就抓过来剥皮吃了。”

  说完,李月寒转头继续去盯兔子去了,甚至还咽了几口口水,看起来是真的很想吃肉。

  棠西繁瑟瑟发抖!

  是啊!人化兽能活很久,所以一般化形的不是野兽就是野马这种体型较大的兽类。兔子之类的小动物一直都不是人化兽,昨晚他还和黑鹰就着这一点讨论了一会儿,都在揣测李月寒会不会发现这个秘密。

  却没想到李月寒更直接,今天就上手了,还当着自己的面烤,那她等山里的小动物吃完了,会不会吃马肉啊!!!

  棠西繁越想越害怕,已经不敢靠近李月寒了。

  李月寒倒是仿佛没有察觉到他的害怕一样,兔肉烤好了,直接上手就吃了起来。

  她和无上君界当初是滴血认主的,所以应该是血契没跑了。昨晚棠西繁这个嘴上没把门的又说了自毁两个字,那么李月寒相信,无上君界就算是有了自己的器灵,就算是再不情愿,也是会护着自己的肉身的。

  两只兔子十分肥美,李月寒一顿吃不完,剩了一只多放在太阳下晒着。棠西繁自己跑出去吃了一顿草后回来看到的就是,烤兔肉被晒在太阳下,火堆边上还有一小堆骨头。而吃饱喝足的李月寒又躺到檐下的躺椅上睡起了觉。

  “你就不想出去吗?”棠西繁实在压抑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壮着胆子上前问道。

  李月寒是知道棠西繁回来了的,他回来的时候还睁眼看了一下,但是却没理他。此时听到棠西繁说话,李月寒笑着睁开了眼:“你好奇心这么重,怎么没变成狍子呢?”

  “……”棠西繁被一句话噎了回去,心里默默腹诽别以为我不知道傻狍子,但是马脸上却是看不出表情。

  “再说了,我想出去也出不去,毕竟我不懂。”李月寒摊了摊手,表示自己很无助。

  看着这样的李月寒,棠西繁总觉得心里发虚,正要转头回马厩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件事儿。

  “你还记不记得,之前你把两个孩子安顿在这里的时候,养在那两个孩子身边的那只狼崽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