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93章 委委屈屈棠西繁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93章 委委屈屈棠西繁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猛然被棠西繁提起沐川和灵犀,李月寒的心里也是一阵想念。

  “狼崽子怎么了?”李月寒眼皮都不抬的问道。

  “那是狼王的孩子,当初被你抱走之后,狼王可是在山林里发了好久的疯。”棠西繁闷声说道:“只不过狼王没有从人化兽的状态里清醒过来,要是醒过来了,指不定要找你算账呢。”

  听了这话,李月寒又笑了:“说得好像你们这些人化兽的神智随随便便就能恢复过来一样,说起来我还有一件事挺疑惑的,昨天我到黑鹰那边去看的时候,看到黑鹰的洞穴里有床,所以想来黑鹰应该很早就清醒神智了,你们是同时清醒的吗?”

  棠西繁被她这么一问也有点愣,下意识道:“不是,黑鹰老祖本来神识就十分强大,我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醒了很久了。”

  “哦,这么说来你还挺了解他的。”李月寒阴阴阳阳的来了这么一句。

  棠西繁一激灵:“那……那还不是因为我们之间是宿敌啊!”

  “说来也奇怪,黑鹰老祖昨天跟我说,要不是因为你,他也不会沦落到被关在无上君界这么多年。”李月寒看似随意的开口又道:“这和你之前说的可不一样,我该信你还是他?”

  “那……不是,我说过的,黑鹰老祖是被我师门的人丢进来的啊!”棠西繁差一点中了李月寒的圈套。

  李月寒嘿嘿一笑,一派随意:“可你也说过,黑鹰老祖被丢进来的时候已经是个废人了,既然是个废人,他又怎么拥有强大的神识,还在你之前醒过来?”

  棠西繁这才意识到自己中了李月寒的陷阱,顿时气得直喷鼻息,圆不了自己之前的话,只能耍无赖:“这个我怎么知道!我弱我的错吗!”

  “对啊,落后就要挨打,这个道理你爹娘没教过你,你师门也没教过你吗?”李月寒说着,意念一动,不知从哪里飞来一根芦花棒子,直接抽在了棠西繁的屁股上。

  疼得棠西繁直撅蹄子,长长嘶叫了好一嗓子。

  “你怎么突然就动手!好歹给我一个准备时间啊!”棠西繁被打了一下,心里委屈极了。他就不该被黑鹰老祖撺掇着来骗李月寒,这几天的委屈可比这几千年来受的都多了!

  “打你就打你,还要挑个良辰吉时吗?”李月寒的声音也冷了下来:“毕竟你也知道,我是无上君界的主人,我要做什么,在这里你们谁都阻止不了。”

  听了这话,棠西繁委委屈屈的哼唧了一会儿,随后也是没说话了。

  却是在心里暗暗咬牙:等他和黑鹰老祖把李月寒外界的身体耗死了,无上君界的限制也就不存在了,到那个时候,还不是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毕竟外面那个弱鸡世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就是他这样的修为水平,出去也是可以吊打的!

  当然这些都是黑鹰老祖给他说的,棠西繁对于自身的实力倒是没有撒谎,他的确是修仙界的菜鸡,神识不够强大,要不是机缘巧合的话,也不可能醒过来。

  也比不上黑鹰老祖,还能慢慢养回神识,甚至因为李月寒本身只是一个凡人,实力微弱的缘故,黑鹰老祖还可以偶尔探一探外面的世界。

  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放逐了这么久,其实不管是棠西繁还是黑鹰老祖,都是想离开的。

  毕竟他们都是修仙者,外面的世界灵气稀薄,他们出去可以横着走!

  棠西繁暗暗给自己加油打气之后,倒是没有跟李月寒再说什么,也是知道自己多说多错,索性老老实实的回了马厩休息。

  可李月寒却没打算放过他。

  “喂,你现在只是一匹马,只能站着睡觉,不觉得腿很累吗?或许你更想躺下来呢?”李月寒的声音从棠西繁身后传来,棠西繁顿时一喜,还没等他反应,李月寒又啧啧叹气:“可惜啊,你是一匹马,就算蹄子很累也不能卧下,毕竟你一卧下,用不了多久就会因为自己太胖把心脏给压碎了。”

  棠西繁:“……”虾仁猪心!

  李月寒看着一动不动的马屁股,手指一转,笑意盈盈:“不过偶尔让你放松一下也是可以的。”

  话音落,棠西繁瞬间恢复人身,“噗通”一声,脸朝地趴在了地上。

  “你……”麻溜的从地上爬起来,棠西繁回身就要生气。

  却见李月寒一脸笑意:“怎么样,我昨天给了黑鹰老祖人形自由,你想不想要?”

  听了这话,棠西繁倒是愣住了:“你说什么?你给了他人形自由?那我呢?”他昨天去见黑鹰老祖的时候,他明明还是一头鹰,对于人形自由的事情半个字也没提过啊!

  “你又不老实又爱撒谎骗我,我干嘛要给你?”李月寒一脸的理所当然。

  昨晚李月寒见黑鹰老祖和棠西繁见面的时候依旧是鹰身的时候就存了疑惑,或许棠西繁和黑鹰老祖之间的联盟没有那么牢不可破,而今一试就出来了。

  所以人到底是群居动物,一旦脱离群体的时间久了,哪怕之前心智如妖,也会降智得厉害。

  “我……”棠西繁生的皮肤白嫩,被李月寒这么一句话堵得,眼睛居然红了起来。

  李月寒只看着,也不说什么。

  “你不公平!”棠西繁委委屈屈的嚷了一嗓子后,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你都上千岁的人了,”李月寒没料到他居然真哭,面上十分无奈:“说哭就哭不丢脸吗?”

  “反正……反正这里没有别人了!”棠西繁呜咽不止:“便是丢人,也没人看到了!”

  “我不是人啊?”

  “……”棠西繁本来还只是呜咽,被李月寒这么一怼,干脆啜泣了起来。

  这女人长得这么好看!怎么这么黑心肠!他都哭了也不安慰一下,跟他记忆里那些一见到女孩子哭就上前安慰的男修们一点儿也不一样!

  嗯……这个时候棠西繁下意识忘记了自己也是个公的。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李月寒知道棠西繁真的是脑袋没弦儿的傻狍子,所以这会儿看他哭,不仅没有出声安慰,还在一旁看得挺起劲。

  让你算计呀,知道委屈了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