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96章 十二峒十二人身死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96章 十二峒十二人身死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看着油盐不进的李月寒,棠西繁咬了咬牙,豁出去了一般道:“你可以从我的记忆里直接提取修炼法门!你是无上君界的主人,这么做的能力是有的!”

  “那不行,”李月寒摆了摆手:“我要是用主宰之力入侵你的大脑的话,你很大可能变成痴呆,我可不想养一个痴呆。”

  “只是可能而已!”棠西繁一脸壮烈:“比起能离开无上君界,我愿意冒险!对,自愿的!”

  李月寒这才睁开了眼睛看向棠西繁,半晌后,缓缓开口:“你和黑鹰老祖合作也有可能离开无上君界啊,而且我又没同意我离开的时候带上你。”

  李月寒的话让棠西繁一瞬间就蔫儿了……

  是啊,人家又没说离开的时候带上他,他雀跃啥啊……

  但是,跟黑鹰老祖合作吗?

  不了不了,黑鹰老祖那个家伙浑身心眼,他自认为算计不过,还是算了吧。

  “你……你不带我离开也可以,但是你离开的时候,顺便把黑鹰老祖摁回人化兽吧,我打不过他……”棠西繁无辜的低头说道。

  “他又没有修为,你怎么会打不过。”李月寒倒是好奇了起来。

  “他虽然被废了浑身的修为,但是化成了鹰,本来就是猛禽,我只是一匹马而已,想躲开他的攻击太难了。”棠西繁的声音闷闷的。

  随后,他就觉得脑子一阵刺痛,不一会儿,刺痛感消失,棠西繁懵懂的看向李月寒:“你刚刚……用主宰之力……”

  李月寒大方的点了点头,开始读取棠西繁的记忆。

  棠西繁的记忆很简单,大多数都是门派内清修的生活。而且因为生了一副乖巧的皮囊,所以很受师门上下的喜爱。

  李月寒把修炼神识的法门记下之后,又翻了翻棠西繁的记忆,发现了几个名字。

  棠东繁,棠南繁,棠北繁。

  好家伙,李月寒原来还想过棠西繁会不会有哥哥弟弟叫东南西北的,没想到还真的有,而且还简单直接就东西南北,别的一个字都没改。

  棠东繁是大哥,一位国朝将军,为国家出生入死。棠西繁排行老二。弟弟棠南繁是个文豪,一生著作良多,广为人传播,最小的弟弟棠北繁就比较普通了,是个手艺人,做甜点的。

  棠西繁的记忆里还留着宗门为他报仇的画面,可大概那个时候他只是一匹什么都不知道的马的缘故,记忆十分模糊,是有几个人影。

  李月寒越看越觉得不像是修仙门中之人,但是却没有深究,怕自己再看下去棠西繁就真要变白痴了,所以放过了他。

  被主宰之力放开的棠西繁满头大汗,坐在地上大喘气,随后看向李月寒:“我……我没有痴呆……”

  “嗯。”李月寒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棠西繁见状,索性摊开躺在地上,看着头顶湛蓝的天空,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尽管李月寒对他很凶,但是他却觉得李月寒很真诚。

  至少比黑鹰老祖要真诚的多。

  李月寒一刻也没耽误,盘腿坐在躺椅上就开始修炼神识,毫不察觉时间的流失。

  辽毕烈东。

  孟祁焕一行拿着东翰国朝廷开具的文书,顺利的进了辽毕烈东的国门。而且还特意差人送信给了东翰国驻边将军,告知南疆有不速之客,身上带着蛊虫,要小心防范。

  在辽毕烈东的边城东龙城修整了两日,很快就收到了驻边将军的回信,信上说查到南疆一共十二人,想要从边界离开东翰,被拦下之后企图下黑手,被军师及时发现,尽数当场诛杀。

  只是很奇怪的是,这十二人死后,每个人的口中都会爬出一只形态各异的虫子,挣扎一会儿,死在尸体边上。

  孟祁焕将信烧了,神色却十分凝重。有江明的一路科普,再加上自己的调查,孟祁焕很清楚南疆十二峒峒主是不会这么轻易身亡的。

  而且他也一直好奇,能成为峒主的人,蛊术高神毋庸置疑,但是如果真的一点武力值都没有的话,倒是有点反常了。毕竟情报上也显示,南疆有的人因为体质不符合,所以并不习蛊,一般都会负责各寨子的安全。

  假崔氏是圣姑的事情,是孟祁焕自己推断的,到底是或者不是,却不能肯定。

  这一路上这十二个人没少暗中搞小动作,但是皆被孟祁焕他们挡了下来。这会儿他们十二人死了,孟祁焕倒是生出了几分怀疑。

  这几个人是不是死得太简单了一点……

  想到这里,孟祁焕取出了最后一只猎鹰,吩咐手下之人仔细调查南疆十二峒,然后将猎鹰放飞了。

  这种专门训练用来传递消息的猎鹰比鸽子快,比飞鹰的速度也要快上不少。而且十分凶猛,飞得特别高,不用担心会被人用箭射下来。

  放飞猎鹰之后,孟祁焕照例守在李月寒跟前。

  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总觉得李月寒面上的死气浓郁,但是孟祁焕每次给李月寒手腕上的针伤换药的时候,却总感觉因为针伤带来的瘀斑面积小了不少。

  而且这几天都没有扩大的样子。

  这让孟祁焕宽心不少。

  东翰国来人,辽毕烈东王庭自然是早就收到了消息。在东龙城停了两日后,孟祁焕一行又踏上了路。这一路倒是十分平静。只不过辽毕烈东身处北方,尽管南方和中部地区已经春暖花开了,可辽毕烈东还是下着雪,十分冷。

  又过了两日,孟祁焕一行成功和辽毕烈东王庭派来接他们的人会合。再三日,他们终于进入了辽毕烈东的都城,定云城。

  “从主国来的尊贵的客人,请品尝我们特意为你们准备的羊羔酒吧!”迎接孟祁焕一行的不是辽毕烈东国王,而是国王膝下长子,巴克尔。

  此人身高体壮,看起来相当魁梧,但是却一脸憨厚,十分热情。得知孟祁焕前来是想给自己的妻子治病之后,更是热情的安排了许多大夫前来看诊。

  只不过李月寒中的是绝命蛊,普通大夫自然是没有医治的能力。为了让孟祁焕宽心,巴克尔特意设了大宴,召集了定云城大半以上的权贵,又请来了辽毕烈东有名的美女献舞,搞得很是热闹。

  “多谢大王子的盛情款待。”孟祁焕举杯,面上倒是淡然。反而是那些来献舞的美女个各大贵族带来赴宴的女儿们,不停的在对孟祁焕抛媚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