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506章 棠北繁的后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06章 棠北繁的后人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虽然贺正天并不是很懂他家王爷和江明的话,但是搞事他向来是一把好手。

  辽毕烈东如今还没有入春,白日很短,所以酉时左右天就黑了下来。

  吃过晚饭后,贺正天换上夜行服,揣上他许久没有拿出来的小匕首,一身轻巧,冒着寒夜就悄悄的离开了别院。

  此时,孟祁焕正在李月寒的房间里和江明下棋。

  “王爷是怎么看出来繁儿姑娘不是个哑巴的?”江明思忖良久,还是问出了这个疑惑。

  孟祁焕眼皮子都没抬一下,淡淡答道:“十三公主不是说了吗,万物生,生万物,只要还有一口气的人都能从鬼门关里拽回来。而繁儿姑娘迄今为止拿出来给月寒用药的万物生,少说也有一勺子那么多了。我曾经接触过万物生,知道它的厉害。你说,如果你是繁儿姑娘的话,会不治好自己的嗓子吗?”

  听了这话,江明沉默了片刻,缓缓落了一颗白子,后道:“可是有人天生就是哑巴。”

  “天生就是哑巴的人,基本都是天生的聋子,很显然,繁儿姑娘能听到声音,而且十分清楚。”孟祁焕说着,落了一颗黑子,棋盘上杀局立显:“你输了。”

  “我在王爷的手上下棋就没赢过。”起初江明还有些不服气,毕竟他曾经也是围棋少年组全国冠军。

  但是到了孟祁焕这里吧,输着输着,就没脾气了,没办法,输习惯了,要是还憋屈的话,就先把自己怄死了。

  “我倒是好奇,为什么你当初会接受宗政轩的安排,去娶妻生子呢?”孟祁焕算是为数不多知道江明穿越者身份的人:“我听月寒说过你们那个时候的事情,你们不都讲究什么人格独立,拒绝包……包办婚姻吗?”

  听了这话,江明也是有些不好意思:“最开始我的确是拒绝的,毕竟宗政轩并不是我心里理想的辅佐对象。可是没办法,他给我下了蛊,而且又给我洗脑说,只有我真正的成家立室了,他才会放松对我的监视。王爷是不知道我那段日子是怎么过的。宗政轩性情多疑,我无数次睡醒过来看到自己家里坐着几个暗卫。他们也不怕我发现,我醒了之后才慢腾腾的离开我的视线。”

  说到这里的时候,江明仿佛有些情绪涌了上来,好一会儿他才压了回去,勉强笑了笑:“我是个很自私的人,在后世的时候就是一个精致利己主义者。可男子哪里会没有干一番大事业的心思,所以我为了摆脱宗政轩每天十二时辰的跟踪监视,只能点头答应成婚。”

  “不过我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宗政轩给我下的蛊能害我的妻儿。更不知道成婚之后,宗政轩的确不派人盯着我,而是派人死死盯着我的妻儿……”说到家中妻儿,江明脸上浮现一层愧疚之色。

  “算是我自私的报应吧,”江明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宗政轩已经死了,我们一家三口身上的蛊也解了,但是我的夫人到底是女子,这些年被蛊虫损耗了身体,池儿更是……”

  “江池的情况,也不是不能扭转,我曾经跟谷大夫提过,他说如果愿意在头上行针的话,说不定江池能恢复清明。”孟祁焕说话间已经又摆好了一局棋局。

  “希望太小了,但是这样也好,至少池儿这辈子是不会走我的老路了。”江明苦笑着执起一枚白子,落在了棋盘正中。

  贺正天到底是孟祁焕一手调教出来的,所以去得快回来也快。

  两人下了三盘棋后,贺正天扛着一个黑漆漆的麻袋就回来了。

  一进门,孟祁焕不由得被冷气冲得眯了眯眼睛,外头又下雪了。

  “王爷,属下完成任务了!”贺正天考虑到繁儿姑娘到底是个女孩子,所以没有粗鲁的把人往地上丢,而是轻手轻脚的放到了一旁的椅子上,然后才解开了麻袋口子。

  被五花大绑还塞住了嘴的繁儿姑娘,就出现在三个男人的视线中。

  孟祁焕放下棋盘,起身走到繁儿姑娘面前,淡然道:“我问,你点头或者摇头即可。”

  繁儿姑娘瞪大了眼睛看着孟祁焕,似乎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手。半晌后,才缓缓的点了点头。

  “你可是棠北繁的后人?”孟祁焕并不打算绕圈子,上来就打直拳。对他来说,跟李月寒绕弯子逗乐是情趣,跟凌云帝玩心眼斗脑子是生存,而对繁儿姑娘这种普通人,孟祁焕向来有多直接就多直接。

  所以繁儿姑娘成功被问傻了。

  半晌后,她才轻轻点了点头。

  “你其实会说话。是吗?”孟祁焕又问。

  这一次繁儿姑娘的反应倒是快了一点,又一次点头。

  “十三公主口中要陪嫁的万物生,实则是你的家传之物,对是不对?”

  繁儿姑娘被问得脸色发白,但还是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所以,万物生如今并不在你手中。”

  繁儿姑娘再度点头。

  “本王现在松开你,你可能配合?”

  还是点头。

  孟祁焕也不墨迹,给了贺正天一个眼神,贺正天懂事的上前,动作有些粗鲁的摘掉了繁儿姑娘嘴里塞着的布,又给她松了绑。

  得到人身自由的繁儿姑娘站了起来,松了松身骨后,这才看向孟祁焕,缓缓开口,声音却喑哑难听:“没想到祁王殿下观察得这么仔细。”

  “你的嗓子是十三公主药哑的吧。”一旁的贺正天没头没脑的窜出来这么一句。

  繁儿姑娘原本因为重获自由而有些放松的眉眼,瞬间低沉了下去:“没错,是她干的。为了夺走万物生,辽毕烈东王族有什么做不出来。”

  孟祁焕没有着急着开口,而是回到了棋盘边上坐下,喝起了热茶。

  “王爷深夜派人把我绑过来,想必是准备和辽毕烈东王族翻脸了?”繁儿姑娘狐疑问道。

  “没有啊。”孟祁焕这三个字说得十分自然:“毕竟本王一行人还在王庭,哪里敢和王族翻脸。”

  听了这话,繁儿姑娘也是没明白,转头去看贺正天,贺正天脸上的问号比她还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