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511章 纳妾而已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11章 纳妾而已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辽毕烈东这边准备仪式非常迅速,估计还希望着自家十三公主嫁过去之后,东翰边境能拍一点驻边军来帮他们抵御游牧部落吧。

  不出五日,成婚仪式已经准备得十分妥当了。

  十三公主这段时间也依照约定,每三天带着繁儿来给李月寒施针一次。只不过因为婚事将近,十三公主面对孟祁焕的时候,行为举止不止逾越了一点半点。

  要不是孟祁焕有心想一举将辽毕烈东给灭了,怕是连简单的虚与委蛇都不愿意。

  而这五日来,每一天夜里贺正天都能拿到一份万物生让李月寒喝下去,五天过去,孟祁焕明显感觉到李月寒的生机越来越明显。

  这倒是让他稍稍松了口气。

  他孤身入辽毕烈东,还在对方的地盘上谋划这么大一件事情,自己本身是半点不怕的。唯一担心的就是一旦战事起,他不能保护好李月寒。

  第五日一早,贺正天一身寒气从外回来,单膝跪在孟祁焕跟前,道:“主子,一切准备妥当了!”

  早在确定要拿下辽毕烈东的时候,孟祁焕就已经让贺正天暗中送信给驻边军,那边派出人去和游牧部落谈判,应该是谈判的过程还算顺利,所以正好在大婚当日早晨,贺正天收到了消息,赶忙来给孟祁焕汇报了。

  虽然今日要大婚,但孟祁焕面上却一点儿也不显露,此时,正在和江明下棋。

  听到这个消息,孟祁焕落子的手微微一顿,随后一子落下,江明满盘皆输:“时机正好。”

  江明看着厮杀惨烈的棋盘,不由得叹了口气。宗政轩死在孟祁焕的手里,真是一点不冤啊。这个男人不仅心机深沉,而且谋划深远。甚至没有见过的游牧部落,都能被他死死算计,可以说是运筹帷幄,千里决胜也不为过。

  天色微亮,已经有王宫里的人陆续过来了。这几天他们已经将别院布置好了,今天要做的就是给孟祁焕换衣打扮,然后依照他们辽毕烈东的规矩,过五关斩六将,将他们尊贵的十三公主从整个辽毕烈东的勇士手中迎娶过门。

  不得不说,虽然时间紧迫,但是他们的手脚也十分麻利。

  “祁王殿下,我们来伺候您换衣梳洗。”几乎就是在贺正天回来之后一盏茶的功夫,门外便响起了声音。

  孟祁焕不说话,气定神闲的将残局收拾了之后,和江明重新开了一局。

  江明已经输得佛了,这段时间他就没赢过孟祁焕。但是在孟祁焕的锤炼下,他的棋艺倒是真的比过去好了不止一点半点。

  屋里的人淡定的下着棋,门外的人见孟祁焕不不答话,又高声说了两遍,但是孟祁焕还是不理会。

  吊得外面的人都低声爆粗了,孟祁焕这才示意贺正天去开门。

  如今孟祁焕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在李月寒屋里,李月寒睡在床上,他就用两面屏风隔开。从他坐着的地方一抬眼就能看到李月寒,别的地方都不行。

  所以外面的人一开始还计划着要是孟祁焕临时反悔,他们就把昏迷中的李月寒扣押下来,这一招也行不通。

  贺正天开了门后,外面一行大概十人左右,呼啦啦的就进了屋子,见到孟祁焕还在下棋,领头的主事明显不满:“祁王殿下,时候不早了,要是不及时换衣梳洗的话,怕是要误了吉时的。”

  孟祁焕头也不抬:“本王纳个妾而已,还需要管什么吉时吗。”

  这一句话把主事的气得够呛,但是她也知道,自家小公主嫁过去,还真的只是一个妾。说好听点是侧妃,实际上也不过是个贵妾而已。

  “祁王殿下,您毕竟还在我们辽毕烈东,所以还是按照您和大王的约定来进行比较好。”主事的没压住火气,言语之间还带着几分威胁:“毕竟只有我们公主嫁过来了,您心爱的王妃才有可能醒过来。”

  “噗嗤”暗器入肉的声音传来,主事的瞪大了眼睛,死不瞑目的倒了下去。

  跟着主事的进门的人都吓坏了,跪满了一地,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本王的王妃,岂是你们这些人可以议论的。”孟祁焕的声音里充满了肃杀,淡淡的扫了跪在地上的人一眼,收回神色,继续下棋。

  别说是跟着主事来的那些人了,就连江明也吓了一跳。

  但是回想起冰雪原那夜,江明很快就平复了心态。

  棋子杀人而已,王爷已经很给你们留面子了。你们是没见过那几个沾了王妃马车就被王爷爆头的人,要是见到了你们会吓得尿裤子!

  平复了心态之后,江明继续铆足精神跟孟祁焕对弈。

  这一局在孟祁焕的有意操控下,下了足足两个时辰,直到天光大亮,日头都起来了,孟祁焕才一字绝杀结束了这一局冗长的棋局。

  而那些跪在地上的人,跪了两个时辰,有几个体力不好的,已经昏过去了。剩下的也没好到哪里去,一个个儿脸色惨白,叫苦不能。

  孟祁焕起身,示意他们先让开,然后抽出了贺正天的剑,将他们带过来的喜服用剑尖挑起,左右看了看后,问江明:“辽毕烈东的审美你觉得怎么样?”

  “回王爷,”江明老实的回答:“这喜服虽然是大红色,上面也缀满了珠宝,乍一看似乎十分富贵喜庆,但是再一看却觉得十分庸俗乏味,不如我们东翰的喜服,一针一线皆是用质地上乘的金线绣成,哪怕是有珠宝点缀,也只是锦上添花,而不似这般一昧堆砌。”

  听了这话,孟祁焕点了点头,剑尖一挑,喜服被丢到地上。还不等那些人说什么,孟祁焕就开口了:“取本王大氅来。不过是纳个妾而已,哪里还需要穿喜服了,不伦不类。”

  贺正天十分懂事,立马就将孟祁焕平时出门穿的毛领大氅给递了过来。只是吧,大氅是纯黑色的。

  见孟祁焕披上大氅就要出门,王宫里来的人都慌了。

  这可怎么办啊!哪有人穿一身黑去成婚的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