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516章 船上夜斗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16章 船上夜斗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奔袭一夜后,孟祁焕和李月寒易容成老父亲和女儿,上了早早安排好的轮渡大船,贺正天等人则大方的上了战船,毫不掩饰踪迹,往烈岚国去了。

  轮渡船长是孟祁焕早年的追随者,孟祁焕没在天星五河镇的这些年,他成了南渡口一霸,大家轻易不敢招惹。这一趟船说是去东翰国,但是价格高得离谱,只装了一半的人就开走了。

  而轮渡的肚子里,少说装了五千精兵,都是这些年船老大暗中训练的人手,只为孟祁焕卖命。

  上船后,孟祁焕和船老大碰了头,和李月寒进了船舱房间。

  虽然说船上大多数都是自己人,但乘客却不是。这一趟想要悄无声息的去童生岛,这些人都是麻烦。

  本来孟祁焕的打算是直接拒载,但李月寒觉得这样太明显了,所以还是放了人上船。

  果不其然,上船的人没有一个无辜。

  在孟祁焕和船老大碰头的时间里,李月寒的神识已经把每一个人都检查了一遍。

  全是伪装!

  见孟祁焕回仓,李月寒比了个手势,示意他别说话。而后迅速写字警示孟祁焕。

  看到那几个字,孟祁焕脸色也严肃了起来。

  李月寒一边把纸烧成灰,一边示意孟祁焕开始表演,外面的观众已经把耳朵贴上来了。

  “咳咳咳……”孟祁焕发出了一串老头的咳嗽声,后道:“闺女,爹想喝水。”

  “喝什么喝,你不是说船上风大吹得你浑身舒坦吗!”李月寒尖声尖气的说着,倒了一碗水给孟祁焕,看着他缓缓喝下后,又道:“去东翰国干嘛,天星五河镇不好呆还是东翰国比较香!”

  “你懂什么,女孩子家家的。”孟祁焕压着嗓子,声音十分沧桑,一听就是六十岁往上。

  “是是是,我什么都不懂,我更不懂为啥你跟我娘拼着四十多岁也要把我生下来。你看,娘死了,你老成这样,我都嫁不出去!”李月寒的语气十分尖酸刻薄。

  这是他们事先商量好的剧本。高龄老父亲和妙龄小女儿。

  “瞧你这话说的,咱们老王家总得有个后吧。再说了,你娘怀你的时候身子不好,一碗打胎药下去别说你没了,你娘也要没了。”孟祁焕说着,声音低了下去:“就是没想到你娘生了你之后就没了。”

  李月寒好险没笑出来,只能冷哼一声,不说话了。

  夜深时分,李月寒催着孟祁焕睡下,然后起身出门。

  出门前仔细听了一下,那些猫在门口的人都蹑着脚步跑远了。

  李月寒冷着脸开了门,到隔壁仓房睡下后,仔细的听着船上的动静。

  原本过来探虚实的人果然不老实,或者说他们一早就盯上了李月寒两人。所以在李月寒吹了灯后大概半个时辰过去,便有人悄悄的在用匕首撬门。

  李月寒倒是不着急。

  孟祁焕的身手强悍,她的神识强大,不怕这些人不送上门,怕的就是他们分批上门。

  要是分批的话,前面一批人没了,后面一批人说不好就要发信号。

  临出发前,孟祁焕让人悄悄的散开消息,说李月寒的弟弟被烈岚国的人绑走了,他们要去找人。所以贺正天带着战船往烈岚国的方向去,而孟祁焕则带着李月寒往童生岛去。

  童生岛在天星五河镇只是一个传说,这个传说还是和祖宗九爷绑在一起的。大家都知道九爷是从童生岛出来的,但是天星五河镇却从来没有人去过童生岛,或者说,没人从童生岛活着回去过。

  至于童生岛有没有人去过天星五河镇,答案是肯定的。

  唐门傀儡虽然制作困难,成功率极低,但是就孟祁焕的了解,这些年童生岛从来没放弃过制作傀儡。只可惜他们没有东翰开国皇帝的天分,所以不能制出当年的傀儡大军,否则不管烈岚国还是玄竟国,根本没有当属国的机会,只会被东翰国吞并。

  第一批人撬开了李月寒的房门,悄悄往里面吹了迷烟。李月寒以神识封住了口鼻,假装昏了过去。外面的人等了一会儿之后,便小心翼翼的推开了舱门。

  等了一会儿,大概是空气里的迷烟散了,他们便悉悉索索的摸了进来。发现李月寒真的昏迷了之后,他们便将李月寒绑了起来,悄悄的走了。

  孟祁焕那边也是一样的。

  夫妻俩被绑回了船舱深处的大包房内,李月寒没有睁眼,以神识查看,好家伙,大包房里至少上来了二十多个人,而且都是个顶个的高手。

  “峒主,我们把人绑回来了。这艘船是去东翰国的,除了我们的人之外,只有这对父女最可疑。”一个男声操着一口口音说道。

  “哼,这对夫妻还真是胆子大,以为易容了就能骗过我们的眼睛,他们是不知道我们南疆蛊术的强大,不自量力!敢伤我们十二峒的大弟子,今天就把他们夫妻俩练成人蛊!”说话的人阴阳怪气,听不出男女。

  李月寒听他们提起南疆蛊术,便生出了十二分的防备,意念一动,无声无息的从无上君界取了两滴万物生,用神识包裹其中一滴,暗戳戳的打在了孟祁焕的身上。

  万物生,生万物,克万物,不管多厉害的毒,不管多厉害的蛊虫,在万物生的天然压制下都不会起任何作用。

  李月寒是吃过蛊虫的亏的,一听这些人来自南疆,更是打起了十二万分的防备。

  “奇怪,”那个被称为峒主的人发出了一声疑惑:“这两人身上有古怪,本峒主的本命蛊居然靠近不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突然提起头,很顺利的看到了一脸不解的,自称是峒主的那人。

  “你没晕!”那峒主大惊,有人立刻反应过来想要去发信号,可惜李月寒的动作更快。

  强大的神识打过去,要发信号的人被击中脑子,当场昏倒。趁着混乱,孟祁焕已经顺利的解开了绳子暴起,三下五除二将他们的峒主摁在了地上:“要发信号吗,发完你们峒主就死的那种。”

  另一个准备发信号的人手已经搭在了信子上,听了这话不由得顿了一下。

  趁着这个空档,李月寒又是一记神识攻击,那人应声昏倒。

  李月寒的神识虽然强大,但是以神识直接攻击人的大脑耗费也不小,所幸他们这一行人并不是所有人身上都带着信号,而且她的攻击无形,落在外人眼里更是可怕。

  所以在李月寒以神识击昏了第五人的时候,加上他们的峒主被孟祁焕捏着脖子,他们的蛊虫又死都不敢靠近,这些人总算是老实了下来,没有再试着发讯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