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521章 农机店有水果蔬菜?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21章 农机店有水果蔬菜?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回到家里,李大成正在做饭,李月寒看着厨房里忙碌的背影,不由得有些鼻酸:“爸,我回来了。”

  听到声音,做饭的李大成转过身,看到李月寒的时候,面上露出笑容:“回来啦,一会儿就能吃饭了,要是饿了先吃点儿水果,但是别多吃啊,爸爸今天做了你最喜欢的番茄牛腩锅,一会儿咱们涮牛肉吃!”

  李大成的长相和古代的一模一样,只是少了黑土村李大成的自大,在面对李月寒的时候,多了真心实意的笑容和关心。

  虽然知道是幻境,但是面对着这样的李大成,李月寒还是生出了一点点眷恋的心思。

  应过声后,李月寒换了鞋在沙发上坐下,顺手拿起了一个苹果,正准备吃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心里闪过了当初孟祁焕和自己说的,这玩意儿在永安县卖得挺贵的。

  鬼使神差一般,李月寒拿起了水果刀,将苹果切成了四份,然后打开了客厅的冰箱,朗声问正在厨房里忙碌的李大成:“爸,家里榨汁机在哪里,我想喝果汁,不想吃水果。”

  听到声音,李大成在厨房一阵忙碌后道:“在这儿呢,刚给你榨了橙汁,在冰箱里放着,你赶紧喝点儿,外面这么热,凉快凉快。”话音落,冰箱里凭空冒出了一杯橙汁。

  听了这话,李月寒心里更有底了。

  幻境里的东西不能吃。

  从进门到这会儿短短不到十分钟的功夫,幻境里的李大成已经引导着李月寒吃东西了。先是让李月寒吃点水果,然后又主动说自己准备了番茄牛腩锅,接着说一会儿涮牛肉吃,再是冰箱里的橙汁。

  李月寒把橙汁从冰箱里拿出来,放在鼻尖闻了闻,一股橙子的清香扑面而来,饶是李月寒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也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爸,你今天买的什么橙子啊。”李月寒把橙汁放在茶几上,又去吵吵在厨房里不知道忙什么的李大成:“一股子酸臭味,都坏了!”

  听了这话,李大成终于是从厨房里出来了,一边在围裙上擦手一边不解的说道:“怎么会坏呢,这是我一早去买的橙子呀,回来就榨了橙汁放在冰箱的。”

  “你是不是去农机店买的橙子?”李月寒故意扯了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地方。

  李大成正好弯腰把橙汁拿了起来闻了闻,听了李月寒的话,他立刻接了下去:“是啊,农机店有很多新鲜的水果蔬菜,咱们不都是去农机店买的吗。”

  “除了水果蔬菜,农机店还有啥?”李月寒语气颇为不满,说话间还把拖鞋踢了。

  “还能有啥,水果蔬菜呗。”李大成憨笑着站直身子,转身朝厨房走去:“可能爸爸早晨昏了头了,没好好挑橙子,晚点吃完饭爸再去一趟,保准挑个顶个儿新鲜的给你榨汁喝。”

  看着李大成的背影,李月寒不由得鼻子泛酸。

  她爱喝橙汁,所以不管李大成多忙,每次李月寒放假回家,他都会亲手给李月寒准备好橙汁。初中开始李月寒就住校了,每周回家一次,每次都有新鲜的橙汁喝。

  到了大学,半年回家一次,寒暑假在家里尽管王凤脸不好看,但是李大成还是会给李月寒准备新鲜的橙子,或者榨汁,或者切成小份。夏天的时候冰箱的冰格里冻好了冰块用来给橙汁降温,冬天的时候尽管橙子上了价比较贵,但李大成还是会记着给自己女儿买橙子。

  想到这里,李月寒的视线有几分模糊了起来:“爸,别忙了,我不饿,不想吃饭。”

  虽然知道眼前这个李大成是假的,但是李月寒的心还是软了。她想和李大成多相处一会儿,就算是假的,也能全一份想念。

  一听李月寒不想吃饭,李大成抄着锅铲虎着脸就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怎么能不吃饭呢,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听爸的,国外那么苦,不如回家,爸给你找关系,你考个公务员,吃个清闲饭。左右还在爸身边,有什么事儿爸还可以照顾你,别等过几年爸都老了,你又在国外,想照顾你也照顾不到。”

  李月寒看着眼前这个假爸爸,不由得笑了起来:“说什么呢,爸爸今年才五十岁,还有一百年可以活!你看,别人的爸爸五十岁都开始长白头发了,我爸爸的头发还是乌黑浓亮,所以爸爸还能活很久很久!”

  听了李月寒的话,李大成面色有些不好意思,只能叹一声“皮”,然后转身回了厨房。

  坐在客厅里,李月寒贪婪的看着李大成的背影,心里泛起了浓浓的不舍。

  要是这一切都是真的该多好。

  只可惜,假的永远是假的。

  李月寒很清楚,她出国的时候,李大成的头发已经白了一片了。这么多年下来,她和王凤之间闹的矛盾不知多少,李大成在中间调和得十分心累。虽然家里一直都是李大成做饭,但是李月寒大学毕业之后,李大成做饭的次数已经少之又少了。

  大多数都是王凤做饭,不管好吃难吃,至少能吃饱。

  幻境虽然抓住了李月寒心里最软的一点,但是不得不承认,李月寒很享受此时没有王凤在的时候,她和李大成独处的时光。

  至于黑土村那个李大成,李月寒压根儿没把他当成爹来看待。要不是承了原主李月寒的舍身之恩,只怕她早就把那两个人抓起来暴揍一通了。

  番茄牛腩锅很快做好了,李大成把锅小心的拿到餐桌上准备好的灶具上,然后从冰箱里变戏法一样儿的拿出了许多处理好的菜和肉,又给李月寒盛了一碗白米饭,然后招呼李月寒吃饭。

  “爸你吃这个。”李月寒很开心的给李大成涮肉,自己却一口不吃。而对面的李大成吃得倒是很开心,时不时还让李月寒吃。

  吃是不可能吃的,李月寒此时也只不过是在弥补自己心里的缺憾而已。所以不管李大成怎么说,李月寒都一口不吃,尽情的给李大成涮肉涮菜,还给李大成开了一瓶二锅头。

  二两白酒下去,对面的李大成半分没有影响。

  李月寒在心里叹了口气,缓缓道:“爸,你以前不是酒精过敏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