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537章 王妃的大手笔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37章 王妃的大手笔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听了这话,棠西繁只觉得一阵心痛。

  “值得吗?”她站在宗政紫优的身边,小声问道。

  “世间那么多聚散离别,哪里是可以用值得二字来衡量的。”宗政紫优扯了扯已经僵硬的面部表情,想对棠西繁笑一笑。只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他脸上的肌肉已经消退得厉害。能保持完好的皮囊已经是不易,想要再像正常人一样嬉笑怒骂,几乎是不可能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让我平白受了你这么重的情谊!”棠西繁有些不讲理的落泪了。

  “傻姑娘,我为你做什么都是应该的,谁让你,是我未过门的妻子呢。”见棠西繁落泪,宗政紫优放下浇花水壶,上前拉住了她的胳膊,轻轻抬手,帮她擦去了眼泪。

  “我这具身子是不行了,但是好在我还能再见到活生生的你,那我做的所有都是值得的。”宗政紫优如是道。

  他动作僵硬,看起来十分不协调。但是给棠西繁擦泪的动作,却是极尽温柔,就好像在脑海里演练过无数遍了一样。

  看着这样的宗政紫优,棠西繁很想发脾气。

  但是又太明白,此时的宗政紫优身体孱弱,如果不细心呵护的话,随时都可能再也醒不过来。

  不敢闹他,只能牵着他缓缓走回屋里。二人并肩躺在床上,谁也没心思做什么春花秋月的美梦,心里都是对随时可能到来的离别的伤感。

  “傻姑娘,你想,我这辈子什么都干了,最后的执念就是和你重逢,如今这个愿望也实现了,我没什么好遗憾的了。”宗政紫优费力的侧过身子,看着兀自流泪的棠西繁,语气要多温柔又多温柔。

  “一个活了五百年的老怪物,还能再见到心爱的姑娘,什么都值了。”宗政紫优说着,抬手摸了摸棠西繁的眼角:“不哭了,哭多了会变丑的。”

  棠西繁终于是没忍住情绪,转过身扎进宗政紫优的怀里,放声大哭。

  她想抱着宗政紫优,想跟他像从前那样嬉笑怒骂,但是她不敢。

  她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伤到了宗政紫优,如今的他,身体连普通人都不如。稍微动作用力一点,就会有危险。

  所以棠西繁憋了许久,也只不过是将脑袋抵在宗政紫优的胸口,像个丢了家的小孩儿一样,哭得十分委屈。

  棠东繁在院子里站着,沐浴着晴朗的月光,听着自家妹妹委屈的哭声,仿佛往口中塞了一大把的黄连,苦得心尖发颤。

  “唉……”许久,棠东繁叹了口气,一行清泪顺着脸颊落下。

  拭去,转身,离开。

  棠西繁的回归,是他和宗政紫优这么多年的执念,甚至是心魔。可如今人真的回来了,但是等她的两个人,都没多少时间了。

  棠东繁很清楚自己的身体,能撑五百年已经是他一身横炼之气的功劳。而宗政紫优不同,当年他为了和棠东繁冒充长安门的弟子混入黑鹰老祖的地盘,匆匆修炼了几载时光,修为本就浅薄,连筑基都未有。

  若不是天生神识强悍,只怕连把自己炼制成高级傀儡,不人不鬼的活在世上的机会都没有。

  五百年啊……

  对于普通人来说,一岁光阴匆匆百年,他们已经活了别人的五辈子,本就应该早早离开这个人间,却不曾想,有生之年,还能见到棠西繁回来。

  只可惜……太迟了……真的太迟了……

  两个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本就是相护搀扶着度过这漫漫岁月,本以为直到寿元走到尽头都不可能再见到棠西繁的两人,却在这个时候,见到了活生生的棠西繁。

  棠东繁看着满天星斗,不由得自嘲的笑了笑。

  或许是造化弄人吧。

  翌日。

  李月寒来找棠西繁。

  在院门外,却没有进去。

  她看到棠西繁温柔的喂宗政紫优喝粥,眼角眉梢挂满了少女的心思。李月寒想,棠西繁的无情道肯定修炼得特别不成功,否则怎么没有断情绝爱呢……

  带着这样奇怪的念头,李月寒把目光放在了东翰国开国皇帝,宗政紫优的脸上,不由得叹了口气。

  几百年的傀儡生涯,让这个男人的身体消耗到了极点。尽管还能看得出宗政紫优的皮相不错,但是却也挡不住他浑身上下死气弥漫。

  虽然宗政紫优举止优雅得体,却还是能看得出来行动之间的僵硬,这让李月寒很是难过。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棒打鸳鸯,但是这一刻,她是真心希望宗政紫优能活下来,和棠西繁度过这一生的。

  “叩叩——”站在院门外看了一会儿,李月寒轻轻叩响了门。

  棠西繁回头见到是李月寒,面上笑意未减半分,轻声和宗政紫优说了两句,就放下碗走了过来。

  “你是来看看东翰国的开国皇帝的吗?”棠西繁笑眯眯的问道。

  她想通了,李月寒说的没错,谁的命都是命,任何人的因果也都是因果。她不能因为自己的执念,去伤害无辜的人。身为修仙之人,更是知道轮回这种事情。能投生成人的,前世都是有过大善之人。

  若是因为她的一己私欲将别人的功德抹去,这不是她想要的,也不会是宗政紫优想要的。

  放下了执念的她,此时只想安安静静的陪着宗政紫优和自家哥哥,安稳度过余生。

  “我想,你们是不是需要这个。”说着,李月寒取出了一瓢万物生:“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是这玩意儿很灵,想着给你们拿过来。反正我很多,要多少尽管跟我提就行。”

  看着银瓢中莹润闪耀的万物生,棠西繁抿唇微笑:“这东西还真有点用,虽然说不能让紫优好转,却能帮助他至少恢复一点身体机能。还有我哥哥,他之前为了我,废了许多横炼之气,这个能补一点。”

  “有用就好,我一会儿就给岛主送去。”李月寒说着,微微叹了口气:“希望你不怪我就好。”

  “我不怪你,”棠西繁笑眯眯道:“我想明白了,你说的有道理,我不能因为一己私欲去夺别人的机缘,这不是在救紫优,是在害他。”

  听了这话,李月寒抿了抿嘴,将银瓢塞到了棠西繁手中,转身就走了。

  看着李月寒的背影,棠西繁笑了笑,拿着银瓢转身回到了宗政紫优的身边。

  下午,几个将士拎着两个银光闪闪的大桶来到了棠西繁的小院子。身后还抬着一个同样银光闪闪的大桶。

  “王妃吩咐我们把这个水提过来给先生泡药浴,说是对身体有好处!”

  棠西繁懵了。

  李月寒这是拿了两个银桶装万物生,还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个泡澡用的纯银浴桶过来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