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550章 上好的捧哏现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50章 上好的捧哏现场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元灵儿倒是接话接的快:“祁王妃最是心善,怎么可能不赡养父母,之前肯定也是因为有苦衷,才会让父亲在华希县那个地方暂住的。”

  比起武国公夫人的不省心,元灵儿显然就是来挑衅的了。

  “可不是吗,元大小姐看事通透,本王妃去年刚来国都,许多事情还没有摸清楚搞明白。况且国都遍地是贵人,掉下一片瓦都能砸中一个贵族,父亲一辈子都在村子里生活,没见过贵人,总得给他时间缓一缓。”李月寒脸上端着得体的笑容,倒是明捧暗踩了一脚元灵儿。

  “可我怎么听说,晋国公在华希县过的日子可苦了,平日里还到码头上帮人搬货换点银子,连天冷了都买不起炭火取暖。最后因为家里实在过不下去了,最后那王氏还改嫁了?”元灵儿一边说着,一边嘲讽的看着李月寒:“该不会是祁王妃想历练历练晋国公吧。”

  “灵儿,怎么说话的!”武国公夫人很是时候的给元灵儿打掩护。

  李月寒瞧着这母女俩一唱一和的,莫名想起了德云社。

  真是上好的捧哏素材!

  “元大小姐说的事儿,本王妃也是近日听父亲说了才知道的。”李月寒面不改色:“原是本王妃不知道父亲到了华希县,也是因为当初本王妃嫁给王爷的时候,家里闹得不太愉快,故而我那妹妹怕我心里有气,所以也没敢告诉我。等本王妃知道的时候,已经是大年了。原想着接父亲到国都过年,只是万万没想到后来发生了那么多事。”

  李月寒说着,似笑非笑的看着元灵儿:“没想到元大小姐对我的家事如此上心,本王妃理应向元大小姐好好学学才是。”

  听了她的话,方芷兰都有些窝火,本来想生怼元灵儿母女俩,被李月寒给拦了下来。

  本以为李月寒会吃这个闷亏,却没想到李月寒说着最柔软的话,给着最尴尬的尴尬,倒是让方芷兰放了不少心。

  “我们家灵儿是嫡长女,从小就跟我这个当母亲的学持家之道,所以呀,自然就多费心了。”武国公夫人咬牙微笑着,心里却把李月寒骂了千万遍。

  泥腿子一个,真把自己当上等人了,不知羞耻!

  “武国公夫人说得对,”李月寒点了点头,亲热的拉过了元灵儿的手,一下一下的拍着,道:“谁能娶了元大小姐当正房夫人,可是那人的福气来了。”

  元灵儿不乐意被李月寒拉手,想要把自己的手抽回来,却不知怎的,李月寒的手仿佛铁钳一般,死死的拽着她的手不动,她是半分都没拉动,只能扯了一个难看的笑脸:“祁王妃过奖了。”

  “怎么能是过奖呢,本王妃和元大小姐怎么着也算是亲戚,舅母,您看,今天来了这么多青年才俊,我们不如帮元大小姐掌掌眼如何?”李月寒这话直接绕过了武国公夫人,和方芷兰说了起来。

  “我觉着不错,听说今年春闱的三甲士也来了,一会儿咱们呀,和武国公夫人好好挑一挑,得是最好的青年才俊,才配得上武国公府的大小姐呢!”方芷兰说着,也拉住了元灵儿的手,一脸慈爱的笑着,完全把武国公夫人给挤到一旁去了。

  武国公夫人的脸色难看极了!元灵儿向她投来了求助的目光,她也只能陪着笑道:“王妃呀,就莫要拿我们灵儿打趣儿了,灵儿还小,我还想在身边多留两年呢,舍不得,舍不得呀!”

  这话一说,大家纷纷都笑了起来。

  真笑假笑不知道,但是都热心的开始给武国公夫人和元灵儿开始推荐青年才俊了,这倒是真的。

  抽离了这份虚假的热闹,李月寒扶着方芷兰站在一旁,两人看得津津有味。

  “元灵儿就是个搅家精,可别被她那乖巧的脸给骗了。”方芷兰悄悄跟李月寒说道:“回头你探探祁王殿下的口风,他要是真想纳侧妃,我们文国公府帮着挑,总不能找个元灵儿这样的。”

  听了这话,李月寒也笑了:“舅母不用担心,王爷没有纳侧妃的想法,就算是有了,我也得给他打没了!”

  “你呀,就是性子太要强了,这祁王殿下如今也是年少有为,你又生了长子长女,他就算是真的纳了侧妃,也未歇不了你的地位,毕竟你还有封号加身呢。”方芷兰叹了口气,拍了拍李月寒的手:“兰儿出嫁了,这事儿你大概还不知道。”

  “兰姑娘?”李月寒微微一愣:“嫁到了哪家?”

  “她自己挑的,一个寒门士子,我和你舅舅看过了,是个好孩子。家中双亲早逝,这些年一直靠着父母留下的财产坚持读书,如今是个五品的官员。门第虽然不高,但是对兰儿一心一意,也没有婆媳的困扰,嫁过去就能当家做主,况且不管怎么样,还有我们文国公府在兰儿身后给她撑腰呢!”

  “况且她当初犯下那等大错,能保住一条性命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所以她自己也想通了,不求什么高门大户,只求平稳余生。”

  李月寒是真没想到余兰会这么快嫁出去,想来应该是真的像方芷兰说的那样自己想通了吧。不过她能自己挑自己的夫婿,比起这些个高门贵女的盲婚哑嫁,也是强多了。

  “兰儿之前……”方芷兰见李月寒不说话,以为她还有什么想法,不由得想为余兰解释几句:“她之前是有过不该有的心思,但是月寒,你要相信舅母,就算当初兰儿真的嫁到了王府,舅母也不会让她有欺负你的机会的。”

  “舅母说的哪里话,兰姐姐能觅得良人,应该高兴。”李月寒宽慰着方芷兰:“她毕竟是您膝下长大的孩子,心不坏,就是容易冲动,哪里就能欺负我了。”

  “说的是,说的是。”方芷兰见李月寒是真心实意的为余兰开心,心里的心结也算是解开了。

  两人说话的时候,元灵儿已经从贵太太们的相亲谈话中解脱了出来,见李月寒和方芷兰相谈甚欢的样子,不由得眉心一拧,上前朗声道:“祁王妃,听说你父亲年前的时候大病一场差点儿死了,这事儿你不会不知道吧?”

  没完没了,惹人生厌,李月寒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正打算说话的时候,方芷兰不动声色的轻轻拉了拉她,随后,孟祁焕从她们左侧的小路上走了出来,陪着凌云帝,身后是一众王公贵族,还有新封晋国公,李建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