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554章 麻袋了解一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54章 麻袋了解一下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好一个贪杯多饮,爱妃,今夜你也喝了不少,现在感觉如何?”孟祁焕低头看向李月寒。

  “回王爷的话,”李月寒柔柔道:“臣妾心中悲恸难抑,元大小姐这般折辱臣妾,臣妾只怕要与元小姐不死不休了!”

  好一个不死不休!

  元家人被李月寒吓得不轻,武国公甚至哆嗦了几下。

  “祁王妃……”元夫人正打算说什么,却被孟祁焕制止了。

  “贺正天!”孟祁焕喊了一声,贺正天立刻出现。孟祁焕一伸手,贺正天马上摘下腰间的佩剑递到了孟祁焕的手上。

  孟祁焕抓着李月寒的手握住剑柄,随手一丢,剑鞘落地,宝剑的寒芒闪过所有人的心头,元家人更是吓得瑟瑟发抖。

  “爱妃,不要委屈自己。”孟祁焕安抚的拍了拍李月寒的肩膀。

  李月寒一脸委屈的看着孟祁焕:“真的可以吗?”

  “元家大小姐元灵儿不尊皇亲,本就是大罪,有何不可!”孟祁焕说着,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元家众人:“你们觉得呢?”

  武国公此时如何不想说不,但是他更清楚自己要是说一声不,这祁王妃的怒火就不单单是针对元灵儿一个人这么简单了。

  身为朝臣,又是国公爷,武国公早早就听说了孟祁焕和李月寒夫妻俩此行,一个将辽毕烈东并入东翰版图,另一个研制出了炼盐术和炼油术,夫妻俩都是凌云帝面前的红人,而且孟祁焕自己还是亲王,他们元家不过是国公而已。

  要是真计较起来,闹到了凌云帝跟前去,他们元家说不定会更吃亏。

  想到这里,武国公尽量把自己的头埋得更低一些,希望李月寒不要把剑尖指向自己就好……

  元夫人也吓坏了,她完全没想到不过是拌嘴而已,孟祁焕居然直接让李月寒出了剑!

  而此时,酒劲上头的元灵儿倒是真的没在怕的,虽然嘴巴被元夫人捂得死死的,但是眼神却仿佛淬了毒一样,恶狠狠的盯着李月寒。

  站在孟祁焕身边的人应该是她才对!她才是全国都唯一一个配得上孟祁焕的女子!

  李月寒算什么!不过是一个村姑罢了!连她的头发丝都比不上!

  越想越是生气,元灵儿用力的扒着元夫人捂着自己嘴巴的手,废了好大的力气,终于把手扒开了,立刻破口大骂:“李月寒!你有什么资格站在祁王殿下身边,你根本配不上他!”

  “本王的王妃若是都配不上本王的话,难道你觉得你配得上?”孟祁焕声线微冷。

  “对,整个国都,无论是家世还是才情,只有我配得上你!”元灵儿大言不惭道。

  整个宴厅因为元灵儿的狂妄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

  “原来,方才元夫人拒绝本王妃的侄子,是因为早就为元大小姐看中了祁王殿下的侧妃之位啊。”慕王妃冷冷的声音传来,元夫人一个哆嗦,赶紧又要去捂元灵儿的嘴。

  元灵儿不耐烦的把她撇到一旁,后道:“慕王妃,您的侄子是什么德行您心里清楚,他不学无术胸无点墨,读了这么多年的书连个举人老爷都考不中,况且徐家小门小户的,哪里就配得上我了!”

  “啧,真是个心高气傲的丫头,那按你说的,什么样的人才配得上你?”慕王妃面上不恼,反而还有问有答了气力啊。

  元灵儿此时也是酒壮人胆,听慕王妃这么说,目光就落在了孟祁焕的身上,朗声道:“世间男儿,能入本小姐眼的,只有祁王殿下!”

  “你还真敢想。”孟祁焕冷声,随后握着李月寒的手举起了剑指向元灵儿:“只可惜,本王对你这样的女子并不感兴趣。”

  李月寒把手从孟祁焕的手中挣了出来,一甩袖子回了自己的桌子坐下,一言不发。

  大家都不知道李月寒此举何意,但是孟祁焕却是二话不说丢了剑就追到了李月寒身边,然后开始拿着桌上各种精致的小吃点心开始哄李月寒。

  大家本来还以为能看一场大戏呢,却没想到身为女主角的李月寒居然罢演了,顿时索然无味了起来。

  元灵儿本来也打算借着喝多了的名头,给李月寒一场难堪。却没想到李月寒完全不接招,顿时也有些尴尬了起来。

  好在她此时在外人眼里正是喝多了的样子,所以大家也不在乎她是不是尴尬。

  只不过可怜了武国公和武国公夫人,一直跪到了宴会结束,大家都走了,才有宫女来传话,让他们一家别跪了,赶紧出宫去,马上要落钥了。

  回去的路上,元国公和元夫人几乎把元灵儿恨死了,但是却不得不加快脚步赶紧离开了皇宫。

  而祁王府就不一样了。

  “为夫今天的表现如何?”马车上,李月寒整个人靠在孟祁焕的身上,孟祁焕正得意的问她。

  “不怎么样,要是你今天真一剑劈了元灵儿,我保证能把你夸上天。”李月寒嫌弃的摆了摆手。

  “那毕竟是皇宫,想要劈了元灵儿,也不急于一时片刻。”孟祁焕抓住了她的手:“况且今天的事儿我们完全可以不做理会,元灵儿今天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告知陛下,陛下若是还想让你推广炼盐术和炼油术的话,就不会坐视不理。”

  听了这话,李月寒叹了口气:“借刀杀人哪有自己动手来得痛快呀。”

  “但是借刀杀人可以让你显得端庄又得体,”孟祁焕道:“如今国都疯传你不赡养父母的事情,若是这个时候你能大度的饶不知分寸的元灵儿一马的话,这些编排你的话,就会自动消声了。”

  “话是没错,就是心里不太痛快。”李月寒嘟哝道。

  “那我们玩儿个刺激的。”孟祁焕挽起了嘴角。

  “嗯?”李月寒来了精神。

  马车回府后,天色已经开始发暗了。孟祁焕带着一身男装的李月寒从王府后墙跃出,朝着宫门的方向疾行而去。

  蹲在墙头,看到武国公府的马车行过来的时候,孟祁焕和李月寒拉上面罩,二人从墙头一跃而下,将车夫打晕,马车靠边停下。

  李月寒啧窜进了马车里,手里的麻袋撒开,一人一个,将武国公一家三公都套进了麻袋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