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560章 斩杀!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60章 斩杀!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给李蓉蓉擦额头的手一顿,危险的眯了眯眼睛。

  “我若不允呢?”李月寒低声问道。

  “那娘……会死在路上,到时候也不好收场……”李蓉蓉同样低声应道,但是却不敢与李月寒对视。

  李月寒没说话。

  冷冷的目光从李蓉蓉的身上落到了王凤的身上。

  “祁王妃!不要让这个毒妇留下来啊!她还会来害你的!”

  “是啊王妃娘娘,这个毒妇绝对不能留在国都,否则她肯定还会使坏的!”

  “我说王妃娘娘的妹妹,王妃娘娘这么维护你,你怎么一点都不知感恩,反而一颗心都偏向你那恶毒的娘亲!你怎么一点都不领人好呢!”

  “要我说,有其母必有其女,这毒妇心思这般歹毒,这王妃妹妹也肯定不是个好东西!”

  “可是王妃妹妹说的也没错,虽然毒妇心思可恨,但是她也是个苦命人,留下来养好身子再走也不迟啊!”

  ……

  什么样的声音都有。

  刑大人不得不再次控场。

  李月寒的目光回到了李蓉蓉的脸上,平静道:“若是王凤再闹?”

  “我……我就跟她离开国都!”李蓉蓉一咬牙,狠了狠心。

  不管那么多了,先让李月寒同意把王凤留下来,之后不管怎么样,事情都还有转圜的余地。要是让王凤就这么走了,王凤必然死在路上!

  她就算再为自己的利益着想,心里还是有血脉亲情的,否则今天也不会着急忙慌的去请李月寒。

  “你认真的?”李月寒倒是没想到李蓉蓉敢这么说,不由得有些惊讶。

  “姐姐,我认真的,她毕竟是我娘。”李蓉蓉说着,眼泪又掉了下来:“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她活着……”

  “我再问一遍,你认真的吗!”李月寒的语气重了许多。

  李蓉蓉被吓得忍住了眼泪,颤巍巍的看向李月寒,倒是坚定的点了点头。

  见状,李月寒冰冷的凝视又落到了地上灰头土脸的王凤身上。

  “祁王殿下到——”就在李月寒要说话的时候,贺正天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

  都不需要刑大人继续控场,百姓自动噤声,还十分自觉的让开了一条道。

  孟祁焕一身杀气,显然是刚从练兵场过来的。大家看着他都心尖打颤,更别提说话了……

  “毒妇王凤,当街污蔑皇亲,其罪当诛。”孟祁焕走到李月寒跟前,拉过李月寒的手,上上下下仔细的看了一遍,确定李月寒安然无恙之后,冷冷开口。

  还不等李月寒说话,“唰”的一下,他就从贺正天的腰间抽出长剑,眼看着就要将王凤斩杀当场。

  王凤吓得连闭眼都忘了。

  李蓉蓉更是脸色惨白,要不是玉妆扶着,此时已经跌坐在地了。

  倒是李月寒稳住了,下意识的用神识拦了一下孟祁焕的动作,然后握住了他的手,叹了口气道:“王爷,不要。”

  听了这话,孟祁焕诧异的看向李月寒:“她几次三番想置你于死地,如今又做出这等事情,为何还要留她性命?”

  “……”李月寒一时间有些答不上来。

  孟祁焕以污蔑皇亲的大罪将王凤斩杀当场,自然是没问题的。但是王凤如果死在孟祁焕的手里,那么势必会给凌云帝还有两位皇子递上话柄。

  京郊五十万大军的兵权,孟祁焕离开国都的时候是落到了宗政宇的手里的。

  但是宗政宇焉能不防备孟祁焕。

  自孟祁焕回国都之后,凌云帝怕宗政宇独大,又给了孟祁焕放了一部分兵权。一来能制衡兄弟二人的势力,二来,一部分兵权在手,祁王府对上他们兄弟俩,也更有底气。

  若是此时孟祁焕将王凤杀了,难保宗政家的两兄弟不会借机做文章,将他手里的兵权拿走。

  到时候哪怕凌云帝有心想要平衡朝局,只怕也抵不住他们两个人的轮流进谏。

  毕竟……王凤还是前岳母……

  “王爷,这件事你不能插手。”李月寒压低声音:“以免落人话柄。”

  “本王何时怕过这个。”孟祁焕按了按李月寒的手。

  “王爷,阿宁还小,就当是给她积福报吧。”李月寒叹了口气。

  阿宁的身子一直孱弱,李月寒就算是再不迷信,身为母亲,也总是会多考虑几分,否则在孟祁焕来之前,她就能给王凤定罪了,更别提帮王凤离开毛家了。

  听了李月寒的话,孟祁焕的手也顿了。

  阿宁是他们心里共同的软肋。

  “王爷,王妃,”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

  孟祁焕和李月寒同时回头,见一身青色长衫的李建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了,包括李蓉蓉在内,都面露惊讶。

  “这到底还是我和王凤之间的事情,你们做小辈的,就不要插手了。”说着,李建波冲他们揖了揖手,走到死死压着王凤的衙役身边,柔声道:“二位小哥辛苦了,且松开她吧。”

  衙役俩对视了又对视,同时看向孟祁焕。

  孟祁焕抿唇,挥了挥手,他们同时松开了王凤。

  王凤早就看到李建波了,此时见李建波还能来帮她说软话,更是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获得自由,立刻就抱住了李建波的大腿。

  “夫君,夫君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夫君,不要赶我走好不好,你把我留在府上做个奴婢也好,我保证不会再闹了!”王凤大声哭嚎,十分难看。

  李建波叹了口气,没有推开她。闭着眼睛不知道想什么,随后缓缓睁开眼低下头看着哭得凄惨的王凤。

  “你算了吧。”说完,李建波一把从孟祁焕的手里夺过长剑。

  手起,剑落,鲜血迅速的淌开。

  王凤毫无防备,被李建波挑断了手筋。

  痛呼一声,松开了李建波。

  “毒妇!你当初想逼死我的时候,从未给我活路,今天就算你我一个了断!”说完,李建波在众人的注视下,一剑将王凤抹了脖子。

  “娘!!!”李蓉蓉惨叫一声,双眼一翻,昏倒在玉妆的怀里。

  就连李月寒也被李建波吓得退了半步,被孟祁焕稳稳接在怀中。

  “诸位,今日是我杀了这恶妇,倘若有人觉得我不对,此时便可状告于我!”李建波面色平静,转身看着鸦雀无声的百姓们。

  “当啷”一声,沾了血迹的长剑落地,李建波长衫染了血,却挺拔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