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568章 要找风水师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68章 要找风水师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离开皇宫回到王府,孟祁焕换了朝服就问贺正天李月寒在哪里。

  然后二话不说,直奔着梧桐苑来。

  梧桐苑是王府里的花园,李月寒正和奶娘玉妆她们,带着两个孩子赏花乘凉。

  虽然这日头不小,但是梧桐苑里栽了一片竹林,在那边乘凉,再舒适不过了。

  “参见王爷!”见孟祁焕大步流星的走过来,玉妆和奶娘们赶紧给孟祁焕见礼,孟祁焕草草一挥手,就兴冲冲的坐在了李月寒对面。

  “小阿宁,快让爹爹抱抱!”孟祁焕笑眯眯的冲着小阿宁伸出手去。

  或许是这边环境舒适的缘故,小阿宁这会儿看起来精神头十足。

  小阿逸已经能摇摇晃晃的走路了,奶娘正跟在身后一步一步的护着他,孟祁焕也没管,在他心里闺女才应该多疼一点。

  “呜哇——”嘹亮的婴儿啼哭声乍然响起,孟祁焕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之中,脸上的慈父笑也僵硬了。

  “阿宁不哭阿宁不哭,这是爹爹呢,爹爹喜欢阿宁,想和阿宁玩耍,阿宁不怕哦~”李月寒赶紧抱着哄了起来。

  哄了好一会儿,小阿宁终于不哭了,红着眼睛窝在李月寒的怀里,小手抓着李月寒的衣服,把脸整个藏了起来。

  李月寒见状不由得好笑:“孟祁焕,你女儿嫌弃你!”

  “啊?”孟祁焕回神:“怎么可能!”

  “早朝又跟人吵架了吧?”李月寒瞥了孟祁焕一眼:“虽然你换了衣服,但是你看起来还是凶神恶煞的,我们家小阿宁这么娇软软,不被你吓到才怪呢!”

  听了这话,孟祁焕下意识转头去看贺正天:“本王看起来凶吗?”

  贺正天冷不丁被点名,吓了一跳,赶紧摇头否认。

  孟祁焕的视线落在了贺正天的佩剑上,当即眉毛一皱,摆着手道:“一定是你这剑上的凶气吓到阿宁了,你走你走!”说着,孟祁焕就开始赶人。

  贺正天就这么懵不拉几的被赶走了。

  阿宁悄悄的从李月寒的怀里往外看,见到孟祁焕赶人,又“咯咯”的笑出了声。

  一见到阿宁笑,孟祁焕的心就软成了一滩水,赶紧趁着势头正好,努力端上最和蔼温柔的笑容,小心翼翼的冲着阿宁伸出手:“阿宁笑了,让爹爹抱一抱好不好?”

  “你这个当爹的也是,你儿子都在那边看了好久了,可怜巴巴的想让你过去抱抱他,你就跟没看到一样。”见阿宁终于冲着孟祁焕探出了手,老父亲也终于将小女儿抱进了怀里,李月寒忍不住嗔怪了一声。

  说完,李月寒冲着阿逸伸出手:“阿逸怪,到娘亲这边来好不好~”

  听了这话,阿逸的眼神瞬间亮了起来,甚至还撇开了奶娘的搀扶,自己一步一步的走进了李月寒的怀里,可把李月寒和孟祁焕给乐坏了。

  虽然阿宁发育速度跟不上阿逸,但是阿逸这小子学东西特别快。比别人早翻身,比别人早会坐,就连走路都比别人早。昨天还要奶娘扶着才能歪歪扭扭的走上几步,今天已经可以自己一路迈着小短腿走一段儿了。

  李月寒将阿逸抱了个满怀,一家四口和乐融融的笑出了声。

  连一向不苟言笑的玉妆,见到这温馨的一幕,都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陪着孩子玩儿了一会儿,又在梧桐苑用了午饭,两个孩子一前一后的开始打瞌睡。

  李月寒让奶娘带着孩子回去休息了,这才问起了正事儿。

  “今天朝堂上弹劾我们还有我爹的折子是不是特别多?”李月寒认真的看着孟祁焕:“你手里的兵权是不是被他们找借口要了回去了?”

  听了这话,孟祁焕温柔的笑了起来,比起刚才的慈父笑,这会儿简直温柔得如一汪春水。抬手刮了刮李月寒的鼻子,温声细语道:“弹劾的折子虽然很多,但是都被你厉害的夫君给怼回去了。”

  “你尽瞎吹牛了!”李月寒翻了个白眼。

  “是真的,还有岳父大人今天和我在朝堂上演了一出以退为进,兵权不仅没有被收回去,皇上还下令让我们尽早把炼油术和炼盐术给提上日程。对了,你什么时候出发去华希县选晒盐地?”

  听了这话,李月寒抿了抿嘴唇:“这几日我一直在让纪炀帮我打听有什么看山水比较厉害的风水师,还没有眉目。”

  “风水师?为什么要找风水师?我们之前在天星五河镇的南渡口可是没有这一步的。”孟祁焕不解道。

  李月寒握着他的手道:“皇上肯定想把炼盐术和炼油术从我手里拿过去的,虽然最开始我可以根据自己的了解,开辟第一片晒盐梯田,但是我选址的方式很容易就能被人学走,要是不加以掩饰的话,我担心皇上卸磨杀驴。”

  听了这话,孟祁焕略一思忖,也觉得有道理。复而突然想到了一个人:“我倒是知道一个人看风水很厉害,只不过大家一直都不信。他钻研风水堪舆之术多年,算得上是小有心得了。”

  “什么人?值得信吗?”

  “值得信,就是慕王妃的弟弟,征北将军徐定山。”孟祁焕笑着看着李月寒:“他行军打仗用的阵法十分精妙,据说都是从风水堪舆之术上推演出来的,所以他肯定行。而且征北将军去年年初因战伤退,一直闲赋家中,不然徐兴易那混小子去年也没人能把他送到乡下去读书。”

  “那还等什么!”李月寒一下站了起来:“我们赶紧去请慕王妃,请她出面当说客,请征北将军出山!”

  “傻丫头,”孟祁焕刮了刮李月寒的鼻子:“别着急,这事儿让皇上去办,否则人情全落在我们头上了,皇上也很没面子。”

  说完,孟祁焕招了一只飞鹰过来,提笔写了一封密信塞好,转头便冲李月寒狡黠一笑:“我把事情的原委都写下来让飞鹰送进宫中了,相信明天就有答复了。”

  “可是我不想让陛下看出来我选址的方式。”李月寒有些不乐意:“你把飞鹰召回来吧!”

  “放心吧,我不做没把握的事情。”说着,孟祁焕一把将李月寒拉入怀中,低头深深的吻住了她的双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