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585章 活阵眼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85章 活阵眼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人太聪明了,有时候并不是什么好事。”白发人一改刚才温和的模样,整个人看起来十分凶戾。

  “你这么说,证明我猜的没错。”孟祁焕朗声道:“长安门的弟子真可怜,先是首徒被黑鹰老祖囚禁却不敢言语,后是被黑鹰老祖逼得只能躲进地宫里,现在更了不得,堂堂掌门居然要靠弟子的生机来维持生命,真不知你长安门是什么黑心肮脏的地方!”

  “黄口小儿!无知无畏!”白发人啐道:“总之,本座还是那句话,留下万物生,我放过你们!”

  “你难道会眼睁睁的看着无上君界从你面前离开?”孟祁焕一点儿也不相信白发人的话:“你打的主意就是夺取无上君界,所谓只要万物生,不过是个谎言而已。毕竟有了无上君界,你要多少万物生有多少万物生。”

  白发人没说话,恶狠狠的盯着他们一行。

  徐兴易不知道他俩在说什么,只能紧张的悄悄拽了拽李月寒的衣服:“什么是无上君界?什么是万物生?”

  “宝物。”李月寒思考了一下,简单两个字概括了过去。

  也不知道徐兴易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李月寒只用了两个字,徐兴易就很快理解了过来,帮着孟祁焕呛声:“想要宝贝就尽管来取,爷爷们等着你自寻死路!”

  李月寒站在孟祁焕身侧,目光复杂的看着白发人。

  为什么他刚刚不直接杀了自己夺取无上君界,非得等他们上了祭祀台,找到徐定山之后,才把他们困在这里?

  难道是祭祀台有问题吗?

  这么想着,李月寒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谁曾想只这一眼,却见到正趴在孟祁焕背上的徐定山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棺材怪的模样,正冲着孟祁焕悄悄张开了嘴巴!

  李月寒二话不说,神识攻击立即出动,一把将棺材怪从孟祁焕的背上轰了下去!

  “这里不对劲!”李月寒说着,看了一眼站在祭祀台下面的白发人:“他应该是想把我们当成祭品!”

  “哈哈哈!”白发人见自己的阴谋被揭穿,倒也没有恼怒,而是大笑出声:“能被无上君界选中的宿主,果然拥有一个聪明的脑袋。没错,你们现在就是祭台上的祭品,就算你不交出无上君界也没关系,你死了之后,这里就是无上君界唯一的出入口!”

  “你们不是在找阵法吗?“白发人笑了起来:“本座就是阵眼,所以你们永远也无法破掉这里的阵法。”

  听了这话,李月寒和孟祁焕对视了一眼,李月寒冲孟祁焕点了点头,面色坚定。

  孟祁焕虽然想说什么,但是还是什么都没说出口,而是一把拉住了徐兴易。

  只见李月寒一抬手,在他们面前凝出了一道光幕,徐兴易惊得目瞪口呆,正想说什么,被身后的孟祁焕一推,二人同时进入光幕之中。

  瞬息之间,光幕消失,留下李月寒一个人面对白发人。

  “果然,果然是无上君界!”白发人几近疯狂:“老天诚不欺我!”

  “你现在说这些,好似早了一点!”李月寒说话间,浑身已经被一层薄薄的水幕覆盖,仿佛是铠甲一般,罩住了她浑身的每一个角落。

  “你什么都不懂,根本不配当无上君界的主人!”白发人见李月寒居然用万物生做防御,不由得可惜的摇了摇头:“而且据我所知,无上君界内的万物生泉眼早已干涸,所以万物生的储量是有限的,所以你这么做,无疑是自寻死路!”

  “呵,我看无知的是你才对!”李月寒说着,朝着光幕迈出了一步。

  白发人不为所动,甚至还好整以暇的揣着手看着李月寒:“祭祀之光足够把无上君界的所有万物生都吸收殆尽,到时候不管是你还是无上君界,都回事本座囊中之物!”

  白发人说的没错,李月寒才靠近光幕,就感觉到周身的万物生在迅速蒸发。她只能催动神识,从无上君界内汲取更多的万物生包裹自身,穿过光幕。

  这光幕看着薄薄一层,但是却十分厚实可怕。

  李月寒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不仅用上了万物生,还用上了神识之力,挣扎着跳下了祭祀台的时候,体力耗费巨大。

  白发人缓缓走到力竭坐在地上喘着粗气的李月寒面前,道:“你看,你费劲力气离开了祭祀台,但是还是要死在本座手上。”

  说着,白发人一把捏住了李月寒的脖子,将她从地上提了起来。看着李月寒脸色慢慢张红,白发人大笑出声:“只要杀了你,无上君界就是本座的,本座大可利用万物生修炼,还能将没有被完全异化的弟子救回来,长安门会在你们这个朝代愈发强大,哈哈哈,小女娃,你来得可真是时候!”

  “呃——”

  白发人正高兴的把李月寒掐着提起的时候,悄无声息出现在他身后的孟祁焕拿着徐兴易的小铲铲,一铲子从后心把白发人捅了个对穿!

  白发人被偷袭,手上的力道松了几分,李月寒趁机挣扎脱身,麻利的跑到了满脸杀气的孟祁焕和一脸呆滞的徐兴易身边。

  “你们……偷袭……”白发人刚刚已经花费灵力疗伤,此时显然已经力竭。更何况刚刚的伤口只是一把匕首的伤口,而此时的伤口却是从后面直接铲断了他的脊椎骨,铲破了他的心脉,他已经没有力气为自己疗伤了。

  “本王杀人,不论方法,杀了就够了!”说着,孟祁焕手上一用力,将徐兴易的小铲铲从白发人背上拉了出来。

  白发人一句话也没说出口,倒地就没了气息。

  没了白发人,祭祀台上的光幕瞬间消散。不知道是不是三人的错觉,他们感觉好像周围的黑暗也褪去了几分一样。

  “我爹!我爹!”徐兴易很快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二话不说跳上了祭祀台,将人抱了下来。

  果然是徐定山。

  李月寒这次没有犹豫,银瓢一翻,灵气满满的万物生缓缓被喂进了徐定山的口中,不一会儿,徐定山睁开了眼睛,见到三人狼狈的样子,笑了笑道:“太好了,你们都没事。”

  “爹!”徐兴易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鼻音,眼眶红了却没有落下泪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