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594章 王妃说笑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94章 王妃说笑了……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王……王爷……”毛德兴的腿肚子都在打转儿。

  李月寒在一旁笑得可开心了:“还有我呢,半个爹,不认得我吗?”

  毛德兴膝盖一软,立刻跪倒在地:“王妃!王妃!参见王妃!”谁能知道这个长得清秀的年轻小哥,居然是王妃假扮的?他真是踢馆踢到了祖宗,自寻死路了!

  本来还觉得这小哥的提议好,打算时候挨家挨户上门去逼他们帮着写请愿书的,谁知道……谁知道……

  真他娘倒霉啊!

  “毛德兴,刚刚我夫君的提议你觉得怎么样?”李月寒弯腰看向毛德兴。

  毛德兴的冷汗都快打湿后背了,连头都不敢抬一下:“王妃……王妃说笑了……说笑了……”态度虽然畏畏缩缩,但是暗地里却是咬紧了压根,心里暗暗恨上了李月寒。

  “那怎么是说笑呢。”李月寒直起身子,走到孟祁焕身边:“你先是冒认皇亲,后诽谤祁王殿下,又对本王妃出尔反尔,这连犯三大罪状,砍你全家的脑袋都够了,更何况你还把本王妃的后娘打得到现在都下不了床,这账,我怎么也得跟你好好算一算才对。不然明天你又闹上门来,指不定又换什么花样呢?”

  毛德兴跪在地上头都不敢抬起来,倒是毛老大见状一跃而起,指着李月寒,仰着下巴用鼻孔看人,威胁道:“什么王妃不王妃的,在这儿装什么大爷!谁不知道你跟你后娘关系不好,要不是这样,你后娘能丢下你那要死不活的爹改嫁到我毛家?”

  “嘭——”话音刚落,贺正天的拳头就准确无误的砸在了毛老大的脸上。

  毛老大怪叫两声,连连后退,一把倒在了毛老二的怀里。

  从脸上把手拿开,一手的血。

  “杀人啦!王爷王妃当街杀人啦!”毛老二立马尖着嗓子嚷了起来。

  从头到尾,这是李月寒听到毛老二说的第一句话。

  看来毛德兴和毛老大都是坏在外面,这个毛老二蔫儿坏啊。

  “毛老二,你倒是说说,本王和王妃杀谁了?”孟祁焕站在李月寒的身后,呈绝对保护的状态。

  “你……你们仗着自己的身份,想杀我们全家!”毛老二一个哆嗦,但还是尖着嗓子骂了出来。

  “对,我们是仗着自己的身份,但是你们全家也的确犯了王法了!”孟祁焕冷着脸看着毛老二:“王妃刚刚说的三条罪状,每一条都足够诛你们全家三族!”

  此时,毛德兴终于缓过神来了,开始哭天抢地的认错:“小人知道错了呀!小人也是鬼迷了心窍,以为和王妃的后娘做过一场短暂的夫妻,就能得王爷和王妃多看两眼,小人知错了啊!小人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苛待王凤,不该上门闹事,以王爷和王妃的菩萨心肠,假以时日肯定不会不照顾我们毛家的,是小人错了啊,小人知错了啊!”

  好家伙,毛德兴果然是个心思多的。认错就认错,还扯什么假以时日。别说李月寒和王凤之间有旧仇了,就算李月寒和王凤之间无冤无仇,也犯不着照顾后妈的前夫啊!

  古往今来都没听过这么滑稽的事情!

  “毛德兴,你听好了。当初给你五百两纹银,是为了让你老老实实痛痛快快的签和离书的。也是看在你老实的份上,本王妃才没有追究你虐待王凤的罪责。你和我李家没有半个铜钱的关系,不要说假以时日了,本王妃如今就把话放在这里,你毛家,和我李家,和我祁王府,没有一点关系,也别妄想打着本王妃和祁王府的名头做任何事,若有不然,冒认皇亲是诛你全族的大罪,为皇室颜面,本王妃定斩不饶!”

  李月寒这番话把毛德兴的小算盘全毁了。

  毛德兴难以置信的抬头看向李月寒:“我好歹是你后娘的丈夫啊!”

  “是前夫,你们已经和离了。”李月寒冷声道。

  之后,不管毛德兴说什么,李月寒转身面向全体懵逼的百姓,斩钉截铁字字有力道:“我,祁王妃,和毛家没有半点关系!若以后毛家打着皇亲的名义行事,欢迎大家举报,本王妃重重有赏!”

  “好!”百姓们立时回神,个个儿欢呼了起来。

  平日里毛德兴没少仗着自家两个儿子横行霸道,再加上毛德兴本人脾气不好,又有一股子蛮力,左邻右舍早看不顺眼了。

  就说毛老大吧,虽然会木匠活儿,但是干活儿从来都不仔细。就这样,还每次一听说谁家准备打家具,上门就抢活儿不说,要价还比市价要高出一截!就这样,一旦被拒绝,还对人拳打脚踢!

  这事儿之前周县丞也管过,但是没办法,毛家人不讲理拳头还硬,要不是看在周县丞是个官老爷的份儿上,周县丞都不知道被毛家人痛打过多少次了!

  周县丞是华希县的父母官,大家对他多有敬重。

  但是对于毛家人这样的恶霸,大家也是有苦难言。

  偶尔遇到实在过分的事情,酒鱼楼的关爷确实也能出面帮上一点。

  但是关爷毕竟自己开店做生意,毛家人要是上门找茬儿,对关爷也是一种损失。

  同样是盘踞一方的恶人,关爷有自己的行事准则,但是毛家人就不一样了。

  你跟我讲道理,我跟你耍流氓,你跟我耍流氓,我二话不说就把你揍一顿。

  这样的人谁惹得起!

  就连衙门都对他们一家人多有退让,毕竟毛家人这些年没少赚钱,老大进去了,毛德兴拿银子赎了出来。

  毛德兴进去了,毛老大又拿银子赎了出来。

  也是因为周县丞对他们父子多有约束,所以这么多年来,虽然毛德兴一家没少欺压乡里,但是也因为总是去交赎金,所以家里倒是富不起来。

  这也算是一种好事儿吧,毕竟一旦毛家真的富起来了,大家就更拿毛家人没办法了。

  这年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本着能省一事是一事的想法,毛家人的气焰半点儿没消减。

  如今也他们一家被王爷王妃一通警告,以后准得夹着尾巴做人!

  大家心里头都这么想着,也不知道谁带了个头,砸了一个臭鸡蛋到毛德兴的头上。

  随后,铺天盖地的烂菜叶子臭鸡蛋不要钱一样的往毛家父子三人身上丢。

  等到大家丢尽兴了,孟祁焕这才拉着李月寒站在台阶上大声道:“盐田那边还需要大家多多出力,毛家人以后再作恶乡里,大家放心告到府衙来!周县丞以前没少得罪毛家,以后也不会怕得罪这样的恶霸!”

  “好!好!”百姓们欢呼着,个个儿都高兴极了。

  孟祁焕和李月寒还要去盐田,便不再多耽搁。临走上马车前,李月寒回头看了一眼,正好对上了毛老二那双阴狠的眼睛。心思一转,李月寒有了计较,一扭头就上了马车,朝着城外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