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595章 关庆云救李月寒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95章 关庆云救李月寒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那个毛老二,估计想使阴招。”

  马车缓缓开出了华希县,李月寒挑开车窗往外看了一眼,深深的呼吸了一下这纯天然无污染的新鲜空气。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是那表情分明是没把这回事放在心上。

  孟祁焕看着她的侧脸,抿唇轻笑:“你觉得他会使什么阴招?”

  “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盐田建设,毛老二是个心里闷着坏的,所以我猜,他可能会对盐田动手,甚至是对在盐田工作的百姓。”李月寒说着,索性将马车两边的窗帘都挑了起来。

  行动之间,外面清新舒适的空气穿梭在马车里,让人的心情都不由得变好了起来。

  “你既然知道毛家人不太好惹,为什么在周府门口的时候还要凑上去?”孟祁焕说着,拉过李月寒,把她在自己身边摁下做好:“现在不是多给自己找事儿吗。”

  李月寒倒是毫不在意:“我并不觉得这是我在找事儿,恰恰相反,是毛家人在自寻死路。我不想与人为恶的,但是毛家人都欺负上门了,我要是忍着,我还是你的王妃吗?”

  听了这话,孟祁焕笑着捏了捏她的鼻子:“我看你是料准了我会保护好你。”

  “那可不呢,你不保护好我,还怎么当我夫君啊。”李月寒说着,搂着孟祁焕的胳膊靠在了他的肩膀上:“说真的,我从来都不会全心全意的去相信另一个人,是你改变了我。”

  “荣幸备至。”孟祁焕握着李月寒的手,低头轻轻的吻了吻,随后将她揽入怀里。

  马车摇摇晃晃抵达了盐田,一下马车,李月寒和孟祁焕就如同往日一样受到了大家伙儿的热烈欢迎。

  徐家父子和周县丞出门得比较早,孟祁焕和李月寒到的时候,他们三人已经忙开了。

  虽然徐兴易在国都名声不好,但是相处下来,李月寒发现他是一个十分纯粹的人。你惹我,我就十倍还给你,没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小花花心思,直截了当,十分干脆。

  经过地宫一行,徐定山对徐兴易的看反早就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的徐定山看着徐兴易的时候,总是露出迷之微笑。

  吾家有儿初长成既视感。

  盐田的工作忙碌且辛苦,李月寒和女性同胞们一起做后勤工作,孟祁焕等男性则把体力活全包揽了。期间李月寒还会仔细指导一下水车的使用方法,以及盐田灌溉程度的测量监控。

  盐田建立之初,李月寒本来想找个人出来把盐田的一切都交给那个人来负责。但是大家都不敢领这份差事,周县丞急得差点儿就自己揽了下来。

  好在还记得自己是县丞,县里头还有许多事情等着他去忙,再加上孟祁焕和李月寒一行人一时半会儿也没有离开华希县,所以这件事儿一下子就耽搁了。

  李月寒仔细的把大家伙儿的操作都看在眼里,经过这几个月的磨合,大家基本已经对手上的活儿有了一定的了解。

  但是因为这个朝代没有橡胶手套,手长时间泡在盐水里很容易生皮肤病。为此,李月寒特意写信到国都,跟谷大夫详细的说明了华希县这边的情况,谷大夫飞快的写了一张药方给李月寒去配置成膏药。

  如今,盐田工作的每一个人每个月都发两支膏药,保证他们的手完全安全。

  时光如梭,在忙碌的日子里,时间总是走得飞快且毫无痕迹。

  一转眼,距离毛家父子三人闹上门来已经过去了七天时间了。李月寒和往常一样,忙完之后,就出门准备和孟祁焕一起回县城。今天盐田上出现了一点小问题,他正在跟徐家父子俩还有周县丞商量解决方案。

  此时已经是深秋了,一出门,李月寒被迎面的冷风吹得缩了缩肩膀。

  “小表子!看你今天往哪里跑!”一个声音突然从她的身后冒了出来,李月寒还没反应过来,眼前一黑,随后被人拦腰抱了起来。

  李月寒不敢大意,一道神识攻击朝后打去,只听得男人闷哼一声,一把将李月寒给丢到了地上。

  李月寒借机就地一滚,然后一把将麻袋从脑袋上拿了下来。

  还没等她反应,一个身影突然从李月寒身边激射而出,将刚刚用麻袋套着李月寒的那个男人摁在地上,砂锅大的拳头狠狠的砸在对方的身上,直砸得那人没了动静才停下来。

  “你没事吧。”男人走到李月寒跟前,蹲下身看着她。

  “你是,关爷!”李月寒这才缓缓想起这个男人!

  酒鱼楼,关庆云!

  “是我,没想到你还记得。”关爷拉了拉嘴角,笑得有点难看,毕竟他着实不是什么爱笑的人。

  “当然记得,当初我最艰难的时候,还是关爷您拉了我一把,否则我都不知道那个时候我靠什么活下去,靠什么养孩子。”李月寒说着话,从地上站了起来,看向那边昏死过去的人,问道:“那边是什么人?”

  “毛家老大。”关爷说着,站起身,冲李月寒伸出了手:“我今天看他出现在盐田,鬼鬼祟祟的模样,想到前几天你跟他们家起了冲突,怕是来找你麻烦的,所以多盯了几眼。”

  “多亏你这几眼。”李月寒感叹道:“不然我一个人可打不过他。”

  听了这话,关爷笑了笑:“王爷不会让你出事的,刚刚我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朝这边走来了。”

  “月寒!”话音刚落,孟祁焕的声音很是时候的响了起来。

  “我听乡亲们说好像听到你的尖叫,我就赶紧过来了,你没事吧!”说着,孟祁焕把李月寒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

  “我没事,”李月寒拍了拍孟祁焕的胸口:“毛老大图谋不轨,还好关大哥及早发现,救了我一命。”说着,李月寒向孟祁焕介绍关庆云:“这位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在华希县帮过我大忙的酒鱼楼关爷。”

  孟祁焕是男人,关庆云一直落在李月寒身上的目光尽管隐蔽,他也能查觉得十分明白。当即冲关庆云颔了颔首:“不管是以前还是今天的事情,本王都欠关爷一个人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