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596章 毛德兴,辛昌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96章 毛德兴,辛昌旺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能让祁王殿下欠我这个平民百姓一个人情,我可以去吹牛了!”关庆云咧嘴笑道。

  一脸的憨厚模样,让人不由得觉得眼前这个汉子是个普通人。

  但是李月寒很清楚,关庆云并不普通。

  当然,孟祁焕也明白这一点。关庆云此时这般表现,其实为的就是不让自己对他生出疑心罢了。

  但是关庆云真的想多了,对于孟祁焕而言,李月寒这么优秀,会被除了他之外的男人喜欢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要是他都介意的话,只怕徐兴易第一个要死在华希县了……

  孟祁焕心里明白,但是不代表关庆云就知道。

  在他的观念里,别的男人觊觎自己的女人,那不是女人自己浪的话,就是男人不老实。

  但是关庆云到底多少也是懂一点李月寒的,李月寒是什么样的人,关庆云心里有数。

  对李月寒的感情,关庆云一直就放在心里,从来都没有表露出来。

  即便当初差一点去章宁村跟她提亲的时候,关庆云为了保护李月寒的名声,对外的说法一直都是着重他自己这一部分。

  只可惜后来李月寒一声不吭的消失了。

  如果不是温天磊派人来告诉他的话,关庆云想,他这辈子都不可能把这个女人从自己的心里拿走了把。

  但是她身份贵重,必然就不是他这样的普通人能觊觎的。

  想到这里,关庆云后退了两步,道:“今日我看到毛老大在外面鬼鬼祟祟的,但是毛家人我还是比较了解的,毛德兴和毛老大虽然心眼坏,但是算计不来人。今天的事情,我猜测应该是毛老二出的主意,那小子从小就蔫儿坏。”

  听了这话,孟祁焕点了点头,冲关庆云拱了拱手:“今日之事多谢关兄弟出手相助。”

  孟祁焕虽然看起来不动声色,但是心里都空了。要不是关庆云还在,他非得拉着李月寒从上到下前后左右都看一遍看清楚才能放心。

  关庆云也不是看不懂人脸色的人,见李月寒不说话,便主动告辞离开了。

  走出小院的时候,关庆云突然就释然了。

  他一直在纠结,是不是他早一点去章宁村跟当时的韩悦提亲,那小寡妇韩悦就不会突然变成祁王妃李月寒呢?

  关庆云虽然远远的见过孟祁焕几次,但是却一直不懂,为什么李月寒心里的那个人是孟祁焕。

  如今见到他们二人站在一起的时候,关庆云突然就弥补该了。

  不是因为他是谁,而是因为他是他。

  关庆云一直知道,李月寒是一个干脆利落的人,所以他即便是想照顾李月寒,也只敢默默的来。

  却没想到,她会有那样一层高贵的身份……

  但是一切都不重要了。

  关庆云之所以来盐田做事,本意是想再见李月寒一眼。

  这段时间下来,每天,关庆云的确都只是远远的看着李月寒。

  看她忙碌,看她发愁,看她活力四射的模样。

  有的人光是看着,就觉得心里十分满足了。

  关庆云知道自己和李月寒这辈子是绝对不可能了,他也不去肖想那些有的没的,只想在自己还能看得到她的时候,多守着她。

  如今见到孟祁焕对待李月寒时的细心和温柔,关庆云知道,自己也该放下了。

  走吧,还有光明大道在等着他去走,未来的路虽然不能和李月寒同行,但是至少相遇一场,关庆云不后悔!

  夜里,周府。

  “毛老大应该是连夜跑了,没有回来。”贺正天跑进门说道。

  “毛德兴和毛老二呢?”孟祁焕的脸色仿佛是一块冰一般冷。

  回来之后,孟祁焕暗中吩咐贺正天去毛家抓人,而他则若无其事的配李月寒洗漱,哄着她入睡之后,这才披衣起床。

  敢把脑筋动到他的人头上,活得不耐烦了!

  “毛家只剩下毛德兴一个人和一个孩子,毛老二和他儿子媳妇都不见了。”贺正天如实回答:“那孩子是毛老大的儿子。”

  听了这话,孟祁焕面上没有表现:“带我去见他们。”

  “是!”贺正天仿佛又见到了在冰雪原上哪个暴雪夜的王爷,心里提着一口气,连行动也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

  毛德兴是被贺正天好好儿的带回来的,并没有对他动刑。

  孟祁焕只看了毛德兴一眼,面无表情的吩咐把人押入大牢。对于那个毛老大的儿子,孟祁焕倒是没有做什么,只是吩咐把他单独关了一间。

  牢里。

  “王爷,不知道小人犯了什么罪,竟然让王爷深夜不顾劳苦的把小人带入大牢,还请王爷明示啊!”毛德兴跪在牢房里,很是小心的说道。

  事实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毛德兴心里多少是猜得到的。

  一想到那个高高在上一脸冰清玉洁的女人被人给上了,毛德兴的心里是喜悦的。

  “贺正天。”孟祁焕没有回答,而是叫了一声贺正天的名字。

  贺正天立马反应过来,冷冷的看着毛德兴,道:“毛德兴唆使大儿子毛老大在滩晒盐田谋害翰容夫人祁王妃,罪名确立,诛全族!”

  “毛德兴,你小儿子虽然跑了,但是用不了多久就能跟你团聚了。”

  听了这话,毛德兴嘴角的笑意压都压不住!好哇!他的好儿子真的得手了!至于诛不诛全族的,对于毛德兴来说,根本不重要!

  他早年间从外地来到华希县,谁都不知道他老家在哪里。

  他和正常人一样娶妻生子,但是只有他和他的妻子知道,他根本不能人道!这才是他暴虐成性的根源!

  所以,毛老大和毛老二压根儿不是他的儿子,他何须管他死活!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一条贱命能换来一个高高在上的女人的后半被子,他怎么都觉得值得!

  王凤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敢撺掇王妃来逼他和离,这一切都是这个高高在上的祁王妃自找的!

  想到这里,毛德兴忍不住笑出了声。

  孟祁焕一直盯着他看,把他的所有表情变化都尽收眼底。

  直到毛德兴没忍住笑出声的时候,孟祁焕这才淡淡道:“毛德兴,本命辛昌旺,北方游牧部落的叛逃罪奴。”

  听了这话,毛德兴的笑凝固在了脸上,惊恐的瞪大眼睛看向孟祁焕,却说不出话来。

  “你最小的妹妹,叫辛月依,”孟祁焕说着,十分温和笑了起来:“明天本王安排你们见面。”说完,孟祁焕转身就走,留下身后毛德兴徒劳无能的怒吼哀嚎……

  (本章完)